„模式“之争,路线之争

中国政坛近年最为热闹的景象之一就是出现了中国发展道路的重庆和广东之争。“重庆模式“和“广东模式“ 近年来也中国学界讨论热点之一。重庆“模式“,无非是强势打黑除恶(换做西方世界的话来说就是扫除有组织的犯罪),关注民生,强调不但要做大蛋糕还要分好蛋糕。说重庆要搞文革,那是缺乏根据的,据重庆人说,重庆唱红歌,但不是唱文革歌曲。如果说重庆他们要搞社会主义,更多地强调社会主义的方面,则是更加恰当的。广东省长期以来一直是最活跃的经济自由区。当前,经济的自由贸易主义伴随着政治体制的开放,被称作“广东模式”。有专家说到,重庆模式重视“对体系的维系与巩固”,广东模式则“强调国家治理体系的创新”。其实,两种模式都不尊重民意,都是肆意挥霍公共财政,都是举国体制作秀政绩形象工程。重庆的经济发展中有鲜明的民生导向,如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提出建设“五个重庆”(宜居、平安、森林、健康、畅通),同样,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提出的“建设幸福广东”,也体现出对民生的重视。广东模式又过于空洞,对严重影响百姓社会生活的黑恶势力视而不见,是一种严重失职,广东东莞治安状况全国臭名昭著,而广东对此却无力回天。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必然导致不同的社会分工,不同的分工就会产生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的阶层必定有不相同的利益诉求,这些多元不同的利益诉求反映到了政坛就表现为了左派和右派之分了。人们现在认为,“重庆模式“是左派;“广东模式“是右派。

参考国际上许多国家的经验,任何一个真正和谐健康的社会,必定是左派右派相互平衡形成了各自的制约,同时又相互妥协从而共同在尽可能的照顾到社会各界利益的基础上推进社会的总体进步的。因此社会的左右派平衡是社会稳定与和谐地可持续发展的必要的前提,左右两派中任何一派打倒另一派的一派独大,都会造成极左或极右的恶果,将给社会带来严重的灾难。汪洋和薄熙来都是敢于摸索符合中国现代化方式的优秀的地方官员,是有着开拓精神的中共新一代,问题是中央政府如何通过法制管理和引导地方政府的各种有益的制度创新,并着手制定公平的游戏规测引导左右两派参与良性竞争。

中国是一党制执政国家,一个党派内出现左右两种观点的人是正常的事情,问题是,一个党内是否能分左右两派。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证明了其党内不容许有两派之争。一旦出现两派,必然就在一个党内出现派系斗争,派系斗争又在某种程度上又发展为路线斗争,路线斗争发展到后来就是你死我活。西方国家为多党制,举德国为例,一个国家内就存在了左派的DIE LINK(左翼党)和极右派政党NPD(德国国家民主党)。左翼党谋求民主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是一种主张在民主制度里进行社会主义的政治运动。大多数民主社会主义份子支持多样型经济发展,并要求国家提供良好的福利保障以及进行财富的再分配。德国国家民主党推行德国民族主义、种族民族主义、泛德意志主义、白人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极右党虽然存在,但在德国联邦宪法维护厅的监视下。这两个德国小党并不足以体现德国的政治民主和在宪法框架下的党派竟争制,只是体现了一种宽容性 — 这样的两个政党仍然存在在德国的社会生活之中。要论党派竟争则有两个大党–偏右并保守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偏左的社会民主党。这两个大党演绎着德国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竟争体制。

纵观德国连续两次发生的总统辞职现象,其过程都非常公开,透明。百姓们从总统“出事“到辞职结果,百姓可从新闻媒体和总统本人对公众的电视对话中给予透彻地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都有一条清晰的过程了解。而中国最近发生的薄熙来被免除党职一事,与过去的历次党内人物一样,总是政坛发生晴天霹雳。

写在德国吕根岛(Rügen)

前几日,停留在吕根岛上。该岛屿特有的白垩岩悬崖海滩是联合国自然遗产。
吕根岛于冰川时代形成。几百年前已经有人居住,耕地,放牧。
最重要的一段的历史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很多德国人逃离德国大陆,来到吕根岛。1950年,吕根岛上的每一个居民都是从因战争而逃来的难民。战后,吕根岛被苏联占领,60%的土地供苏联支配。
之后就在吕根岛上搞起合作社,当地农民都要加入合作社。1960年前,尚有一些人不愿加入合作社。1960年东德的共产主义政党(唯一的执政党)–社会民主党(由过去的社会民主党和德国共产党合并而成) 实行强制收容措施,将不愿加入合作社的农民收归到合作社内。
1953年,当地开旅店和餐馆的老板们被强制没收财产,改为“国营企业”。当时东德政府的这一行动在历史上称为“玫瑰行动“。其中大部分的旅店掠为东德总工会所有。
东德(民主德国)时期,吕根岛成为东德人来东海(波罗地海)休假的胜地。那时先在沿海地区造起一些帐篷、青少年夏令营等设施。
我们停留在岛屿期间居住的BINZ小镇,于1970年代是东德全国总工会的疗养地。从统计学上来看,当时能来这里休假的东德人相对全德国人口总量来看,是10年才能轮到一次。党的精英们则有很多机会来这里疗养。在我们居住的BINZ 的附近就是当时东德党中央的疗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