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能,其它华人世界却不能


台湾2012年的大选尘埃落定,现任总统马英九以超过半数的票数成功连任。或许民主制度绝非完美,亦有缺失,但在权衡优缺的考量后,仍然是目前最佳的选择。台湾从1996年开始的全民直选总统选举,真正让台湾成为全球华人圈中的民主制度试验场。但就如同一位初生婴儿学步一样,初始时总是跌跌撞撞,台湾的民主曾被笑为“台式民主”。但在历年多次的选举“训练”中,台湾民众养成了独步华人世界的政治素养。华人世界,以香港来说,比台湾社会拥有更强的国际观,以香港完备的法律制度及以中产阶级为主的社会,在华人世界中具有绝佳的至高点,但因种种原因香港社会徒有自由却无民主。身处特区的香港人,在看到邻近的台湾人民享有的自由表达,只能徒增无奈感。就新加坡而言,虽也有选举及成立政党的自由,但在过去40多年来,因其扭曲的选区划分制度,造成了目前人民行动党一直是唯一的执政党和反对党出头实不易的局面。新加坡,这个东亚第四富裕的地区(仅次於香港、日本和韩国)虽享有“花园城市”的美誉,却不是国际社会民主俱乐部的一员。

Advertisements

台湾能,其它华人世界却不能


台湾2012年的大选尘埃落定,现任总统马英九以超过半数的票数成功连任。或许民主制度绝非完美,亦有缺失,但在权衡优缺的考量后,仍然是目前最佳的选择。台湾从1996年开始的全民直选总统选举,真正让台湾成为全球华人圈中的民主制度试验场。但就如同一位初生婴儿学步一样,初始时总是跌跌撞撞,台湾的民主曾被笑为“台式民主”。但在历年多次的选举“训练”中,台湾民众养成了独步华人世界的政治素养。华人世界,以香港来说,比台湾社会拥有更强的国际观,以香港完备的法律制度及以中产阶级为主的社会,在华人世界中具有绝佳的至高点,但因种种原因香港社会徒有自由却无民主。身处特区的香港人,在看到邻近的台湾人民享有的自由表达,只能徒增无奈感。就新加坡而言,虽也有选举及成立政党的自由,但在过去40多年来,因其扭曲的选区划分制度,造成了目前人民行动党一直是唯一的执政党和反对党出头实不易的局面。新加坡,这个东亚第四富裕的地区(仅次於香港、日本和韩国)虽享有“花园城市”的美誉,却不是国际社会民主俱乐部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