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中国国家领导人2012年新年贺词

德国总理2012新年贺词

亲爱的同胞们,

今年年初,北非和中东地区的人们开始给自己的政治制度带来决定性的改变。而3月份,日本遭遇了严重的地震和海啸灾害,以及随之而来的核事故。秋天,第70亿个世界公民诞生了。而这些仅仅是刚刚过去的一年中的几个重要片段。

毫无疑问,2011年是充满了深刻变革的一年。对于我们欧洲人来说也是如此。欧元区一些国家的债务危机仍然让我们提心吊胆。尽管大家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来解决危机,但是我们不能忘记的是,欧洲大陆的和平一体化是历史的恩赐。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它给我们带来了和平、自由、公正、人权和民主。

而这些价值观必须在当下得到足够的重视。尤其在欧洲正面临着数十年来最严峻考验的时候,在许多人正在担忧我们的共同货币还能否维持下去的时候。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而随着2012年的到来,距离我们中的一些人在2002年元旦的零点从银行自动取款机中取出第一批欧元纸币的那一刻,已经过去了整整 10年。自从那一天起,欧元就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也给我们的经济注入了更强大的动力。在2008年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中,欧元保护我们免遭最严重的经济灾难。而今天,您绝对可以相信,我会尽我所有的努力,来加强欧元的力量。但要想取得成功,欧洲则必须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而其中的一个教训就是,要成功地推行共同货币,我们就必须比现在更紧密地合作。

在危机中,欧洲会越来越团结。消除危机的道路是漫长的,而且还难免遇到迂回曲折,不过在走完这一程之后,经受了危机考验和洗礼的欧洲将会变得比原来更加强大。

亲爱的同胞们,恰恰在德国,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保持信心。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在今年找到了培训岗位,失业人口降到了20年来的最低水平。尽管明年的形势肯定会比今年更为艰难,但德国绝对能够稳坐钓鱼台!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你们辛勤不懈的工作。是你们,所有生活在德国的人们,共同努力,才使我们能有今天这样的良好局面。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必须要生活在自由和安全的氛围中。我们的警察和士兵用自己的生命在国内以及世界上许多其它地区捍卫着这种安全与自由,对于他们,以及那些民间救助工作者和志愿者,我要表示衷心的感谢。你们代表了我们国家的基本价值,而这些价值观不断地受到挑战甚至攻击。今年秋天,我们带着极度震惊得知,一个右翼极端主义恐怖谋杀团伙落网。从这些极端分子过去十多年肆意犯下的罪行当中,我们看到了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仇恨和排外主义情绪。

我们知道,对于受害者的亲属所遭受的伤痛,我们是无法弥补的。但是我们大家必须齐心协力,彻底查清这些犯罪真相,并将所有的罪犯及其帮凶绳之以法。因为捍卫我们开放而自由的社会,随时抵制任何形式的暴力,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这是政界的长期工作,也是我们大家每个人的任务。

亲爱的公民们,对于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来说,新年都意味着新的挑战。对于联邦政府来说也不例外。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维持它现在的样子,那就是充满人道主义情怀并且硕果累累。为了实现这一愿望,我们要更加关怀家庭,让这个社会变得对孩子更加友善。我们要改革社会保障体系,让未来每个人都能够得到他所需要的帮助和福利,比如对老人和病残人士的护理。

我们的经济应该是成功的,同时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应该是环保的。因此,我们的能源计划得到了顺利的推进。我们的财政将是稳固的,我们金融体系应该能经受得住危机的考验。我们做这一切,是因为不想给下一代留下更多的负担,也不想给环境、给未来造成负担。我们必须着眼于明天,未雨绸缪。

让我们一起来展望一下未来吧:我们要怎样融洽共处,怎样帮助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的人们?怎样维持我们的富裕生活?作为社会的一员,我们应该学习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我和100多位专家开始了一个关于德国未来的对话,我也希望和你们大家对话。从2月份起,大家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和我进行讨论,提出你们的建议。我诚恳地邀请大家参与。

著名诗人海涅曾经写道:“德国,那就是我们自己。“ — 这句话一语中的。对于我们大部分人来说,参与是一件非常自然而且很重要的事情。这种行动力正是我们国家勃勃生机的源泉,它给我们带来人性的光辉,也给我们带来成功。为此,我心怀感谢。这也是我的坚强后盾,过去如此,未来也将如此。我祝您和您的家人在 2012年健康愉悦、心想事成!


胡锦涛发表2012年新年贺词

2012年的新年钟声即将敲响。在这辞旧迎新的美好时刻,我很高兴通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向全国各族人民,向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向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向世界各国的朋友们,致以新年的祝福!

2011年是中国“十二五”时期开局之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中国人民同心协力、锐意进取,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取得新进展。中国加强同各国的交流合作,积极参与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完善全球经济治理、解决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等国际合作,为促进人类和平与发展作出了新的贡献。

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将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继续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加快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努力巩固经济社会发展良好势头。我们将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同广大香港同胞、澳门同胞携手努力,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我们将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继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维护中华民族根本利益,增进两岸同胞共同利益。

和平、发展、合作是时代的呼唤,是各国人民共同利益之所在。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各国相互依存日益加深,但世界经济复苏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上升,国际和地区热点此起彼伏,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将继续恪守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外交政策宗旨,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始终不渝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同各国的友好交往和互利合作,积极参与应对全球性问题的国际合作。

我相信,只要各国人民戮力同心、同舟共济,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前进道路上的各种困难和风险,在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征程上不断迈出新的步伐。

最后,我从北京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幸福安康!

1960 年代的汉堡年轻人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1950 年代德国经济起飞,到了1960年代明显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的极限边界。当时,德国联邦国防军还计划用核武器武装自己。经济的飞速发展创就了一大批富裕起来的人们。贫穷差距越来越大。此时又爆发了越南战争。1960年代后期,大批的首先是以年轻人为首的对社会不满的批评者产生了 (愤青)。他们批评和抵抗核武器、越战、毫无顾忌的消费习惯社会现象等等。此时,德国开始进入经济高速发展的极限,产生了大量的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
附件中有一张照片反映当时年轻人单独居住的小房子,写字台上放着一本书 — “列宁”。
1973年能源危机,汉堡四个星期日停止行驶汽车。
社会上又缺乏住房,房租暴涨,于是产生了200名青年占领几条街道的住房。当局动用大批警察平息了这场事件。但余波未息,导致1981 — 1995年期间年轻人占领”港口街”的住房 ( 在这个时期我们已经到达了汉堡,并经常看到”港口街”警察攻占被年轻人占领的住房,不断的发生警民冲突的事件。当时我们不明白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及其原因)。
也就是1960年代之后,因为住房房源少,房租暴涨,汉堡开始出现年轻人”群租”或者”合住”现象。这一现象当时被认为是造成社会不安和自由性行为的温床。
1990年代,汉堡出现大量的年轻人独居的现象。他们的住房内没有厨房,集中在旧码头的工厂厂房内。他们使用计算机,工作到下半夜才睡觉,赚很多的钱。— 此时我们也到达汉堡了。突然想起,当时哈堡学生宿舍内的Hartmut很像这样的人,是很典型的,住处没有什么家具,是用工业卷电线的木头轴心当作茶几。此时,我们也开始在汉堡使用计算机了,当时还是使用DOS语言,后来使用WINDOWS 3.1。

当今中国我感到有点像1960年末期在德国 — 高速发展的经济走到了极限、无顾忌的消费、社会上开始产生大量愤青、贫富差距巨大、房租(房价)暴涨。

中日货币协议… …

中国与日本签署协议,拟推动在贸易和投资中使用两国的货币。目前,美元是中日两国之间的主要交易媒介,中日这两个亚洲经济体表示,它们希望为各自的企业减少成本和风险,今后两国的贸易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和日元 —— 这一象征性的举动是降低对美元依赖的一种含蓄呼吁。
由此引出了一段美元和欧元的对话。如下:
美元: 你好! 欧元。哦,你还存在啊。我想你早就死了。
欧元: 亲爱的,一直被传说死了的人其实活得更长。2010年中期已经有许多所谓专家预测到我将沉没。如同你亲眼看到的,那都是错误的。咦? 你能否告诉我一下,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正想去医院探望你呢。人家告诉我,你早已经进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了。我正要抓紧时间去看望你呢。
美元: 胡说八道! 我很好啊。我是世界上最强硬的货币。人们不是一直说我是“主导货币“吗。
欧元: 你是世界上最强的货币? 自我诞生以来过去的十年我已经比你升值大约50%了。
美元: 但是,世界上一直还有60% 的外汇储备是我美元呢。人们一直还要投资的货币难道会没有前途吧? 那人们不都是傻瓜了吗。你啊,还一直要人抢救,你只会制造麻烦。你们欧元区的纳税人不知要为你付出多大的代价呢,我如果是你,真感到丢人。
欧元: 我出生以来一直在与“先天不足“斗争。这是我的天生问题。如今大家都知道,像希腊那样的国家就不应该让他们加入欧元区。但是,我的爸爸妈妈们当时有那么高的热情要催生我,对希腊那些国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万事开头难。我是一个由火热爱情催生的孩子。

谈话录 — 与安徽朋友的聊天

汉堡,12月份连续地下雨。气温也降不下来,它徘徊在不正常的摄氏 +6度左右。电台广播里连续都是南方气候大会的会议情况报道,总是在说中国和美国两个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阻扰让地球降温。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占全世界的30% ,那么就只能眼睁睁地看我们这个星球被人类如何地改变其命运… … 电台录音里播放着中国参会代表的咆哮、发怒。
有朋不远万里来看望我,不亦乐乎。晚餐时聊天他说着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真实“笑话“。前几年,他们当地的招商局局长不断找他,至少多次请这位局座吃饭、洗澡、按摩、泡妞… …。每次都花费上万元,对方总是醉醺醺地不醒人事方才住手。次日再见面再问他,谁知这位局座连昨夜是谁做东请他吃喝玩嫖居然都记不得了。气得我这位朋友… …
这位局座经常会与我这朋友说:“你们要好好感谢共产党。没有共产党你还是一个农民在种地呢。政府养了那么多警察、军队,都是在保卫你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你们不感谢共产党感谢谁啊?!“ 听这话,也不知这位局座是变相地打着共产党和政府大旗在为其自己伸手索钱要物呢,还是真的居然有这种热爱党的觉悟。
一年之后,这位局座被共产党判刑10年。
朋友在我处待了两日。一次逛街归来,他不禁感慨:“你们这里物价真便宜啊。还有冬季外衣是19.90欧元。“ 他随手指一指他身穿的外衣,说道:“我这件衣服在国内买的,随便一买都是4000元人民币啊。“

谈话录之一 — 与台北计程车司机聊天

台北,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离开了自由广场在路边搭上一辆计程车。
司机看我单独从广场上走来,听口音不是当地人,也不像大陆游客,便好奇地问我:“您从哪里来?“ „汉人的堡。“ 他大声说“Guten Tag!“
我好奇,问:“您怎么会德语的?“ 他答:“我在瑞士生活了12年。“
随后他就与我聊他1980年代当东欧还是一片社会主义政权的时候,他去匈牙利等东欧国家旅行的所见所闻。
他还说:“台湾人如果不走出台湾,就会产生空间的迷失。“ 我问,何解? 他说,台湾太小了,如果不走出去就不知道世界有多大。
之后,我们又聊到台湾的民主制度。他又告诉我,台湾迷失在民主制度中了。我又好奇,怎么又是一个迷失。
我们又聊到美国的次贷危机。他又告诉我他的研究理论,说为何德国躲过了美国次贷危机,那是因为两德统一之后,西德政府大举投资东德,大搞基础建设,没有去搞泡沫经济。因为投资的都是实体,所以躲过了美国的次贷危机。我一时倒没有完全同意他的这个理论,但却引起了我的沉思。
最后,我们聊起龙应台… … 还没聊完,我在南京东路二段的目的地到了,依依不舍地与这位计程车司机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