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西北

翻越了没有数清的丘陵和穿越了潮湿的雾气之后数小时,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 中国大西北的一个普通农村村庄。
气温摄氏零上八度,天空阴沉沉,有时飘下零星的小雨。农户住家的外墙上在齐腰高处都有一个烟熏黑了的洞口,洞口冒着带着清凉和微甜香味的轻烟。那是农户住家内烧热炕而冒出的烟,燃料是干燥后的茴香杆。
有些农户们知道了我们的到来,都打开了院门,探出身子友好和新奇地看着我们。最简便得直接通往生产队长家门口的泥路泥泞不堪,几家院落的墙外堆放着发酵后的牛羊粪便,要想直接走到生产队长的家门口,需要从村庄的另外一个入口绕几个弯。
带我来的荷姐是一个令我从内心敬佩的大姐。为了这个项目她来此处不下十次,而且就住在生产队长家。她手指着队长家客厅的炕,告诉我,她来这里最长的时候就在这炕上睡了两个月。项目是我要搞的,我内心自问,我行吗?我能吗?如果我需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的话。首先,没有卫生间。如厕要到院落外的一堵遮住视线的砖墙另一侧 … …
几位农民兄弟热情地招呼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们送上水果和瓶装饮用水。大伙儿就聊开了… … 客厅的墙上仍然挂着毛泽东的画像,如同我去年到中国沙尘暴四大起源地之一的农村村支书家一样。 但这次抵达的农户家家境比那村支书家看起来现代化了许多,家中的地坪铺设着瓷砖地砖,不是简单的青砖地了。
村子里能看见的狗都已经不再是看家护院的黄狗或者狼狗了。当地人告诉我,现在农民养狗也豢养宠物狗了。自数年以来,我所能看到的护家看院的狗只能在民营企业的工厂院内。

Advertisements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