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非成为了历史

都记不清自己在几岁的时候就听见卡扎非这个名字了。时光流逝,居然他在利比亚第一把交椅上坐了40余年。1979年他政变后统治着利比亚,从一个当时他接手时有90%国民都是文盲,到如今利比亚的国民收入达12000美元(世界银行2009年的统计)。中国在2009年国民收入为4200美元。 事实证明,仅仅是抓经济建设是不行的。
卡扎非昨日死了。昨日报道说他是被捕后因伤失血过多而死,今日报道说他的尸体在医院检查后被认为是有人近距离对他的头颅和肚子开枪致死。谁开的抢,到现时刻还没有结果公布。或许是抓捕他的人执行就地枪决,或许是忠实于他的人让他不要落入敌方之手。总之,卡扎非成为了历史,从20年前罗马尼亚的奇奥塞斯库开始,到不久前的穆巴拉克,直到昨日的卡扎非,总是有一些世纪人物预想不到的被结束了政权,被结束了生命,而且会死得很惨。
有国家邀请卡扎非前去避难。他可以放弃利比亚,去他国安度晚年。但他认为自己是战士,要战斗到底。终于,他做到了。

并没有佛的佛山 和 民族自卑感

有一位2岁的女童,两遭车碾,躺在殷殷血泊之中。过往的18名路人,冷漠地走过,无一人抱起,无一人报警,无一人拦截肇事车辆,任凭汽车轮胎留下一路血迹……
这个地方叫佛山。
中国人几个世纪以来不乏吃斋念佛的,但佛山似乎并没有佛。佛法无边,但罩不到2岁的佛山儿童。
佛山所在的地方叫中国。本来是那么好的国家,有那么好的人民,谁把它搞成了这样。佛? 不应该。那是谁?
中国那里的土地上不久前升起了一个“天宫一号“。这个铁疙瘩升天的时候不知佛是否看见了。“天宫一号“下面的数亿人估计都因为这个铁疙瘩能学没人看到过的嫦娥感到无比自豪。那种自豪不比昨日和今日的高呼着“我们成功了!“的利比亚差。
可是,在没有佛的佛山死去的那个2岁的小女孩 — 悦悦,把个数亿人的自豪变成了自卑。把今后能再学嫦娥起飞的铁疙瘩排名到100号,估计都顶不回一个小悦悦给民族的自卑感。
再建99个能升天的铁疙瘩,不如去树99个抱起了小悦悦的拾荒人。
或者,换一个角度:在那片土地上,只要还是这个制度,要竖起99个能抱起小悦悦的拾荒人比再建99个能升天的铁疙瘩还要难。

打倒资本主义的全世界社会革命正在来临?


一个20对岁的(可能)从未经历“革命“的一个年轻人从我们身边走过去,拍着手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大声说到 „Revolution“ (革命)。
一场非政治革命的社会革命可能真的在西方来临了。从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开始,这场“占领“运动已经蔓延到欧洲,延伸到香港和台北… … 乃至澳洲。
昨日,亲临市政广场,一场“占领汉堡“的运动也正在兴起… …
活动结束的时候,广场上的大喇叭响起了儿时看东欧战争电影而熟悉的男声合唱旋律 — 意大利民歌 Bella Ciao。

Eines Morgens, in aller Frühe,
o bella ciao, bella ciao, bella ciao, ciao, ciao,
eines Morgens, in aller Frühe
trafen wir auf unser’n Feind.
… …

中文歌词如下: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啊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
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啊多么美丽的花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啊多么美丽的花

上班的心情

早晨的太阳升起来了,阳光是橙色的,从厂区的停车场走向办公楼,偶尔向西侧的天空望去,昨夜的月亮仍悬挂在天边。于是,驻足,用数秒钟的时间和心情去感悟朝阳的光线和月亮。这看起来是很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却给了我内心的安顿和走近办公室前的从容。用内心去感悟看起来毫无价值的东西,舍弃外在,抛弃张扬,遵从内心,这就是我每日都在寻找的。

我亲爱的爸爸

義大利文

O mio babbino caro,
Mi piace, e bello bello,
Vo andare in Porta Rossa
A comperar l anello!
Si,si ci voglio andare
e se l amassi indarno
andrei sui Ponte Vecchio
ma per buttaarmi in Arno!
Mi struggo e mi tormento!
O Dio, vorrei morir!
Babbo, pieta, pieta!
Babbo, pieta, pi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