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Advertisements

登德国空军运输军机有感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昨日带孩子登上德国联邦国防军空军第4师LTG63航空团运输机。允许我们这等人能进入的飞机都不是现代化的军机,这架LTG63运输机已经是40年的军龄了,但还在执行军事行动。
进入庞大的机舱,给人以下两种感觉:(1) 左右两边坐着两排伞兵。机舱内有挂降落伞的绳子,士兵们将降落伞的开伞索钩在绳上,从开启的舱门一个一个跳出机舱,(2) 或者军用汽车或者坦克从飞机的尾部敞开的大门驶出机舱。
机舱内有10张狭小的尼龙丝床,上下5层,分列2列。
看着这样的狭小的床,想着每次长途飞行于中德两国之间的疲倦。如果有这样的床提供躺平了睡眠的可能性,不愧相当于一等舱民用航空班机了。
突然,身边的儿子提出一个问题,如果睡在上面的人放屁怎么办? 哎呀,的确,这样的尼龙丝网状上下层床,的确有这样的问题啊。遇到儿子提出这样的问题,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

旅行途中两件“怪事“

那一日,搭乘四川航空公司飞往宁夏中卫机场。
准时起飞,一路顺利,按时抵达宁夏中卫。飞机降落了,还在跑道上滑行,前方右侧一位中年男站了起来。他并慌忙地打开行李箱取行李,而是似乎坐飞机坐得久了而厌烦了,于是站起来右臂搭在座位靠背上微低着头从飞机铉窗向外探视。看着他脸部的侧面便感到此人生着一副凶恶相。
坐在后面的男乘务员叫了起来:“先生,请坐下。“ 中年男并不应答,仍然看着窗外。
„先生,请坐下。“ 乘务员又叫了一声。中年男并不理会。
男乘务员解脱安全带走向中年男,再次对他说:“先生请坐下,飞机正在滑行。“
却不料,中年男大声吼叫一声:“滑行又怎么样?!“
血气方刚的乘务员显然冒火了,动手将中年男摁在座位上。这下中年男跳将起来:“你还动手啊!“ 并再凶悍地叫道:“你要玩老子陪你到外面去玩玩!“
嘿! 这凶恶的男人还知道飞机里不能打架,打架要到飞机外打。

后来的一日,飞上海浦东机场。由于朋友订票时没有衔接好与携程公司交接好我的行程单,因此我下了飞机在机场大厅寻找携程公司的柜台。来机场接我的J陪我一路走到携程公司驻机场柜台。只见携程柜台前围着一群人,J 说不好,要死了,有那么多人,要排队了。走近后见这一群人情绪激动,一个女的还对我们说:“什么垃圾公司,还是上市公司呢!“ 这群人的外面还站着两个警察。
我询问柜台内一位男工作人员,说明我来取行程单。 他低沉着脸对我说此时不方便,而且三步并作两步躲到另外工作人员的座位后。我想,这还真是什么服务态度。
我问前面那个女的发生了什么事。她告诉我们,他们一行人趁中秋假日出国旅游。组织者是携程公司。队员中有个人因为签证有问题,不能出境,因此抢走旅行团领队的护照。他们报警,经过一个多小时抢领队护照者才交回领队的护照,但原计划搭乘的飞机飞走了,他们此行出不了国了。旅游费用都交给了携程公司,他们要求携程公司出面解决问题,三个小时过去了,携程公司并没有出现一个领队来解决问题。
再看一位穿着背上印有“携程旅游“四个大字的T恤衫的女孩哭丧着脸,好像犯了大错误式的,便知道这位背着双肩背包的姑娘是领队,就是她的护照被发飑客户抢去了护照。
J 对这帮情绪激动的人们说,你们几十个人看见领队护照被抢,你们那么多人应该动手抢回领队护照。报警是没有用的,这种时候法制是没有用的。J 的这句话其实反映的是:一个制度无力保护个人的时候,个人有没有权利保护自己?

次日,新民晚报网络版刊登一则新闻:“出境受阻女游客机场发飙抢走领队护照致团队滞留”。报道写到:
昨天下午,在浦东国际机场,一行人准备节日出境游,一名女游客因自备签证没办,无法成行,竟大发“虎”威,抢走了旅行团领队的护照,造成二十几名团员滞留。
  据游客罗先生介绍,他们一行二十几人是参加携程旅行网组织的越南游。14时许,他们按约在机场候机大厅集合,准备乘15时55分越南航空公司的班机前往越南河内。这时,一名女游客发现自己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旅游团的出行名单上,不能去旅游,顿时情绪激动,抢走了女领队的护照。由于他们是旅行团,缺少领队带队,大家就不能成行,领队和其他游客立即报警。
  民警闻讯赶来,做了一个多小时的工作后,那名女子才交出领队的护照,和同伴扬长而去。但此时离飞机起飞只有20多分钟,已来不及办理登机手续了。
  昨晚,携程有关人员向记者介绍,那名女子是和另一名日籍女子一起报名参加越南游的,当时她们交的材料是自备签,不需要另外办理签证。谁料,中国籍女子的护照不是自备签,由于没有办理签证,故她不能成行。遇此意外,旅行社准备缩短游程,由5天变4天,并会考虑其他团员的经济赔偿。

猫镇

一位青年背着一个包,独自游历山水。他没有特定的目的地,坐上火车出游,有哪个地方引起他的兴趣,便在那里下车。投宿旅馆,游览街市,爱待多久就待多久。待到尽兴,再继续坐上火车旅行。这是他一贯的度假方式。
车窗外出现一条美丽的河流,沿着婉言谢绝的河流平缓的绿色山岗连绵一线。山麓中有座美丽的小镇,给人宁静的感觉。一座古旧的石桥横跨河面。这幅景致诱惑着他的心。列车刚在小镇车站停下,青年便背着包跳下了车。没有其他的旅客上下车,他刚站稳,列车便扬长而去。
车站上没有站员。这里也许是一个很清闲的车站。青年踱过石桥走进镇里。小镇一片寂静,看不见一个人影。所有的店铺都紧闭着卷帘门,镇公所也空无一人。唯一的宾馆里服务台也没有人。他按响电铃。也没有一个人出来。看来这是一座完全无人的小镇,要不然就是大家都躲起来午睡了。然而才是上午十点半,睡午觉似乎也太早了些。或许是出于某种原因,人们舍弃了这座小镇,远走他乡了。总之,在明日早晨之前,不会再有火车,他只能在这里过夜。他漫无目的的四下散步,消磨时光。
这里其实是一座猫儿的小城。黄昏降临时,许多猫儿便走过石桥来到镇子里。各种花纹、各种品种的猫儿。它们要比普通的猫大得多,可终究还是猫儿。青年看见这个光景,心中一惊,慌忙爬到小镇中央的钟楼上躲了起来。猫儿们轻车熟路,或是打开卷帘门,或是坐在镇公所的办公桌前,开始了各自的工作。没过多久,更多的猫同样越过石桥来到镇里。猫儿走进商店购物,去镇公所办理手续,在宾馆的餐厅里用餐。它们在小酒馆里喝酒,唱着快活的猫歌。有的拉手风琴,有的和着琴声翩翩起舞。猫儿们眼睛更好用,几乎不照明。这天的夜里,满月的银光笼罩小镇,青年在钟楼上将这些光景尽收眼底。将近天亮时,猫儿关上店门,结束了各自的工作和事情,成群结队地走过石桥,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
天亮了,猫儿们都走了,小镇又回到了无人状态。青年爬下钟楼,走进宾馆,自顾自地上床睡了一觉。肚子饿了,就吃宾馆里厨房中剩下的面包和鱼。等到天开始暗下来,他再次爬上钟楼躲起来,彻夜观察猫儿们的行动,直到天亮。火车在上午和傍晚之前开来,停在站台上。乘坐上午的火车,可以继续向前旅行;乘坐下午的火车,便能返回原来的地方。没有乘客在这个车站下车,也没有人上车。但火车还是规规矩矩地在这儿停车,一分钟后再发车。只要愿意,他完全可以坐上火车,离开这座令人颤栗的猫城。然而他没有这么做。他年轻,好奇心旺盛,又富于野心和冒险精神。他还想着多看一看这座猫城奇异的景象。从何时起,又是为何,这里变成了猫城?这座猫城的结构又是怎么回事?猫儿们到底要在这里做什么?如果可能,他希望弄清这些。亲眼目睹过这番奇景的,恐怕除了他再没有别人了。
第三天夜里,钟楼下的广场发生了一场小小的骚动。
„你不觉得这里有人的气味吗?“ 一只猫问。
„这么一说,我真觉得这几日有一股怪味。“ 有猫儿抽动着鼻头赞同。“其实俺也感觉到了。“ 又有谁附和着。
„可是,奇怪啊,人是不可能到这儿的。“ 有猫儿说。
„对,那是当然。人来不了这座猫城。“
„不过,的确有那帮家伙的气味啊。“
猫儿们分成几队,开始搜索小镇的每个角落。认真起来,猫儿们的鼻子灵敏极了。没用多少时间,它们便发现钟楼就是那股气味的来源。青年也听见了它们那柔软的爪子爬上台阶、步步逼近的声音。完蛋了,他想。猫儿们似乎因为人的气味极度兴奋,怒火中烧。它们个头很大,拥有锋锐的大爪子和尖利的白牙。而且这座小镇是个人类不可涉足的场所。如果被抓住,不知会受到怎样的对待。不过,很难认为知道了它们的秘密,它们还会让他安然无恙地离开。
三只猫爬上了钟楼,使劲闻着气味。
„好怪啊。“ 其中一只微微抖动着长胡须,说,“明明有气味,却没人。“
„的确奇怪。“ 另一只说,“总之,这儿一个人也没有。再去别的地方找找。“
„可是这太奇怪了。“
于是,它们百思不解地离开了。猫儿们的脚步声顺着台阶向下,消失在夜晚的黑暗中。青年松了一口气,也莫名其妙。要知道,猫儿们和他是在极其狭窄的地方遇见的,就像人们常说的,差不多是鼻尖碰着鼻尖,不可能看漏。但不知为何,猫儿们似乎看不见他的身影。他把自己的手竖在眼前,看得清清楚楚,并没有变成透明的。不可思议。不管怎样,明早就去车站,得坐上那趟火车离开小镇。留在这里危险太大了。不可能一直有这样的好运气。
次日,上午的那趟列车没在小站停靠。甚至没有减速,就那样地从他的眼前呼啸而过。下午的那趟也一样。他看见司机座上坐着的司机,车窗里还有乘客们的脸,但火车丝毫没有表现出要停车的意思。正等车的青年的身影,甚至连同火车站,似乎根本没有映入人们的眼帘。下午那趟车的踪影消失后,周围又陷入前所未有的静寂。黄昏开始降临。很快就要到猫儿们来临的时刻了。他明白他丧失了自己。他终于醒悟了: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猫城。这里是他注定该消失的地方,是为他准备的、不在这个世界上的地方。并且,火车永远不会再在这小站停车,把他带回原来的世界了。

— 村上春树 小说中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故事。

小镇餐馆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夜宿安徽小镇,抵达小镇天已黑尽。在宾馆入住后上街寻找合适的晚餐地。下午来此地时,汽车内的气温表显示车外摄氏34度,而且下车休息时,感觉空气中还充满着水汽,闷热不已。下榻小镇宾馆后第一件事就是淋浴,并久久地站在喷淋头下,冲刷掉一身的疲倦和拈在皮肤上的汗水。天黑之后走出宾馆,顿觉山地小镇上的气温已经下降到令人舒适的温度,抬头一望农历八月16的月亮又圆又亮地挂在天空,感叹真是15的月亮的16圆,而且8月15中秋夜我是在上海,虽能看见一轮满月,但远不如这山区小镇的月亮清晰明亮。
刚走出宾馆数步,便遇到宾馆附近30米外一家小饭店的老板娘介绍她家的饭店。初始以为她仅仅是拉客而已,并没有给予过多的留意。当我正视她的目光时,看到了她眼中流出的诚意,于是动心了,决定就到她的饭店察看一下之后再决定。遗憾的是她的饭店没有露天下的餐桌,否则在月光下就餐岂不是更美更有诗意。
送我来小镇的小伙来自安徽农村,在我当日审计的工厂已经就职八年。今日他的2岁半女儿第一日今日小城幼儿园,却不能回家而送我到了此处的小镇。我发现这小伙子非常挑食,严格说是偏食。甚至连鸡蛋都不肯吃。
初步观察下来,开饭店的是一对约摸30多岁的夫妇,他们有一个白皙文静的女儿。其女儿正与另外一个圆头方脸的小女孩玩耍。点菜之后,老板娘洗切,老板煮炒。上菜的是他们的女儿。女儿端菜来的样子非常可爱,虽说还是一个“童工“,但在自家餐馆帮助父母则无可挑剔。女儿端菜的间隔之间仍旧与那一个比她还年龄小的女孩继续玩耍。老板娘告诉我,小的不是他们家的孩子,是邻里人家的孩子来玩的。
我们的菜全部上完之后,他们全家便也开饭了。全家三口与另外一个女孩坐在我们的邻桌–其实餐馆也就三张餐桌–共进晚餐。
次日清晨6:30,送我来的小伙驾车回家了,去工厂工作了。
13:30,午餐,我依旧走进了这家饭店。老板娘和老板隔着玻璃外墙见我又来了,早就起身热情地招呼着我。他们正在昨日他们自家人晚餐用的桌上腌制酸豆角。一个人就餐,就非常简单了,点了一条清蒸当地白花鱼和一道西红柿炒蛋。老板娘仍旧利索地进厨房做下手,老板起锅做菜。不一会,楼梯上又走下他们的女儿,我惊异地询问老板女儿不上学吗。老板告诉我,女儿上私立学校,中秋放假日子多两日,与中秋后的周末两日调换休息。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今日我再来,就不是生人了,于是与完成了做菜的老板聊了起来。首先谈其女儿上学。他们嫌小镇上公立学校质量教学不好,于是便送女儿到附近的地级市就读私立中学。他女儿与我儿子同龄,都是1998年出生的,我儿子年长其女儿4个月。附近的地级市离开小镇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早晨镇上几个共同去那所私立学校的孩子包一辆车共同去上学,放学后由学校的校车送回小镇。学费每年2万元人民币。
谈话间,老板开玩笑地告诉其女儿,这位伯伯要带你去他所在的国家。结果他还不知道我生活在哪国,便回头问我是哪个国家。我告诉他之后,其女儿又羞怯又高兴地微笑,笑地眼睛都会动,真是可爱极了。我掏出手机给老板看我儿子的照片。
双方谈的有说有笑… …
餐毕,告别。老板和老板娘说下次再来,请再到他们的饭店就餐。我说会的,下次再来,应该是带着儿子来了。听着此话,他们高兴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