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的头七

头7泪雨伴哭声 -- 路透社

头脑里实在不想去想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更特别不想在这里对此事件给予表述,因为实在不想让这件痛苦的事情去抵消我和儿子在奥地利骑车游的美好回忆。但每日最关心的三条新闻还是这个事件和挪威以及美国的国债上限。

今日,看到网上公布的死难家属头七回到事故发生地悼念死者而哭翻在地打滚的录像,不在此记录下对死者的悼念,就他妈的的不是人了!
今日,好友“冬日小太阳“告诉我,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中死亡的意大利少女Assunta Liguori之遗体运到上海龙华了,要他的公司去拍摄(遗体告别仪式)。
车祸死者中,还包括一名意大利少女,她的父母已于前日到殡仪馆认尸。少女因与意籍华裔男友到温州探亲,故坐上 D301班次列车,最终她与男友天人相隔。少女名叫 Assunta Liguori(图),她的意籍华裔男朋友潘约翰称她作茜茜。两人都是在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大学东方学院就读。今年暑假,潘约翰带同女友到中国旅游,先游北京,再回温州探亲。正在医院留医的潘约翰称,事发时他们坐在一号车厢。因列车即将到站,故他与茜茜牵着手拿行李,没想到一声巨响、巨大的撞击力令他们分开,之后便晕倒。他们的车厢跌落高架桥下,茜茜被困在车厢内,最终伤重不治。茜茜父母已委托公司,将女儿遗体运回意大利安葬。

中国总理温家宝对温州动车事故处理“公开透明”的宣示言犹在耳,事故后的第七天,中共中宣部连下三道禁令叫停了中国媒体关于此事的报道与评论。7月29日晚,中宣部的这一禁令在微博上被多位媒体从业者证实并被广泛传播。来自中宣部新闻局的禁令称,“鉴于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境内外舆情趋于复杂,各地方媒体包括子报子刊及所属新闻网站对事故相关报道要迅速降温,除正面报道和权威部门发布的动态消息外,不再做任何报道,不发任何评论。”
对于有关中宣部的这条新禁令,“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21世纪经济报道》的编辑抱怨,原本有八个版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相关报道,晚间禁令到达后,不得不临时撤版换稿;财经周报《中国经营报》则有8个相关版面被迫临时换搞。《新京报》撤下了新京报 A15版《逝者》、A16版《目击:我们都是幸存者》等多个版面;浙江的《钱江晚报》撤下了两个版的《停下1分钟》;西安《华商报》撤下了3个版的评论周刊。
《新京报》一名编辑解释被迫撤版的过程,“坚持又坚持、妥协又妥协之后,仅存的4个版也被和谐。长歌当哭。没办法,我们要为2000多新京报员工的饭碗考虑。”
一名北京新闻从业者说,“一切新闻人都是臭不要脸,一切遇难者都是我们自己。” 中央电视台没有直播温家宝的现场记者会。当天晚间,中央电视台《24小时》栏目的制片人王青雷因节目中批评了铁道部被停职;昨天开始,各大门户网站大量削减温州动车新闻条目,专题页面不见踪影。一家广州报社的资深编辑说,“今夜,百家报纸在撤版,千位记者被毙稿;中国,万个游魂无处安放,亿个真相正在破碎。这个国家,无数只恶棍的手,在羞辱着你。”
虽然中宣部下令中国各地大小媒体停止报道温州动车追尾造成迄今40死100多人受伤特大事故的后续新闻,但包括《南方都市报》和上海《青年报》在内的多份地方报纸仍然在温州事故的“头七”翌日,抗命报道和悼念事件。有传媒人士形容,这些大陆媒体是「戴着镣铐在跳舞」。
广州《南方都市报》以全黑首页,带出16版专题报道,并配以社论。总题为「真相是最好的纪念」,一张黑白图片,图中一台吊机将一节动车的残骸从桥上吊下,景象肃穆而沉重。一页一页的专题,以大幅照片配以简洁而哀痛的说明,悼念多个在车祸中丧生的乘客。上海《东方早报》也罕见以纯文字、大幅留白、变换字体大小的方式,无导读、无图片,直接印上白底黑字,摘录温家宝答记者问:「政府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人的生命安全」,「救人。铁道部是否做到,要实事求是回答」,「关键在于能否让群众得到真相」等,以 温家宝的讲话作为报纸的立场,作为抗命中宣部的借口。

对于网络上看到的这些消息和言论,我还是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今日,YouTube播放了温家宝总理与死者家属对话的录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Lwmly5nz2s 。国内的上网者是无法看到YouTube的,在此,将录音用文字记录如下,以作对7.23甬温线死者头七的悼念。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昨天(28日)来到浙江温州,察看“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现场,悼念遇难者,看望受伤人员,慰问遇难者亲属,并与中外记者见面。

我们对每一个病人、伤者、特别是重症伤者一定负责到底

抵达温州之后,温家宝总理首先赶往第二人民医院看望受伤人员。35岁的曾台英女士因事故导致腰椎断裂,肺部和眼部均有受伤,她告诉总理,目前最担心出院后还能不能得到后续治疗。

总理:她担心的是第二次手术,拆除的时候会痛苦吗?

曾台英:痛苦。

总理:会不会有后遗症?

医生:一般不会。

曾台英:还有下一步到时候我们会在哪里治疗?

总理:这个你放心,你的病我们一定负责治疗到底,有关部门要承担起治疗的责任,这你不必担心,包括费用,因这次受伤即使以后需要看、需要治疗的,从保险也应该解决。你放心我今天说了,你可以放心。我们对每一个病人、伤者、特别是重症伤者一定负责到底!

要好好照顾孩子,政府会关心、人民会关心、大家一起来关心

两岁零八个月的小女孩项炜伊是这起事故中的最后一名获救者。温家宝特地前往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看望小伊伊。病床上的小伊伊正在沉睡,温家宝总理俯下身来,仔细端详。医护人员告诉总理,手术后孩子已经能吃西瓜和流食,生命体征平稳。温家宝听后说,要好好照顾孩子,政府会关心、人民会关心、大家一起来关心。

家属们都是通情达理的,国务院已成立调查组,会给大家一个公道交代

在慰问了受伤人员之后,温家宝总理马上又来到温州金球国豪酒店,看望了部分死伤人员家属。面对这些遇难人员家属,温总理向他们深深鞠躬,表示深切的慰问,并且认真听取了家属们对事故处理以及善后方面的意见和诉求。

温家宝总理表示,家属们都是通情达理的,国务院已经成立调查组,会给大家一个公道的交代。

温家宝在医院看望了伤病员后,来到遇难者家属中间。

工作人员:总理来看大家来了。

遇难者家属杨峰:我太太、我妈、我姐姐、我外甥、我老婆肚子里的孩子,五条人命!

温家宝:你那么多亲人都去世了,我替你很难过。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家属:我作为遇难者的家属,我们南方人有落叶归根的说法。能不能把我们家属的遗体带回老家,进行火化?希望我们家的血能推动铁道事业和动车事业继续发展,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流血事件,太残忍了。

„我都会回答你“ „我懂 我懂“ „您非常理智 您讲的都挺有道理“

一位老人的儿子、儿媳和孙子都在事故中遇难了,他问温总理有关部门在这次抢救中究竟是以救人为主还是以经济利益为主?

老者:我认为还有一个抢救时间的问题,停止抢救是为了过早通车。这是理念的问题,不是以救人为理念。

温家宝:我都会回答你。

家属:总理,我跟您说说。总理,我爱人出差坐D301,出事以后,我非常理解政府。我千里迢迢从天津过来,我心里都非常平静。我到现场都没有哭,我在面对这个事情,我说,我都没有悲伤的权力,现在面对这个事情,为国家分忧。

可是我到现在非常不满意!我们到现场来,我们说,你们怎么辨认死者?我们要拿到死亡的证据。我们没有看到人之前,我没法相信。因为我爱人上了车以后跟我通过电话:买的是硬座车票,后来到了软卧包厢里。我心里想,找到的车票有可能不是我们的人。

就抱着这个幻想,我到现场看到人以后,我跟您说,我就立刻变了,惨不忍睹!跟我们想象的根本不一样……

温家宝:我懂,我懂。

家属:好好一个人,脑壳也破了,满身都是血,都是脏的,一直到现在,遗体都没有清理。我们从一来就要辨认死难者的遗体,我们要死者的身份证明。国家没有一个人通知我们这个人没有了,是我们自己一直在网上查。我们要一个身份证明,有什么不可以?这么点事都解决不了,何谈别的?!

再说,来了以后跟我们谈价钱。第一次跟我们谈,17万。我们人都没了,我们不要钱。然后又跟我们谈,说50万。买大白菜呢,在这儿讨价还价,一会儿17万,一会儿50万的?干什么呢!我们觉得,我没有不理智,谢谢总理!

温家宝:您非常理智,您讲的都挺有道理。

一位男士的父亲是知青,这次去黑龙江寻根,回来就遇到事故身亡。

家属:我们很相信政府,铁道部跟我们谈的时候我们很高兴,我们觉得政府在关心我们。

我觉得他根本代表不了政府,我一过去问他,我说你的工作证、身份?他连这个都没有,甚至没有一句歉意的话。

他问我们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意见?我说我没有意见!

一位女士的爱人在事故中去世了,家里还有一个1岁4个月的孩子,她对总理说:

家属:铁道部的做法实在欠妥,我老公身上带的手表不见了,我只问他说怎么处理,他说交给公安局,这个是没有办法找回来的。人没有了,我要有一个念想。

有的家属要求公布列车的座位表和失踪人员名单。

家属:我们要铁路部门公布里车上的座位表以及失踪人员名单。他在救援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是对生命的漠视:即使是要被拆的列车上还有活的生命。

家属:总理,这次列车是实名制,每个人坐在什么位置,是什么名字,都是非常清楚的。实名制,坐在哪个位置上,我需要这个名单。我要看我爸爸坐在哪里?我妈坐在哪里?他们的朋友坐在哪里?我想,这个必须要公布出来。

向各位遇难者家属表示沉痛哀悼,向大家表示亲切慰问,我给大家鞠个躬

在认真听完家属们的诉求后,温家宝说:

温家宝:大家都是遇难者的家属,大家的心情我完全理解。谁都有亲人。谁都有儿女,失去亲人痛苦的感情每个人都有,我的心和大家一样,非常沉痛。让我借这个机会向各位遇难者的家属表示沉痛的哀悼,向大家表示亲切的慰问,我给大家鞠个躬。

其实大家方才反映的问题集中起来是三个方面:

第一是处置工作。处置工作的最大原则就是人的生命,救人!我们常讲一句话,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努力。现在,有关部门确实应该认真听取群众意见,包括各种质疑,严肃对待。对于抢救人员是否做到这一点,要给群众一个明白的回答。

第二个大家关心的是事故的原因和处理。我们将根据调查的结果,依照法律和规章处理责任人。其实,追究责任、处理责任人也是对在这次事故中遇难的不幸者的一个交代,同时也为了警示后人:无论是发展还是建设,都应该把人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要把今后的安全工作做得更好,让那些长眠在地下的人心里得到慰藉。

第三你们提了许多具体的要求,比如大家都关心的理赔。其实我想跟大家说句心里话,我刚才听到有人为理赔款而争执感到非常难受,因为人的生命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遇难者家属还是讲道理的,说我们要命,不要钱,应该说我们无言以对。理赔啊,是对生者的一种安慰。我相信这件事情,会合情合理的解决。同时,不是说,给完钱就完,回到家乡,如果家里头还有困难,社会福利还要给予关注,要特别注意要照顾好他们,使未成年的孩子能更好学习、使老人得到照顾。

关于遗物,遗物清理方面,这其实是善后工作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有人也把遗物清理光看成是物品、是东西、是钱。不是的!遗物清理也是对死者的尊重,对生者的安慰。所以对于能够寻找出来的遗物,首先应该尽力寻找,其次是要把能够寻找到的遗物主动的让人们去认领。对每件遗物,都要十分注意保管。

我相信,各位家属是通情达理的,也理解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困难。但是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你们,而在于我们部门和地方政府应该把人民放在心上,主动做好工作。还是这句话,让死者安息,要给生者一个公道的说法。

今天,我见到的,我知道我还有没有见到的家属,你们可以把我的话告诉他们。你们失去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我再给大家鞠个躬,对各位遇难的家属表示慰问,让死者安息。 (来源中国广播网)

Advertisements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