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游多瑙河 (第五日) – 驶向Spitz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回眸Grein


摆渡多瑙河

在Bad Kreuzen宿夜后的次日清晨,仍旧同每日一样,7:00起床,收拾行李,用完早餐,继续出发。昨日从河畔小镇Grein是由客店老板驾驶着汽车接我们上山的。今日下山,依靠下坡的滑行。这一日顺山而下,一路轻松地滑行了6公里回到多瑙河畔。随后摆渡,换到对岸,沿河继续向维也纳行进。自以为到达码头时间很早,可不料已经有多人带着自行车在等待轮渡了。等我们上了小船之后,仍旧不停地有人骑车赶来要摆渡到对岸。船上挤满了自行车,已经无空地可再让人和车上船了。船老大告诉其他晚到的人,请他们等他回来再摆渡到对岸。
今日气温依旧很热,阳光依然太充足。我们骑车人最希望的倒是不下雨的阴天。
下了渡船,一路继续东行。今日依然很艰苦,因为同样有大约80公里的路程要在太阳的暴晒下完成。
今日的行程要经过YBBS,在这座小镇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自行车博物馆,就好像在汉堡的港口城内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调味料博物馆一样。Henning过去曾在电视节目中看到介绍过这家自行车博物馆,于是他饶有兴趣地花费2欧元买了门票进去参观。
这两日不知是天气太好,花粉到处飘扬;还是因为沿路在收割麦子(我对黑麦过敏),一路花粉过敏的严重。鼻孔下部因为不停地擦鼻涕而脱了一层皮;双眼因为眼泪不懂而显得泡肿。今日糟糕的还有一路是逆风行驶,风力还不小。
Henning今日身体状况也不好,中途流鼻血。也许天气太干燥了。沿途两对老夫妻的两老太按照德国方式帮助止鼻血。说到这里中德方式有何不同呢?以前我们出鼻血,最通常的做法是捏住鼻子,头后仰。德国老太叫他却是头往前伸,然后用随身携带的矿泉水浇湿面巾纸,铺在颈后降温。几分钟后鼻血止住了,休息片刻,继续前行。出鼻血时头不能后仰的原因是防止血流进肺部。
前方不远处一座农庄拥有规模不小的餐馆,许多路人坐着用餐。我们也“停车吃饭“,稍做休整。我们无意中坐在一株浓荫的大树下。不料这株可是具有850年树龄的菩提树! 用餐毕,Henning说身体舒服多了,精力和体力都恢复了。难道是菩提树散发的精油起了作用? 在花草茶里菩提花叶可是名贵的用料呢。

850年树龄的菩提树

Advertisements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