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的头七

头7泪雨伴哭声 -- 路透社

头脑里实在不想去想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更特别不想在这里对此事件给予表述,因为实在不想让这件痛苦的事情去抵消我和儿子在奥地利骑车游的美好回忆。但每日最关心的三条新闻还是这个事件和挪威以及美国的国债上限。

今日,看到网上公布的死难家属头七回到事故发生地悼念死者而哭翻在地打滚的录像,不在此记录下对死者的悼念,就他妈的的不是人了!
今日,好友“冬日小太阳“告诉我,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中死亡的意大利少女Assunta Liguori之遗体运到上海龙华了,要他的公司去拍摄(遗体告别仪式)。
车祸死者中,还包括一名意大利少女,她的父母已于前日到殡仪馆认尸。少女因与意籍华裔男友到温州探亲,故坐上 D301班次列车,最终她与男友天人相隔。少女名叫 Assunta Liguori(图),她的意籍华裔男朋友潘约翰称她作茜茜。两人都是在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大学东方学院就读。今年暑假,潘约翰带同女友到中国旅游,先游北京,再回温州探亲。正在医院留医的潘约翰称,事发时他们坐在一号车厢。因列车即将到站,故他与茜茜牵着手拿行李,没想到一声巨响、巨大的撞击力令他们分开,之后便晕倒。他们的车厢跌落高架桥下,茜茜被困在车厢内,最终伤重不治。茜茜父母已委托公司,将女儿遗体运回意大利安葬。

中国总理温家宝对温州动车事故处理“公开透明”的宣示言犹在耳,事故后的第七天,中共中宣部连下三道禁令叫停了中国媒体关于此事的报道与评论。7月29日晚,中宣部的这一禁令在微博上被多位媒体从业者证实并被广泛传播。来自中宣部新闻局的禁令称,“鉴于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境内外舆情趋于复杂,各地方媒体包括子报子刊及所属新闻网站对事故相关报道要迅速降温,除正面报道和权威部门发布的动态消息外,不再做任何报道,不发任何评论。”
对于有关中宣部的这条新禁令,“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21世纪经济报道》的编辑抱怨,原本有八个版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相关报道,晚间禁令到达后,不得不临时撤版换稿;财经周报《中国经营报》则有8个相关版面被迫临时换搞。《新京报》撤下了新京报 A15版《逝者》、A16版《目击:我们都是幸存者》等多个版面;浙江的《钱江晚报》撤下了两个版的《停下1分钟》;西安《华商报》撤下了3个版的评论周刊。
《新京报》一名编辑解释被迫撤版的过程,“坚持又坚持、妥协又妥协之后,仅存的4个版也被和谐。长歌当哭。没办法,我们要为2000多新京报员工的饭碗考虑。”
一名北京新闻从业者说,“一切新闻人都是臭不要脸,一切遇难者都是我们自己。” 中央电视台没有直播温家宝的现场记者会。当天晚间,中央电视台《24小时》栏目的制片人王青雷因节目中批评了铁道部被停职;昨天开始,各大门户网站大量削减温州动车新闻条目,专题页面不见踪影。一家广州报社的资深编辑说,“今夜,百家报纸在撤版,千位记者被毙稿;中国,万个游魂无处安放,亿个真相正在破碎。这个国家,无数只恶棍的手,在羞辱着你。”
虽然中宣部下令中国各地大小媒体停止报道温州动车追尾造成迄今40死100多人受伤特大事故的后续新闻,但包括《南方都市报》和上海《青年报》在内的多份地方报纸仍然在温州事故的“头七”翌日,抗命报道和悼念事件。有传媒人士形容,这些大陆媒体是「戴着镣铐在跳舞」。
广州《南方都市报》以全黑首页,带出16版专题报道,并配以社论。总题为「真相是最好的纪念」,一张黑白图片,图中一台吊机将一节动车的残骸从桥上吊下,景象肃穆而沉重。一页一页的专题,以大幅照片配以简洁而哀痛的说明,悼念多个在车祸中丧生的乘客。上海《东方早报》也罕见以纯文字、大幅留白、变换字体大小的方式,无导读、无图片,直接印上白底黑字,摘录温家宝答记者问:「政府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人的生命安全」,「救人。铁道部是否做到,要实事求是回答」,「关键在于能否让群众得到真相」等,以 温家宝的讲话作为报纸的立场,作为抗命中宣部的借口。

对于网络上看到的这些消息和言论,我还是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今日,YouTube播放了温家宝总理与死者家属对话的录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Lwmly5nz2s 。国内的上网者是无法看到YouTube的,在此,将录音用文字记录如下,以作对7.23甬温线死者头七的悼念。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昨天(28日)来到浙江温州,察看“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现场,悼念遇难者,看望受伤人员,慰问遇难者亲属,并与中外记者见面。

我们对每一个病人、伤者、特别是重症伤者一定负责到底

抵达温州之后,温家宝总理首先赶往第二人民医院看望受伤人员。35岁的曾台英女士因事故导致腰椎断裂,肺部和眼部均有受伤,她告诉总理,目前最担心出院后还能不能得到后续治疗。

总理:她担心的是第二次手术,拆除的时候会痛苦吗?

曾台英:痛苦。

总理:会不会有后遗症?

医生:一般不会。

曾台英:还有下一步到时候我们会在哪里治疗?

总理:这个你放心,你的病我们一定负责治疗到底,有关部门要承担起治疗的责任,这你不必担心,包括费用,因这次受伤即使以后需要看、需要治疗的,从保险也应该解决。你放心我今天说了,你可以放心。我们对每一个病人、伤者、特别是重症伤者一定负责到底!

要好好照顾孩子,政府会关心、人民会关心、大家一起来关心

两岁零八个月的小女孩项炜伊是这起事故中的最后一名获救者。温家宝特地前往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看望小伊伊。病床上的小伊伊正在沉睡,温家宝总理俯下身来,仔细端详。医护人员告诉总理,手术后孩子已经能吃西瓜和流食,生命体征平稳。温家宝听后说,要好好照顾孩子,政府会关心、人民会关心、大家一起来关心。

家属们都是通情达理的,国务院已成立调查组,会给大家一个公道交代

在慰问了受伤人员之后,温家宝总理马上又来到温州金球国豪酒店,看望了部分死伤人员家属。面对这些遇难人员家属,温总理向他们深深鞠躬,表示深切的慰问,并且认真听取了家属们对事故处理以及善后方面的意见和诉求。

温家宝总理表示,家属们都是通情达理的,国务院已经成立调查组,会给大家一个公道的交代。

温家宝在医院看望了伤病员后,来到遇难者家属中间。

工作人员:总理来看大家来了。

遇难者家属杨峰:我太太、我妈、我姐姐、我外甥、我老婆肚子里的孩子,五条人命!

温家宝:你那么多亲人都去世了,我替你很难过。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家属:我作为遇难者的家属,我们南方人有落叶归根的说法。能不能把我们家属的遗体带回老家,进行火化?希望我们家的血能推动铁道事业和动车事业继续发展,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流血事件,太残忍了。

„我都会回答你“ „我懂 我懂“ „您非常理智 您讲的都挺有道理“

一位老人的儿子、儿媳和孙子都在事故中遇难了,他问温总理有关部门在这次抢救中究竟是以救人为主还是以经济利益为主?

老者:我认为还有一个抢救时间的问题,停止抢救是为了过早通车。这是理念的问题,不是以救人为理念。

温家宝:我都会回答你。

家属:总理,我跟您说说。总理,我爱人出差坐D301,出事以后,我非常理解政府。我千里迢迢从天津过来,我心里都非常平静。我到现场都没有哭,我在面对这个事情,我说,我都没有悲伤的权力,现在面对这个事情,为国家分忧。

可是我到现在非常不满意!我们到现场来,我们说,你们怎么辨认死者?我们要拿到死亡的证据。我们没有看到人之前,我没法相信。因为我爱人上了车以后跟我通过电话:买的是硬座车票,后来到了软卧包厢里。我心里想,找到的车票有可能不是我们的人。

就抱着这个幻想,我到现场看到人以后,我跟您说,我就立刻变了,惨不忍睹!跟我们想象的根本不一样……

温家宝:我懂,我懂。

家属:好好一个人,脑壳也破了,满身都是血,都是脏的,一直到现在,遗体都没有清理。我们从一来就要辨认死难者的遗体,我们要死者的身份证明。国家没有一个人通知我们这个人没有了,是我们自己一直在网上查。我们要一个身份证明,有什么不可以?这么点事都解决不了,何谈别的?!

再说,来了以后跟我们谈价钱。第一次跟我们谈,17万。我们人都没了,我们不要钱。然后又跟我们谈,说50万。买大白菜呢,在这儿讨价还价,一会儿17万,一会儿50万的?干什么呢!我们觉得,我没有不理智,谢谢总理!

温家宝:您非常理智,您讲的都挺有道理。

一位男士的父亲是知青,这次去黑龙江寻根,回来就遇到事故身亡。

家属:我们很相信政府,铁道部跟我们谈的时候我们很高兴,我们觉得政府在关心我们。

我觉得他根本代表不了政府,我一过去问他,我说你的工作证、身份?他连这个都没有,甚至没有一句歉意的话。

他问我们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意见?我说我没有意见!

一位女士的爱人在事故中去世了,家里还有一个1岁4个月的孩子,她对总理说:

家属:铁道部的做法实在欠妥,我老公身上带的手表不见了,我只问他说怎么处理,他说交给公安局,这个是没有办法找回来的。人没有了,我要有一个念想。

有的家属要求公布列车的座位表和失踪人员名单。

家属:我们要铁路部门公布里车上的座位表以及失踪人员名单。他在救援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是对生命的漠视:即使是要被拆的列车上还有活的生命。

家属:总理,这次列车是实名制,每个人坐在什么位置,是什么名字,都是非常清楚的。实名制,坐在哪个位置上,我需要这个名单。我要看我爸爸坐在哪里?我妈坐在哪里?他们的朋友坐在哪里?我想,这个必须要公布出来。

向各位遇难者家属表示沉痛哀悼,向大家表示亲切慰问,我给大家鞠个躬

在认真听完家属们的诉求后,温家宝说:

温家宝:大家都是遇难者的家属,大家的心情我完全理解。谁都有亲人。谁都有儿女,失去亲人痛苦的感情每个人都有,我的心和大家一样,非常沉痛。让我借这个机会向各位遇难者的家属表示沉痛的哀悼,向大家表示亲切的慰问,我给大家鞠个躬。

其实大家方才反映的问题集中起来是三个方面:

第一是处置工作。处置工作的最大原则就是人的生命,救人!我们常讲一句话,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努力。现在,有关部门确实应该认真听取群众意见,包括各种质疑,严肃对待。对于抢救人员是否做到这一点,要给群众一个明白的回答。

第二个大家关心的是事故的原因和处理。我们将根据调查的结果,依照法律和规章处理责任人。其实,追究责任、处理责任人也是对在这次事故中遇难的不幸者的一个交代,同时也为了警示后人:无论是发展还是建设,都应该把人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要把今后的安全工作做得更好,让那些长眠在地下的人心里得到慰藉。

第三你们提了许多具体的要求,比如大家都关心的理赔。其实我想跟大家说句心里话,我刚才听到有人为理赔款而争执感到非常难受,因为人的生命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遇难者家属还是讲道理的,说我们要命,不要钱,应该说我们无言以对。理赔啊,是对生者的一种安慰。我相信这件事情,会合情合理的解决。同时,不是说,给完钱就完,回到家乡,如果家里头还有困难,社会福利还要给予关注,要特别注意要照顾好他们,使未成年的孩子能更好学习、使老人得到照顾。

关于遗物,遗物清理方面,这其实是善后工作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有人也把遗物清理光看成是物品、是东西、是钱。不是的!遗物清理也是对死者的尊重,对生者的安慰。所以对于能够寻找出来的遗物,首先应该尽力寻找,其次是要把能够寻找到的遗物主动的让人们去认领。对每件遗物,都要十分注意保管。

我相信,各位家属是通情达理的,也理解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困难。但是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你们,而在于我们部门和地方政府应该把人民放在心上,主动做好工作。还是这句话,让死者安息,要给生者一个公道的说法。

今天,我见到的,我知道我还有没有见到的家属,你们可以把我的话告诉他们。你们失去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我再给大家鞠个躬,对各位遇难的家属表示慰问,让死者安息。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三个小孩画的图

波斯家庭小女孩画的清真寺


类似我们这样的人,“多元文化“这个词汇如雷贯耳。在这个国度学习/生活/工作了将近1/4个世纪了,听着、看着“多元化文化“、“融入“这些词汇已经太久太久。 最近在瑞典发生的惨烈事件,凶手就是反对多元文化的一个疯子、一头野兽。
在我们居住的这个“小区“有22户人家,不是“香格里拉“,因此也存在着无处不在的多元文化问题。现在正逢暑假,孩子们都放假在家。前几日有三个小孩在红砖走道上用粉笔绘画,一个德国小男孩,一个父母长辈来自波斯(伊朗)的小女孩和一个来自阿富汗家庭的小男孩。

德国小男孩画的大海


三个小孩画的图很有意思,我看后思考了很久很久。忍不住再出家门用手机将三个小孩画的图拍摄了下来。

阿富汗家庭小孩作的画


孩子们画了什么东西,孩子们边画边告诉了我好奇的夫人。波斯家庭小女孩画了清真寺,德国小男孩画了大海,阿富汗小女孩画的是二战时期德国纳粹毒气室。
民族文化的背景、各个不同文化背景家庭的教育… … 。这些不属于我书写的问题就在此免了。看孩子们的画吧,深思吧。

中国的铁路是政治问题

1902年,袁世凱为了得到慈禧的支持兴办铁路,建造來往高碑店至易县的新易铁路,以供慈禧祭祖時乘坐。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被任命为总工程师,以四个月时间及低廉的成本建成了铁路。虽然这条只有37公里長的铁路沒有很大的实质作用,但却是首条由中国人自行修建的铁路。
修建成昆铁路时,毛泽东說过,如果成昆铁路修不好,他就要「骑著毛驴下西昌」。成昆铁路自四川省成都至云南省昆明,全长近1100公里,原为国防三线建设的重点工程,1958年7月动工,在修了61公里后停建。1964年8月复工,「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又一度停工,1970年7月1日全程贯通。成昆鐵路作為中国铁路主要干线之一。由于成昆铁路工程异常艰巨以及当时的施工条件限制,大量铁道兵在建设时期牺牲在工地。关于牺牲的铁道兵人数,各种资料数目不一,迄今也没有权威的统计资料。但是至今仍然可以在成昆铁路沿线看到很多烈士陵园。1974年,一座以成昆铁路为主题的牙雕被中国政府作为礼物赠送给联合国,并与美国“阿波罗”宇宙飞船带回的月岩、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模型被联合国评为“象征人类征服大自然和进入宇宙空间的三件礼物”。
自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至今,中国一共换了八任铁道部长,铁路改革有三波大动作,包括丁关根任上推行大包干,傅志环推行网运分离,刘志军推行高铁。其中,大包干因经济效益下降及安全事故频生,在运行六年后结束;借鑑欧洲的网运分离,试行不足一年便告夭折;高铁是内地火车的第八次提速,国产高铁设施、系统的安全性正面临严峻考验。2003年出任铁道部部长的刘志军,恃着有国家和党的第一把手做靠山,于2008年挑战副总理李克强,避过被併入交通运输部的改革,在高铁建设上更下令将所有装备都搞成世界一流。
日本川崎重工公司领导人去年接受华尔街日报访问就直言,「自己和其它高速列车制造商,不认同中国大陆高铁宣称创造了自有技术的说法。」日本东海旅客铁道株式会社社长葛西敬之,过去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也说,中国大陆不断发展的高速铁路行业「窃取」外国技术,并在安全上大打折扣。铁道部顾问、院士王梦恕开朗地笑笑:他们(日本人)吃醋了。
温州火车相撞事件,引发外界再度关注中国高速铁路、动车组、讯号系统的安全。
百度网吧有消息指出,温州动车追尾事故24日举行的记者会中,因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的发言引起记者的愤怒,铁道部部长盛光祖更因会后从旁门熘走,遭到在场记者的群殴,目前该帖及相关微博已遭到部分删除,部分显示链接也被删除。王勇平说:追尾事故中,D3115上有558名乘客,D301上有1072名乘客。目前造成35人死亡,192人受伤,132人住院。事故具体原因还在调查分析中。有分析说,为什么死亡人数控制在36人以内?因为超过36人,市委书记这个级别的官员要撤职。来自救援二线工作者的信息称,绝对不止新闻联播里的41人。但是具体多少也不清楚,估计100个左右,因为「光我们单位就运送了20多具遗体」。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死难者遇难者名单何时公布?王勇平说,是时候会公布遇难者名单,一定会公布。
再看每年的春运,每次的春运都视为政治问题。因此,从成昆铁路到动车,从动车到高铁,再到温州事故的第二日(7月24日)中国四大官媒–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头版对“和谐号”事故只字不提,取而代之的报道都是中央军委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表明中国的铁路是政治问题,从来不是技术问题。让中国铁道部官员感到骄傲的是什么吗?是我们高铁的长度全世界排第一,我们高铁的速度全世界排第一。

骑车游多瑙河 (第八日) — 回家


今日我们要回家了。回家的路程尚有大约1300公里。但不用担心,今日的行动全部为“机械化部队“行动。9:00,我们预定的大巴士将来接我们回此行的起点站Schärding,然后取了自己的车带上两辆自行车一路行驶回家。
早餐后退了房,站在酒店的玻璃大门外等候预定的大巴士。没想到从酒店里冲出那两位来自德国Düsseldorf的夫妇,他们通过玻璃大门看到了我们要离开维也纳了,特地出来与我们辞别。那男的,再次对Henning竖起大拇指! 别了,亲爱的朋友。他们二位将在维也纳再停留三日,然后回家。
今日大风大雨,风吹得停放在露天的自行车都能倒地。9:00过后,大巴士来了。它拖着一辆专门运载自行车的拖车。司机说今日他开这样的车不容易,因为遇到风力大的侧风会有吹翻拖车的危险。
5个小时不到,我们在大雨中抵达Schärding。好在我们的行李包和骑行服都很专业,防风防雨。下了大巴士,推着满载行李包的自行车走到停车场,架好自行车运载架,一路向北,行驶回家。
次日凌晨3:30,我们抵达家中。
旅行就此结束了。
下一个自行车旅行项目会是什么呢?也许就是骑着山地车翻越阿尔卑斯山,从德国抵达意大利。

骑车游多瑙河 (第七日) — 抵达维也纳

维也纳是座大城市,进入维也纳之后我们在此行中首次启用了GPS导航器,以便我们顺利找到预定的维也纳展览馆酒店– Austria Trend Hotel Messe, Messestrasse 2 – Vienna。
有着高科技的帮助,我们仅用20多分钟便抵达了酒店。酒店开辟了地下车库中的第一和第二号停车位,专供自行车游客安全地停放自行车。我们的两辆自行车总价值将近1500欧元,每日是否能安全停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一程下榻的旅店都对自行车游客提供专门的服务,大则有自己的地下停车库,小则有家庭式的停车库,没有自己停车库的酒店则开启酒店内会议室供游客停放自行车,服务非常专业和周到。在美丽的风景线上进行自行车旅游,不仅可以做到真正的“深度游“,也不仅享受到了自由、阳光和空气,也锻炼了身体和意志,更符合现代的“减排二氧化碳“国际大趋势,奥地利全国对这种旅游方式因此特别受到欢迎和给予尊重。每日我们在客店早餐,都能见到许多身穿骑行服装和带着自行车头盔的游客。如果想更自由,可以不事先预定旅店,而是走到哪就住哪,沿途有许许多多提供给自行车背包客的宿店 — Radler Pension,单独一间双人床房,带淋浴和电视,每夜20 -30欧元不等。
进入了维也纳的酒店我们放弃了自行车,改为坐地铁游览维也纳。
此行是我和儿子第二次来到维也纳。维也纳对我们并不陌生。地铁从展览会乘到市政厅。维也纳市政厅恰逢国际电影节,广场上热闹非凡。我们买了巧克力和覆盆子莓两种法国摊饼(Créps)。

然后在维也纳大学门口乘上观光车兜了一圈。下了观光车又坐地铁到维也纳的Stephanplatz(斯蒂芬广场),步行到维也纳最老和最富有传统的老街之一Wollzeile逛街。在这条街上有许许多多传统老店。我和孩子特别喜好钻这种老街。
我们在著名的维也纳炸猪排店 — Figlmüller吃炸猪排(Wiener Schnitzel)。Figlmüsller在维也纳只有两家,我们去的这一家是发源地。该店还保留着历史传承下来的特色,绝对不会进行改头换面的现代化装修而失去传统。店家不大,两个进餐的房间大约共35平方米,加上向外走道方向搭建的大约15平方米玻璃房。我们进去的时候是15:00,正好是用餐的低峰时间,尽管如此还是座无虚席。趁两张饭桌换客人的时候,我拍摄了店面的照片,随后我们被招呼进去与另外不认识的四人拼桌坐在角落上的大桌上。16:00,待我们用餐完毕走出饭店,店门口已经开始排起了长龙,可以设想,待到真正用晚餐的18-20:00之间不知会有多少人排队。这里的“维也纳猪排“特点就是特别薄,其厚度大约是其它普通饭店和超市出售的1/4厚度。但薄而不减料,因此猪排的直径就特别大,其直径几乎是三把西餐叉的长度。初看起来我一人难于“消灭“这么大的炸猪排,但吃完之后才知消灭它还是很容易的,因为它特别的薄,也因薄而脆,这就是这家百年名店的产品特色。

维也纳传统的炸猪排店 Figlmüller


我们到古籍书店寻找和阅读几百前的德文古籍书籍。Henning捧着一本歌德与席勒通信集看的津津有味。我现在有点后悔,当时没有买下老p书店中的一本老书 –共产党宣言的诞生。

逛古籍书店


这条街上还有奥地利历史最悠久的茶叶进口商公司和商店。钻进一些老房子的大门,步入庭院,看这庭院内的机构不是律师事务所就是房地产中介商。一个大约40岁的女人正好推着她的自行车走出来,遇见我拍照忙说对不起,因为她抢了我的镜头。可我看到她便注视上她了,她的自行车头盔是圆形银色的,好像古时候罗马军队的头盔;她的服装是红色的连衫裙,下摆有几条飘带,骑在车上就像古时候罗马军队的将军骑着战马。美极了。
我们在这条街上的最后项目是坐在一家意大利冰激淋店的露天座位上,买了芒果/椰子/西番莲混合冰激淋后边吃边看美女。

骑车游多瑙河 (第六日) — 前往Tulln,续一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出了Wachau河谷,在前往Tulln的路上就失去了美感。接下来的一路50多公里路程野花遍地,蜜蜂和蝴蝶飞舞。尽管景色平平,但极度安宁。路上的骑车人忽然一下减少许多,有时数公里的路上就只有我们父子二人。我们边聊天边骑行。在这一程路途上我们经过一所关闭的核电站。现在这座核电站已经由核电改为了太阳能发电。1970年代,为了这所核电站究竟是关闭还是继续,奥地利政府让全民投票表决。时任奥地利总理Bruno Kreisky在全民表决结果为反对核电站的情况下进行辞职。
Tulln 我感到是一座不起眼的城市,我们进入了酒店就没再想出来逛逛。
明日我们还有40公里路程便抵达此行的终点站 — 维也纳。

骑车游多瑙河 (第六日) — 前往Tulln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这一日我们仍有大约76公里的路程,方能抵达下一站Tulln市。
从昨日经过的Melk古镇开始到前方的Krems,这一段大约30公里的路程是2000年列入世界遗产(世界文化是自然遗产)的多瑙河Wachau河谷。该地区拥有完整的自史前时期演化至今的各时期历史痕迹,拥有众多的历史古城和修道院。其中古镇Dürnstein(杜恩施泰恩)是当年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五世(Leopold V.)囚禁英格兰国王狮心理查德(Richard I)的地方。该地区还是奥地利重要的葡萄酒产区,拥有大量的葡萄种植园。
因为前两日的炎热和体力消耗,今日为了照顾小家伙,于是我们父子商定后决定前18公里搭乘多瑙河游轮(从Sptiz到Krems),后50多公里骑车。早餐后,与Spitz客店老板娘友好告别后,在他们的车库里取了自行车,便骑着下山了。Spitz也是一座古镇,道路是岩石铺地,我们捏着刹车颠簸着滑行到山下河边码头。这一带的码头除了停靠游轮外,还有连接南北两岸的渡轮。因为水流急,渡轮还需钢索和滚轮拴住,因此这里的渡轮德语名称为Rollfähre。
这一段路程我觉得最有趣的是途经一个古镇– Dürnstein。在这里河边的山顶上存在一所古堡废墟。英格兰国外狮心王里查德于1192年在此被当地的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五世囚禁。游轮上的广播用德语和英语分别解说道,狮心王的随从得知其主人将被奥地利公爵囚禁,便用英文唱歌的方式通过歌声报告给了狮心王。狮心王在此被囚禁数月后,由利奥波德五世接送给德皇亨利六世。亨利六世又将理查德囚禁了近两年的时间,直到1194年理查德宣誓称臣并缴纳了15万马克的巨额赎金后,才被释放。
游轮通过了Dürnstein之后,下一站经过另一个古镇Weißenkirchen(白教堂),终点站为Krems。
在Krems下船后,我们继续前行,此时离维也纳大约还有80-90公里路程。由此我们通过了多瑙河在奥地利境内的Wachau河谷。

图片来源 Bauer Karl

多瑙河在奥地利段的Wachau河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