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EC病毒来源和上海有机鸡毛菜的故事


农科院的一位所长不久前无论如何要见我。我们的相见地点便在双方的百忙之中安排在了上海的法国SIAL(食品和饮料)展览会上葡萄酒专馆内。
农科院引进巨资于明年将在光明乳业公司边上建造一所先进的利用奶牛牛粪发酵产生沼气的发电厂。发酵后的沼渣和沼液将用来就地种植生产上海人爱吃的鸡毛菜,有机种植。这样的沼气发电项目据宏伟规划,将在全国建造上百所。
这本是一件利好的事情,但由于国内这些年来连续发生的食品安全问题,再好的的蔬菜菜只要说是国产的,就没人相信其质量和安全性了。或许,我们换个角度来看问题,那就是这种即使是工业生产方式种植的有机鸡毛菜,如果不与外国搭边,就卖不出好价钱。
今年元月,我去了当地考察。但会谈中我悟出上海当地人死命捂住的一个问题,那就是项目资金还没有落实。他们告诉我,资金将来自德国政府KFW复兴银行的赠款。此话说与国内领导听会发生效应,但说与我听,自然就是在吹牛了。德国KFW复兴银行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而且德国的对华发展援助政策已经发生了改变,不再会有天上掉下馅饼的融资好事了,准确地说,德国KWF即使给予资金,那也是低息贷款,而且要有国内一系列的保障。
当时去考察,已经听说在上海要想吃安全放心的蔬菜,是要依靠一种“会员制“的。所谓“会员制“就是一年交纳一万元人民币的会费,方才有资格吃到安全的蔬菜。入会后,便有资格能够订购这种蔬菜了。订购后有服务人员送货上门。当时听着这种介绍的背景原因是,上海当地人想从德国一方得到合作。为便于让外方去相信项目将会是赢利的,于是便有了这种“制度“的产生和可行性介绍。听着很吃惊,社会上居然有这种制度。但转念一想,中央首长就是食着中央特供蔬菜基地种植的蔬菜,就连某地的海关,也建立了“海关特供蔬菜基地“。有特权的人享有的,有钱人自然也能享到。为吃安全蔬菜而产生的每年一万元人民币入门费不会是空穴来风。
话说回有机鸡毛菜, 为了使得将来吃鸡毛菜的人确信,他们吃的鸡毛菜的确是安全的,上海鸡毛菜就必须挂靠“外国制造“。这样,鸡毛菜不仅被人吃的放心,而且吃的人也觉得他掏出的钱值得。另外,可能还能在上海的郊区批到大片土地。于是,我便得到了这样一次约会谈项目的设想。说的具体一些,便是项目中将来的鸡毛菜是在占地6万平方米大棚内的复式高架上用沼渣种植用沼液浇灌的。这样的鸡毛菜不生长在上海的毒土中,也不受上海的毒水浇灌,但呼吸的还是上海空气。
今日,德国有专家说,现在在欧洲流行的肠出血大肠杆菌的病毒源可能来自沼气厂。在德国建造的越来越多的沼气厂恰是上述上海正在引进的。德国越来越多的蔬菜就是使用沼气发电后形成的沼渣培植的,这些沼渣直接运到田间替代化肥。今年春季德国北部雨水少,动物粪便发酵后的沼渣中不知有什么细菌来回结合交叉感染,生成了现在无药可治的病菌EHEC。带有病菌的蔬菜在没有经过完善的清洗后就上了吃生菜的德国人餐桌。专家们还说,如果EHEC病菌来源不能确认,则今后的夏季还会产生新型病菌。于是,全德国的沼气站都将进行全面的检查。
当然,这种说法还停留在猜测状态,有待进一步的验证。

Advertisements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