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 & 单车 (bett & bike)

从我的童年开始就喜欢骑自行车。那时住在西北最大城市的一处巨大的部队大院内,那大院对应于院外的西北环境来说那就是世外桃源和沙漠绿洲了。院内不仅成排的梧桐树绿树成荫,还有无数的玫瑰、石榴、桃花和腊梅,更有几处硕大的苹果园。姐姐有一次去果园摘野生荠菜,被看管果园的军犬咬住小腿。军犬就是军犬,不乱咬人,姐姐万幸没被狗咬伤 — 写到姐姐是要祝姐姐明日生日快乐!夏季快乐!

在那座巨大的大院内骑车是我的一个喜好。骑着父亲的“老坦克” — 28寸永久牌自行车,可是乐哉悠哉。有时单独骑,更多的时候是和小伙伴们一起骑。

40年过去了,我仍旧喜爱自行车。只不过是“水涨船高”,随着材料和科技的进步,随着自己年龄的增大,“老坦克”自行车在我眼里早已是废钢铁了。过去骑车是把自行车当作必要的交通工具;现在骑车是当作健身和享受空气和大自然的用具。当这个国家平均2人一辆汽车的时候,自行车在这个国度便成为了一种业余爱好。许多平时见不到停靠在路边街头的碳素跑车,在春天和夏天的时候,便被主人从地下室唤醒,开始疾驶在原野和道路上了。

这个国家还有一种机制,专门给热爱骑车旅行的人们提供宿夜 — bett and bike (床 & 自行车)。刚开始的时候,我误认为这种住宿的地方都很便宜,毕竟骑车旅行是私人旅行,不是商务旅行。但如果将这种 bett and bike 误解为给穷人们过夜的旅店就大错特错了。前几日,我们就在一家bett and bike旅店过夜,寻找到该地址时,我认为GPS误导了我们,这里怎么会是一家4****级酒店呢?左看右看,不会是其它的客店了,一定是这家,因为牌子明白无误地指示着Reception 由主门进入!

入店后,旅店后面是停车场,有固定在地面的自行车车架。为安全起见,0:00 – 6:00 停车场大门关闭。

骑车旅行途中投宿

上个周日,我带着孩子骑着各自的自行车抵达了北海边。长时间长距离的骑行并没有累倒我们,反而是长时间骑车而引起的臀部疼痛阻碍了孩子的继续前行。原计划我们可以骑行到当晚20–21:00,然后找一所住处住下。住所?对,不一定就是旅店,甚至在没有旅馆的情况下可以是海堤上一处小屋的屋檐下。因是复活节假日高峰,路途上连续打了几个预计当晚能到达的旅店,全都客满。
我与汉儿说,过去他的父母在德国还是自费留学生时,我们开着自己的第一辆车到异地旅游,我们不是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睡在车里,便是在农村小路上寻找挂出“ZIMMER FREI“(有空房)牌子的当地人家投宿。那时这种投宿一夜才30-40德国马克,包双份早餐。今晚我们也准备在没有旅店的情况下准备第二方案 — 寻找这样的当地人家。
我们沿着海堤继续一路北上,在经过下一个村庄时我们就离开海堤,进村去寻找这种人家。当行驶到Hedwigenkoog时,果然见路边人家有ZIMMER FREI的牌子。这个地方是德国地方行政最小的单位 — 德文为Gemeide,类似中国地方行政机构中的乡镇。于是我们走近这户人家,一位德国中年妇女笑脸相迎地从房子的后花园引了出来。她知道我们要投宿的意图后,反问我们是否仅仅住一夜。是的,她看我们这身行头,就知道我们是过一夜换一个地方的骑车旅行“背包客”。她告诉我们,很遗憾,她目前只出租给连续住几夜的来当地海滩度假的客人。我对孩子说,那么我们必须继续前行了。因为骑车太阳暴晒后脸色又黑又红的孩子显露出一脸的不高兴。那位妇人见了之后动了恻隐之心,询问孩子是否屁股很痛了。孩子嘟着嘴巴说是的。那妇人接着对我说,她今日开个例外,让我们住一夜,收费30欧元。她认为价格她开得比较高的,因为尽管我们只是一夜,她次日还需换洗床单被套和浴巾。但说明她不供应早餐。我们表示同意。于是,她引导我们入室查看房间。
妇人的房子是一栋红砖瓦房,2层楼。她住楼下,楼上出租。楼上只有一间卧室,外带一间淋浴房和一间卫生间。楼上的一条小而狭窄的走道她改装为供客人使用的厨房。
于是,我们便在此处的妇人家度过了一夜。

螺旋藻也含三聚氰胺

最近有5吨螺旋藻要运到德国,由中国医药公司负责出口。前日,他们通知我,中国CIQ(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上周发出了紧急通知 — 因中国向日本出口的螺旋藻发现三聚氰胺,上周中国停止了螺旋藻的出口。他们安慰我们,中国医药公司大,还是能出口,但需要配合政府多做检验,希望能够耐心等待,随时告知进展。

日本地震海啸引发核灾难,因螺旋藻含碘,能防核辐射(其实是保护甲状腺少受核污染),故大量出口日本。中国螺旋藻的价格因此也在两周内从每公斤5美元涨价到6美元之上。螺旋藻商家开始发日本核灾难之财。由此还不算,居然也在螺旋藻中加入了三聚氰胺。

中国总理温家宝最近表示:“中国近年来相继发生“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彩色馒头”等恶性食品安全事件,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温家宝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国民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温家宝同时表示,必须清醒看到,中国大陆改革开放30年来,文化建设特别是道德文化建设与经济发展相比,“仍然是一条短腿”。

前不久,报界报道,三名婴儿因喝散装牛奶而夭折。他们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散装牛奶有大批消费者的深层原因,最主要其实是价格。散装奶的主要消费者都是婴幼儿和个别老年人,青壮年在家中是享受不到这样的生活待遇的,虽然他们是家中的主要劳力人员,但家中喝牛奶的人要首先让给婴儿和老人。即使是散装牛奶,对他们来说是相当于奢侈品。

今天进口奶粉断货,国产奶粉涨价,都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不是为了寻找一种更安全更新鲜更有营养价值的替代品,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选择项。当年打工的父母唯一能买得起的是三鹿,三鹿奶粉在很多农村地区是在外打工的父母给孩子最好的,最高层次的爱的体现,是对孩子留守在家的一种补偿和赎罪。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就连一辈子也没有去过省城的爷爷奶奶,三聚氰胺也给了他们抱着孙子去大城市的理由。

可现在没有能买得起的了。他们虽然不知道CPI为何物,但是三鹿奶粉和三鹿奶粉的那个价钱都成了过去。他们早就知道散装牛奶的质量没有人检验、没有灭菌环节、售卖者健康状态无法确定等等。他们还知道牛奶里面添有防腐剂,稀释剂,以及外观类似的替代品。然而他们还是只能选择散装奶。这是当地经济发展的阶段决定的,是无奈的选择,更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但是,我们的社会还是没有给这些喝散装牛奶的婴儿以活下去的权利。

错爱不是一个错误

OPA说:“春天总是美好的,花粉过敏是暂时的。花粉过敏是因为树木的精子错爱上了你。”
“错爱”不是一个错误,而是一场经历,它错在了或者错过了时间,错在了空间或者错过了正确的空间,也错了/错过了对象。差了半步就是差了一辈子。
有什么样的爱能扛得住时间和空间的距离?

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储不是幸福

外汇储备每增加1美元,中国国内就相应地发行约6.5元人民币,向经济注入更多的货币。
中国外汇储备已经突破3万亿(兆)美元且势头不减,这更加助燃通胀、搅乱经济平衡,并给国家的货币管理者制造了很大麻烦。外汇储备超出需要,它正在损害经济,物价只会更加升涨。

Boys‘ Day & Girls‘ Day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每年4月份有一日是5-8年级的孩子走向社会的日子。这一日不是不上学,而是课堂设在了社会上。其目的是让孩子们了解社会上的职业工作,特别是女孩去体会男人们的职业,男孩去体验女人们的职业。这一日,女孩通常去的最典型德地方是工厂企业,男孩则去幼儿园当“孩子王”或者到养老院护理老人。这一日的几周前,孩子们就忙着在社会上申请一日的“工作职位”,各企业也有义务和责任接受孩子们的求职申请。工厂企业通常都会涉及到人身意外事故保险,因此工厂企业虽不一定对外招收孩子,但会收纳本企业员工的孩子。如果孩子实在申请不到一日的工作职位,则必须在网上下载全市统一的请假条,然后还需家长解释理由和签字。
我的孩子今年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并还带了学校里一位同班“死党”到具有整整160年的企业进行工作。
一共有6个孩子,两男四女,全部交给产品开发部的女同事统一带领,除了参观生产车间外,还学习研发和配制食品调料和花果花草茶。午餐,企业给孩子们提供免费午餐和饮料。
… …
一日的工作结束了,孩子带回家一大堆“战利品”。其中有他自己配制的
(1) “甜品水果沙拉”研磨瓶调料,起成分有芒果干、香蕉干、覆盆子霉、菠萝、草莓等复合莓天然香精、天然香草香精;
(2) „意大利面和比撒饼调味料”,其成分为典型的地中海沿岸地区特别是意大利的传统香草;
(3) 草莓-太妃-香草-火龙果配基础配方的花果茶;
(4) 有机“大学生食物” — 核桃、榛子、葡萄干等物混合的食品;
(5) 给兔子类家养宠物饲料 — 大葱、玉米、黄瓜、胡萝卜等混合料,可以与方便面的汤料媲美。
(6) 各种美味的香蕉干、苹果圈、香草荚等零食和烘焙食品
… …
琳琅满目地装了一个双肩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