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利比亚是否会有最终的损失?

昨日带孩子骑车数十公里,在野地里不用GPS、不分东南西北地转圈。回家的路上他骑不动了,我鼓励他说,你前面消耗的是卡路里,现在身体开始燃烧脂肪了,减肥开始了。他听着就来劲了,猛踩脚踏板,加速前行。到了家门口,他说再消耗下去就开始燃烧身体内的蛋白了。我开玩笑对他说:“你身体内脂肪够消耗一个月呢。”
今日早餐时我问儿子累不累。他说不累。下周他还要去攀缘。我说他尽快进联邦国防军吧,最好进野战部队去增强体能和体力。我顺口说道,老爸过去这个年龄感到与人打架最长体力。他说,他们学校是没有打架现象的,但边上另一所普通中学里有打架。他还说,大学里发来“民意测验”单,在他们遇到旁人打架时应该怎么做 — 逃离?参加进去打?还是,劝架? 我答:“你应该问大学的教授们,利比亚国家内不同的人在打架,联合国和北约是怎样处理的?” 他若有所思地笑了。我还告诉他,德国不随北约出兵去利比亚,是有损德国外交形象和背弃北约盟友的。而且,德国政府感到自己的确有所理亏,于是也在找梯子爬。德国外交部长昨日在议会辩论中振振有词地解释道,德国不出兵利比亚不等于将盟友至于危险境地而不管,而是德国去增兵阿富汗。这种用利比亚战争去换取阿富汗战争的外交政策真不知是如何想得出来的。
于是,牵涉到我的另外一个盘旋在脑海多日的想法:中国在利比亚究竟最后的损失将有多大?
因为近期职业的关系,我更关注对比欧洲和非洲、中国和非洲的贸易条款。即使在国际贸易界,国内会有绝大部分的行业人士不知道中国在世界上给予了31个特定国家最优惠的贸易待遇,即这31个国家的产品进入中国是零关税。我拿到这31个国家的清单后,看着很不舒服。如果你拿一个街道来比喻国际社会,街道中总有几个小混混,这31个国家偏偏都是国际社会上的“小混混”。中国出于战略意图,要包抄美国和西方国家在全世界的格局,就必须与这些被国际社会不认为是主流社会的国家打交道,并向他们施予好处。说的好听些就是支援这些“落后”“落伍”国家;说的战略上专业一些,那就是抄西方国家的后院,其策略和战略是正确的,但似乎没有足够的风险防范。这31个国家,非洲国家占多数。非洲中经济稍好一些的国家,例如南非共和国,都不在其中。自然,利比亚便在其中。
利比亚局势不稳定之后,中国撤侨大约3万5千人,其中绝大部份都是央企在利比亚的建设项目施工人员。数万人在利比亚施工,那么可想而知,中国在利比亚的投资有多大。
从察看到的资料来看,据有关方面估计,央企在利比亚投资方13家,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在利比亚有3个工程总承包项目,合同总额42.37亿美元,目前已完成6.86亿美元。其余只能因乱暂时停置,包括不能运走的全部原材料和和设备设施。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2007年进入利比亚从事工程承包项目,目前在施工程均为政府国民住宅项目,工程规模为2万套,累计合同额约合176亿元人民币,工期40个月,项目已完成工程量近半。此项投资不知最后能否收回。中国十五冶建设有限公司在利比亚承建了FWAM水泥厂和NALOUT水泥厂两个工程项目。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中建材国际装备有限公司,也于2009年10月28日在利比亚签署了日产4600吨熟料水泥厂土建和安装合同。该项目业主为ALHADENA国营公司,合同总金额逾1.5亿美元,承建方式为交钥匙工程。半途撤离,前途未卜,何时收回投资,尚在未知之数。2008年5月26日,中国建材才签署利比亚FWAM日产3000吨熟料总包合同,但是没想到出现动乱。葛洲坝公司在利比亚有7300套房建工程施工项目,合同金额约合55.4亿元。截至2月18日,累计完成合同工程量16.8%。中石油在利比亚的投资损失达到12 亿美元。此外,中水电、中冶金建筑,虽然大多没有拿出具体数字,恐怕在该13家央企海外投资总额中占据很大部分。他们的亏损已成定局。
现在,北约领导西方多国和阿拉伯盟军对利比亚进行军事打击。如果军事打击奏效,若干日子后,利比亚将是另外一种体制和一个全新的社会。作为“打下江山”的北约如何对待上述中国投资 — 拱手相让还是占为己有;作为利比亚新政府如何对待中国的投资 — 是继续承认还是与中国翻脸投入西方的怀抱,所以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Advertisements

凡是3月17日之后从亚洲发出的食品原材全部做核辐射检测

上周在国内,接公司通知,要提供日本核辐射对中国影响的报告,以便公司决定,今年是否还采购中国食品原材。
这一份报告责任重大。说有影响,全公司今年就不再采购来自中国的任何食品原材了;说没有影响,以后检测出来有核辐射,报告和我这个人都失去信用。
于是,带着一堆国内每日出版的报纸和储存在手提电脑中的剪贴新闻回到了公司。也就在重新进入办公室的这日,接到紧急通知,凡是3月17日之后自亚洲发出的食品原材一律要做核辐射检测。每项检测费用77欧元,抽样500克,检测时间需要7个工作日,使用仪器为德国基尔大学的检测仪。
以什么为检测标准和数值呢?德国的化验公司EUROFIN (欧陆坊)同时也制订出检测标准和参照数值。

佩服一位出租车司机

昨日去上海单车起点俱乐部,送我的出租车司机是一位善谈和不平凡的人。他听着我去的目的地,很吃惊,认为像我这样一个人还那么爱好自行车运动(其实我只是爱自行车),他说他就是骑不动车,但他善跑。他开一日出租车休息一日,休息天他经常长袍,随意一跑就是1万米,然后在公园里再翻20多个侧空翻、前空翻和后空翻,回家再左右手各一个25公斤的哑铃继续锻炼肌肉。他这一番话,令我的对他的吃惊程度超过了他对我热爱自行车的吃惊程度。我问他多大年龄了,他告诉我说他56岁了。这令我更吃惊。随后他还取出他在东北雪地仅穿游泳裤的照片,从裸露身体的部位来看,这位司机的确是炼过的。他告诉我说,他年轻时在上海的少体校里是体操运动员。
之后他与我开谈历史了。从1972年的上海公报、之前的中国乒乓球外交开始谈起,说没有毛泽东与外国建交,何谈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否则,你就是开放了,外国也没人理睬你,人家不与你玩。然后谈改革,谈天安门广场事件,谈现在的北非和阿拉伯国家的“革命”。随后话锋一转谈到现在当官的是没有一个干净的。之后他发表一个论点,为何毛泽东说文化大革命每隔7、8年来一次。如果真是那样,新权贵推翻旧权贵,一轮一轮地轮番来,也就是共产党在没有其它党外监督机制的自我监督,哪能发生现在的腐败,谁敢腐败,7、8年后就是死刑。他哀叹道,只不过是毛泽东被下面的人左右了,文化大革命搞偏了,其结果并不是毛泽东的初衷。
最令我吃惊的是,他就此中国权贵的特点,继续往前谈,从秦始皇开始,谈项羽刘邦,论隋阳帝,评李自成手下大将,一直谈到蒋介石。他自己也说,很多人都会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而已,可是他能出书,但他的书目前是不会被出版的,未出便遭禁。
无论他的思想是否正确合理,但有这种思想,佩服!佩服!

无法在大自然中骑车就是没有生活质量

一本来自德国的《Mountain Bike》杂志居然成了我在国内的精神支柱,不论是睡觉前,还是在飞机火车上,我都会翻看几页那些精致昂贵的山地车,个个都是艺术品,也代表着最先进的材料和科技,价格当然不菲,能上这份杂志的山地车售价通常在2999–5999欧元。翻看这本杂志还有一个原因,在一片一片灰色高楼灰色高架路集中的城市呆久了,不仅仅是一座城市如此,而是我此行所到的所有城市都如此,安静下来的时候,才真能体会,无法在大自然中骑车就是没有生活质量,甚至没有生活的动力。我又想念我那辆CUBE山地车了,一旦手握住了车把,就会有一种冲锋的冲动。
孩子的15天德文日记中有13篇是写当日的吃,有时跟着一天吃两顿餐馆。孩子在日记中写着 中国=Das Reich der Mitte = Das Reich des Essen’s (中国=中心的帝国=吃的帝国)。
时间很短暂,逝去地也很快。欢乐的时光更觉短暂,想留在故乡的时光同样短暂。

防核辐射,全国抢光食盐,而这里却有盐

前晚,老羊在上海的一家医院等朋友打点滴,想到我了,随意拨打我的中国手机号码,居然通了,他很吃惊和很高兴。我当时呢,已经躺在北京的睡床上了。他告诉我,上海市场上盐都被抢购完了,商场都没盐卖了。
次日,我走访北京的两位朋友,期间他们也说北京市场上也没盐了。其中一位朋友来自浙江义乌,谈着谈着,他的手机收到来自浙江的短消息 — 浙江义乌市场上也都没盐了。
究其原因是日本核电站爆炸,中国民众传说碘盐中的碘能抗核辐射。于是,全国发生抢购碘盐的现象,导致凡盐必买。
周五的晚上,在上海与两位舅舅家成员晚餐,餐桌上一道菜遍铺一层厚厚的盐。我们戏说,剩菜可以不打包,这剩盐必须打包回家。
晚上,德国朋友林问我盐的情况,发来一段话,如下:
随着“豆你玩”“蒜你狠”“苹什么”“糖高宗”……之后!“盐王爷”终于来了。叫外卖:送份卤肉饭。饭店:不放盐的15元,放盐的30元,双份加盐的50元,特别推出“齁死你”超值碘盐防辐射皇家尊贵卤肉饭套餐,只需98元,送一瓶碘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