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突尼斯难民引起的回忆

突尼斯这几日内有大约15 000名难民渡海涌向意大利的岛屿。电视采访中显示有些会说英语的突尼斯青年登陆意大利后很兴奋,其中一个说到,他就读无线电专业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因此想闯一闯西欧大陆。还有被采访者被问到,到达意大利后怎样设想未来。基本上都很迷茫,有些认为找意大利人结婚,有些人认为在意大利找工作。意大利政府可是忙坏了,要收留那么多的北非难民可是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意大利政府转向布鲁塞尔,寻求欧盟的帮助。意大利认为,北非难民如潮水般涌入意大利不仅仅是意大利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整个欧盟的事情。欧盟今日下午决定,立即首批拨款1亿欧元援助意大利。欧盟想避免继续发生的北非难民潮,如果以两日涌入1万5千人的速度,将会发生难民灾难。
这个事情令我想到17-20年前的往事。我第一认识的中国难民是阿红。那时,一所教会需要中文翻译,找到了我。我与两名教会里的人搭乘轻轨去郊区一所“难民营”。还会走人阿红的住房,便从敞开的窗口看见一位中国女性坐在双人床的上铺。她脸色忧郁,双目无神。我一眼就认为,她就是阿红。从后来的谈话中我得知,阿红其实并不算政治难民。她有她的苦处。她是从浙江出发,翻山越岭经过缅甸,逃出了亚洲。在捷克进入德国的边境时,运送他们的卡车被德国警察截住,当她从打开的卡车门看到警察的直升飞机时,吓摊了。
后来,又通过当时的全德学联执行主席认识了“智”。“智”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政治难民。
当初的中国同学,也是保持到现在的好朋友吴也不知通过什么途经,1990年代初期居然成为了德国一所法院的中文翻译。法院要审理判决某个来自中国的避难申请者,需要中文翻译。有几次,吴去做翻译,回来告诉我,当日的翻译他无法胜任,因为中国同胞不会说普通话。他们说的方言,吴听不懂,因为无法“胜任”。当初,凡是面对中国女性申请避难者,我们听到的故事都是相同的,计划生育!村里的干部带着民兵来逮捕她们。于是,她们出逃。故事听多了,而且都是千篇一律,我们都知道,假的!她们/他们并不是政治难民,而是中国的经济难民,是想试试自己的运气而逃出中国。
最后的几年,陆续又遇见东北来的难民。他们说得很直接,告诉我们,在东北下岗,日子没法过了。与其在国内无法过日子,不如听了人家说外国如何好而到西方来试试。如果在西方也不好过,反正在哪都是不好过,不如出来试试。

Advertisements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