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华为公司伦敦送礼

中国华为公司最近在西方因为一些已知原因而“名气很响”,我两年前曾使用News 24新闻公司的上网卡,可免费上网察看N24的滚动新闻,其USB棒硬件就是华为公司的。连我的小儿子都会说什么什么硬件是HUAWEI的(他说不出华为这两个汉字)。
下一届奥运会将在伦敦举行。伦敦地铁与法国巴黎地铁一样,都有百年的年龄。伦敦更是全世界第一个开通地铁的城市。由于伦敦地价昂贵,老城区街道狭窄,因此地铁成为了伦敦人们出行的主要工具。去年我们全家住在伦敦时,由于停车位奇缺和昂贵,我们的汽车停在了住处的河对岸,出门总是搭乘地铁。来往于住处和市中心的地铁车辆都是1975年出厂的,我都惊叹有着这样年龄的地铁车辆居然都还在继续使用。
有着这种年久历史的伦敦地铁大部分都还没有接通手机网络。华为公司看着这个现状和伦敦将举办奥运的机会,向英国送出一个大礼包 — 主动提出出资5千万英镑(相当于5亿元人民币),为伦敦地铁铺设手机通讯网络。
可伦敦却没有接受这个“大礼包”。理由有多种原因。第一,出于情报和国家安全因素,英国政府警惕中国公司;第二,英国反恐组织不赞成在地铁内开通手机网络,地铁中开通手机网络会给恐怖分子提供机会。这两个因素的第一个很好理解;可第二个却给我带来反思。

北非(利比亚)联想

利比亚的街头传出一阵一阵的哀嚎,这种消息一直揪着心。街头横躺着被卡扎非军队打死人的尸体,死者的家属无法上去抬回尸体,因为不知藏在何处的政府狙击手会对来抬尸体的人再开枪。死者的家属只能眼看着尸体发出哀嚎。
卡扎非本周二发表电视讲话,证实他说的话:“我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果然,利比亚的局势证实他的确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在他的电视讲话中,他指责反政府示威者是“叛徒“和“病态的人“,并呼吁他的同胞在周三走上街头,保卫他这位“革命领袖“。卡扎菲说,他宁愿像一个“殉道者“那样死去,也不会离开利比亚。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讲话中,卡扎菲还表示,目前他尚未动用军队镇压抗议,他要求反政府力量“放下武器“,否则将发生一场“血战“,就像“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上那样“。他还补充说:“在坦克前面的那些人被碾碎了,中国的统一比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些人更重要。““向天安门广场派坦克,是为了应对(示威者)。这不是玩笑。我会尽一切手段保障我的国家不被分裂。“
他的讲话“令人震惊”,表示他在向人民宣战,向全世界宣战。本周,欧盟首先对利比亚政府做出了制裁:武器禁运、禁止现政府人及其家属在欧盟入境、冻结现政府人及其家属在海外的财产(银行帐户)。随后,美国和联合国都做出了制裁。
卡扎非要打开国家军队的军火库,将枪支弹药分发给支持他的人们,让这些人拿起武器为他战斗。这种情况对我们过来的中国人不陌生,中共搞的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鼓励和怂恿不同派别的人民“武斗”。
由于利比亚的局势恶化,本周汽油价格狂乱飑升。除了北非已经向距离最近的西欧国家意大利产生的难民潮外,汽油价格的飑升是最直接地体现 — 北非局势的变更直接影响西方的大生活,也会影响全世界人的生活。燃油价格的飑升也同时意味着全世界的运输成本会提升,物价会因此上涨。
前日,利比亚长驻联合国的大使向记者发言时失态了,他情不自禁地双眼泪水横飞,他说到,他的国家正在流血,希望这种局面迅速得到阻止。他还说,追求自由本就不是罪。
听完他的话,我想起10多年前我的一个西德同事HELLMUTH对我说的一番话。当时由于西德去统一东德,西德及西德人民要做出巨大的经济利益牺牲。西德的老百姓不乏唉声怨道。HELLMUTH怼我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东德人民承担希特勒的罪行远比西德人民严重得多。东德人民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长达40年生活在苏联和共产主义的统治下,过着远比西德人民贫穷和灾难的生活。那么,为何两个德国统一了,西德人民不做出一些牺牲去为为自己受灾受难的东德人弥补一些呢。我当时实在佩服HELLMUTH有这般的觉悟和情操。10多年过去了,至今我仍然和HELLMUTH保持着友谊。
北非人民追求自由也没有错,石油/物价上升也是我们要为北非人民做出的一些小小的牺牲。

Geocaching am Sonntag / 周日继续户外活动–地谜藏宝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周日,晴,摄氏零下3度。父子二人骑车半日,在寒冷“中探宝”。虽然是摄氏零下三度,但因为晴日当空,野外不乏长跑、骑车、骑马和散步遛狗的人们。最令我羡慕的是三男,穿戴专业,一袭黑色骑车运动服和黑白色相间的头盔,分别骑着山地车疾驶,远远地便听到风声和轮胎滚动的声音—-“嗡嗡嗡”象一群蜜蜂飞来。
第一个“宝藏”在山脚下小路边的断木旁寻到;
第二个“宝藏”在沼泽地的小路边,GPS引导到准确的地方 — 一条小溪,但没有找到;
第三个“宝藏”在森林边废弃的小屋废墟墙角下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