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德国朋友谈上海生活

教会朋友VERENA,约摸30多岁,是北欧一家著名家具公司的会计。她隔两周到四周之间都会来我家作客聊天。这次她带来她的一位朋友,之所以带来是那位朋友有着上海工作和生活的背景。那位朋友目前是趁圣诞元旦回德休整之际还留在此地,不久她又将再去上海工作。
自己出生和成长于上海,上海的生活和生活环境并不陌生,而且还有着习以为常和不足为奇的感觉。可从一位去上海工作和生活的德国人去听上海,则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现在是冬季冰封大地的时节,她说2010-2011这个冬季是她在上海的第一个冬季,上海的冬季实在是冷。她说的冷凡是在上海和来自的我们都知道,那不是说气温很低,而是室内室外几乎同一个温度的冷。她说,在上海的办公室里没有暖气,而都是开着空调吹着热风。她不明白,既然上海有真正的冬季气温,为何房屋却都没有安装暖气设施。在办公室内虽是温暖如春,可到走廊里的卫生间可就是完全另外一种室温了。她站起身用身体的姿势形容去卫生间方便一下的时候是要不停地跳跃,因为冷,因为卫生间室温太低。她说在卫生间是不可能“大工作”,只能“小工作”,太冷了。
德国朋友的描述没错。除了卫生间室温等同室外室温外,坐便器上的板更是冰冷的,一坐上去需要有心理准备。上海的百姓家里自然也有办法对付,那就是在坐便器的半上再套一圈纺织物。那德国朋友受中国同事之邀去中国人家作客,便看到这种特殊装备,具有中国特色,很可爱,但她同样认为这种东西很私密,因为卫生因素只能自己用,不适合共用卫生间。
另外,她还谈到上海的物价 — 太贵了,是德国的几倍。为何几倍呢?不解。她解释说她因为担心中国茶里农药残留太严重,因此都是买进口的日本绿茶。如果要在中国保持这样的生活质量,食进口食品,喝进口茶和饮料,那开销当然是德国的数倍了。
她住在上海的瑞金二路,她也感叹那里的房价比德国城市的房价更贵。她在上海的一个朋友同样来自德国,住在瑞金二路附近的旧中国留下的西式小洋房。小洋房内房间的地板仍然是当时的原物,她们非常感叹那样的高质量地板和那样的住房。洋房内也有壁炉,但它早已几十年没有使用过了。那德国人想着上海的冬季冷而屋内又没有暖气,想将壁炉重新恢复使用。可打听下来要捅开已经封闭的烟囱成本巨大,于是放弃了使用壁炉的想法。那种旧式洋房受当时的材料和技术条件限制,房子的隔音隔热效果是很差的。1970-1980年代我们自己家就在上海住着类似的住房,那种房子的窗户是钢窗,铸钢的,窗的把手是铜质的。那种窗几乎就是不隔音的。于是,那德国人不得已在钢窗内层再加做了一层窗,隔音和隔热的效果就显著增加了。她们感叹,上海那么多好的老建筑为何不去维修翻新,而去建造现在的那一大堆毫无文化底蕴的高楼大厦。

Advertisements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