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忘不了Bernd那一瞬间痛苦无奈的眼神

上海,金山区,高速公路上。我们看到前方的行车道上横卧着一个刚被车撞倒的人,他穿着色彩醒目的道路施工人员工作服。Bernd询问:“前方是否横卧着一个人?”。似乎是,但不能确定。前方不远行驶的车辆在减速绕开那横卧车道的身躯,也许他已经死亡,也许还存一丝气息。我多么希望那仅仅是两至三个红白相间的临时隔离车道的锥形物。我们的车驶近了,可清晰地看清,那的确是一个人。Bernd皱着眉头,摇着头,痛苦地闭上眼睛,他问道:“为何就没人停车报警或者施救?!”
在德国,凡是学驾驶执照的人都必须经过红十字会的急救培训。法律也规定,凡是第一到达车祸的人必须施救和报警,如果离开现场必受法律制裁。我让陪同我们的本地官员迅速报警。他掏出手机,但转念一想,告诉我:“如果我用我的手机报警,警察会反而怀疑我们的车撞了那人。” 载着我们去金山赶赴若干个投资公司会议的车没有停下,也没有报警… …
当日这个事件始终徘徊在我的脑海中,开会都集中不了精神。会议中,东道主介绍,这位是中国10个经营管理大师之一(原上海汽车工业界著名的人物,上海市劳动模范,优秀党员…),那位是政协委员… … 围绕着会议桌十多个人,可我根本记不清他们的名字。
此次上海之行最终成为了我的噩梦。我永远忘不了Bernd那一瞬间痛苦无奈的眼神。我们是罪人,因为我们没有在现场施救。
夜晚,在台湾的好友YCC安慰我:“哥,那就是我们的华人世界。有时,我们是那么无奈,也需要勇气。”

Advertisements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