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晨 — 探雪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今冬的第一场雪。室外气温摄氏零下2.5度。晨起,见白色树林,兴起,穿戴完毕,外出,入森林,探雪骑行8公里。

Advertisements

圣诞市场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

        尽管德国内政部发出过恐怖分子可能于11月底在德国制造恐怖事件,也因此有猜测,恐怖分子可能会袭击圣诞市场或者进行足球比赛的体育场,但是,今日圣诞节之前倒计数的第一个周末,圣诞市场仍旧热闹非凡,熙熙攘攘。

        含本周末在内,四天我陪伴Henning,带他买冬季的衣服,逛圣诞市场买零食。天空飘着零星的雪花,这是2010-2011年冬季的第一场雪。过去的19年,我的工作地点离开圣诞市场不远,可那时除了午餐时间到圣诞市场买炸马铃薯饼之外,并没有特别的想逛圣诞市场的念头。今年,工作地点远离了圣诞市场,却特别想再来看看。今日傍晚,仍旧在老地方买了炸马铃薯。看着这个东西,就想起过去曾与Johannes及“小企鹅”一起拿这零食当午餐,人去景仍在。如今,一个远去了南非;另一个在家当了妈妈 … ….

       回家的路上看到车库前的圣诞树又竖立了起来,雪地中它披着灯,年年岁岁在这个时候准时“到来”。

骑车的历史

        从爸爸拖车式骑车,到现在配备着GPS和现代化头盔 … …

上海大火问责 别拿几名民工来充数

         去年年底俄罗斯“瘸腿马”夜总会的那场造成125人死亡的火灾,直接导致了俄罗斯彼尔姆边疆区政府宣布集体辞职。首先,在彼尔姆市长被解除职务的同时,为保证调查的客观公正,俄罗斯还对该边疆区的多名相关部长勒令停职。这还不算完,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后,便迅速严厉追究了消防监管等部门的玩忽职守和不作为,并彻查了官员腐败等问题。总之,一把大火“烧掉”了一批官帽。

         在上海的11月15日28层楼的火灾中,除了控制那几名所谓“无证”电焊农民工等相关嫌疑人之外,迄今还没有一个官员站出来承担责任。《中国青年报》今日的社论文章说,这场惨剧再次验证了“人祸”猛于虎的道理,必须举一反三,痛定思痛,绝不能再因为疏忽预防和问责不得力,而付出血的代价了。特别是,应该防止以往问责过程中那种“以经济赔偿代替行政责任,以行政问责代替刑事问责”的传统作法;也要防止那种“牺牲我一个,保护一大群”的“替罪羊式”问责;以及那种一旦事过境迁便束之高阁,不伤毫毛的“走过场式”问责。只有这样,才能给那些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一个交待,给全社会一个交待。

        新华社近日向全国媒体播发的长篇通讯《大火中的人性光辉》,这篇通讯让人“心里多少感到有点不是滋味”。在这个时候发出这样的新闻,难免有把“悲剧转化为喜剧”的意图。悲剧就是悲剧,再怎么去深挖其中的“闪光点”,悲剧也不可能转化为喜剧。

        直至11月18日,火灾现场数百米外的道路仍由警方把守,并用铁栏杆将大楼和民众隔离,媒体人员经批准才可以进入。《新京报》、《中国日报》、路透社及一家上海媒体的记者共四人,17号下午到上海徐汇区龙华殡仪馆,准备采访前来认尸的遇难者家属,遭保安扣留在殡仪馆约一小时,并要求写保证书,保证不报道任何负面消息。

农药残留 — 后院起火

        现在我工作的一大部分内容就是把住中国食品/农副产品进入欧盟市场的安全 — 农药残留+重金属+黄曲霉毒素,不断地等Eurofin(欧陆坊),Sofia等的化验报告。最近观望的是一些给英国国家马术运动队的喂马的中草药及其提取物,如药草徐长卿。

        工作的过程中深知国内农药的超标和使用禁用农药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却不料自家后院起火。

       昨日,孩子的外祖母家保姆买来青菜,炒熟后放在饭桌上。外祖母晚上回家打开房门还尚未开灯的第一眼便看到黑暗中饭桌上有荧光闪烁。她好生奇怪。随即打开电灯,发现却是桌上已经冷却的青菜发出荧光 … … 很可能就是青菜叶子上含有大量的含磷农药!

        我今日听着这件事情,无言 … … 除了担忧,就是气愤和无奈。自己太渺小了。虽然能管住一小部分进入欧盟市场特别是德国市场的中国农产品和草药的安全,但却管不了产地的那一边,甚至管不了自己的家人食品安全。

        在中国,中央领导有特供中央的蔬菜基地,省领导同样也有本省的特供蔬菜基地,明显的,他们吃的不是农药超标的蔬菜。“逃避政治责任,只保自身安全”。

周末 OPA谈圣马丁节

         上周四是11月11日,在中国人们谈这日是“光棍节”。而在德国,这一日便不是那么调侃了 — 这一日在德国为聖瑪爾定節(St. Martin’s Day)也譯為聖馬丁節。从这一日开始德国人便进入圣诞节的“预热活动”了。       

        OPA 周日网上聊天时说到波恩那里MinNing的住处的后面就有两座圣马丁教堂。他问他的外孙(我的儿子)11月11日的晚上是否参加“灯笼节”。他的外孙在幼儿园和小学期间,都会参加11月11日的“灯笼节”,但对已经进入中学三年级的孩子来说,就不会参加了。“灯笼节”主要还是小小孩的节日。每到这一日的晚上,德国的孩子们就会打着纸糊的灯笼在小学校园里集合,集体“游街”。游行队伍的前面有穿着制服的大孩子们乐队奏着音乐,小小孩们打着灯笼随着队伍游行,警察在游行队伍的前后执行开路和断后 — 这就是传统的“圣马丁节游街”。

       传说中,瑪尔定(316-397)是四世紀初的一名前羅馬軍人,因為認為當軍人與自己的信仰衝突而退伍轉而隱修,並在多年後被推選為都爾的主教。關於他最著名的傳說是他還在軍隊中時,在一次的暴風雪時割下自己一半的衣袍和一名乞丐分享,以免穿破衣的乞丐被凍死,而在該則傳說中該乞丐後來被發現是耶穌的化身。

             相傳他於11月11日病逝,後來更被天主教列為聖人,因此11月11日被天主教作為聖瑪爾定的慶日,衍生為聖瑪爾定節。重要的宗教改革者馬丁· 路德因為是在11月11日受洗,因此被命名為馬丁,這天也被德國的新教徒一起慶祝。

        此外,据称公元四世纪,圣马丁还建立了欧洲第一个基督教修道院。当代德国,了解这段历史的人越来越少了。但圣马丁节游行的习俗保留至今:孩子们提着自制的灯笼走街串巷,唱着与圣马丁有关的歌曲。

下雨的周日

          周日,雨。冷湿的周日只能在室内活动了。这些日子她母亲很忙,昨日说是国内教育学家来讲课,下周四还说全德华文教育教师集中在柏林听课三日。周末的两日孩子与我共度休闲和愉快的周末。

        吃罢早餐,小儿又开始动手做蛋糕了。他自从能亲手自制蛋糕后,就再也不要吃“工业蛋糕”了。所谓“工业蛋糕”就是食品厂大量制作而后在超市的冷冻柜内出售的蛋糕。

        今日他做一个长形的可可粉蛋糕。借着老爸工作条件之光,还有专业的烘焙调味料放进蛋糕原料内,那香料闻起来有小豆蔻和陈皮的香味,将人立即牵到圣诞节特有的意境中。

       将蛋糕放进烘箱后5分钟,满房间便充满着浓郁的香味。此时,他就做坐在厨房的餐桌上,就着烘箱取暖,享受着香料散出的甜蜜香味,打开苹果mac手提电脑,重新打开他的地理课作业 — PowerPoint 多媒体幻灯文件<<欧盟的形成>>。

        下午,我们父子去体育馆打球。

Diese Diashow benötigt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