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击狗

一条黄色的狗跳进湖水里戏水。正在附件游荡的天鹅看见了,游向黄狗。

天鹅的嘴里同时发出“赫”“赫”“赫”的恐吓声。

 

黄狗开始向岸上爬,但在水中它的动作显得不便。

天鹅继续靠近,除了嘴里不断发出恐吓声,还张开双翅,以显得自己高大。

 

天鹅与黄狗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天鹅的嘴里发出恐吓声越来越急促,翅膀开始拍动,上身挺起。

 

黄狗性急之中有点慌乱,失去了陆地上的敏捷,它还没有爬上岸。天鹅恶狠狠地用翅膀拍打黄狗。

最终,黄狗在“汪,汪”叫了几声后,手忙脚乱地爬上了岸。

儿子的电子图

 
 
        儿子所在的学校班级,中学前两年的观察期马上就要结束了。观察期顾名思义,是观察,是小学升入今后能够就读本科大学的文理中学之后的观察。有观察就有结果,他所在班级的结果是30人中淘汰7人。德国的中小学教育也是残酷的,小学读完大约只有1/4 — 1/3 的学生能够升入今后能够就读大学的文理高中。升入文理中学的前两年是观察期,观察期结束又淘汰大约1/4的学生。再过两年,要升入文理中学的高级阶段前,又要淘汰一批学生。
       他所在的班级淘汰的学生中有三个女生是班级里唯一最早从双肩背书包换为单肩背侉包的同学。她们三在被老师对每个学生宣布观察期结果后哭着回到同学之中的。谁都不会去问其他人的结果,但谁哭了,自然向大家宣布了再过两个月要向大家告别了。我还是很喜欢其中一个叫JULIA (朱丽叶) 的女生,她对我儿子也不错,有很多可笑可爱的事情。她如果告别了,我觉得挺遗憾的。她可是班级上的一个金发小美女。
       也有好的消息。另外一个希腊裔的深色头发小美女CHANTAL获得了德奥两国12岁级别的美术比赛第一名。她的美术作品被送去参加全欧美术比赛。CHANTAL的愿望是,将来去巴黎罗浮宫边上的美术学校学校。如果她在全欧美术比赛再获奖,也许会加速她去巴黎的梦想,那么她也就很快会在班级告别了。今后,欧洲会出一个画家,而她曾经与我的HENNING是同班同学。
       我的小子没有艺术细胞,艺术课中的美术成绩很差。因为有榜样CHANTAL的激励,最近他也不断作画。昨日公布出来的照片中,他有两张还是拿着NITENDO(任天堂)的 DSI XL 在操作的照片。他不是在玩电子游戏,而是与我骑车途中趁我们停车拍照的机会,他在对着油菜花地用NINTENDO画图,自然画出的就是电子图了。本文的两幅插图就是他的“作品”之一。

周五下午,结束工作之后的优哉游哉

      周五,办公室的工作结束得早。今日晴天,气温摄氏21度,又是降临节来临之际,在这样的环境下,似乎人人都心情好极了,不管是相识还是不认识的人相遇,都会说“长周末愉快!降临节愉快!”

       … … 打开私人计算机,收到“向荣”给我的留言:“世博园区,东热西冷,上头出了好主义,浦西盖满15个城市实建区,可以换沙特馆,或者奥大利亚馆,优先参观卷。太好了!这是上层领导有点水平,如果法院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候,也这样集市广宜,不搞一言堂的话,中国的佘样林,赵作海案件就不会出现,实际上反腐昌敛,要从法官开始!这样再继续和谐个20多年稳定再稳定,老百姓口袋里钱多了,国家才正正强大了!个人意见仅供参考!呵呵! ”

        对“向荣”留言中的两个话题,我想用以下另外两个片段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一下:

        第一:《南德意志报》披露,世博会德国馆负责人史密茨(Dietmar Schmitz)向上海世博会中方组织者致信投诉。史密茨在信中说,他亲眼目睹,德国馆的工作人员不得不忍受观众的无礼行为,其中包括“侮辱性言辞和身体攻击”。在世博会期间负责德国馆事务的史密茨是德国联邦经济部官员。史密茨向《南德意志报》解释说,在德国馆前排队的观众,曾因为等候时间长达几小时,便高声向德国馆呼喊“纳粹、纳粹”。史密茨向上海世博会主办方要求增加保安人员。世博会瑞士馆人员也称,在瑞士馆前排队的观众中也发生打斗和辱骂瑞士馆中国工作人员的情况。

       第二:赵作海案件现在在国内媒体大肆报道。为何掀起如此狂涛巨浪,首先是这个案件太离奇;其次,太杯具;再其次,对社会和政府不满。赵作海在摧毁民众的什么呢?

        11年里,带着本不属于自己的罪过,赵作海决定认命,在监狱里努力改造,并一再立功,他的刑罚也从死缓到无期,四年后又从无期改为有期徒刑20年。从来没有奢望上诉。直到被释放的前夜,面对司法人员的询问,他也不敢说自己没有杀人。被开释后,他只是说自己憎恨曾经把自己屈打成招的警员,自己并不在乎赔多少钱,赔偿问题完全听从上级的安排。也就是说:在赵作海的内心深处,宛如杨乃武和小白菜一样,能够像比中头彩那样平反昭雪,多亏了父母官的圣明,而不是法治的公正和尊严。

        赵作海是一个典型的底层民众的标本。

        如果真的希望自己的国家成为一个富强、民主、公平、正义的大国的话,这个社会首先的功课是留住底层民众内心这样的火光,形成对公权力有效的约束机制,建立真正符合法治社会要求的司法审判机制,完善我们的司法纠错机制,使人民享受到尊严和幸福之前,先真正免于恐惧。

        在中国,建立公民对法治的信任很难,但摧毁却只需要一个赵作海就够了。

       话题又沉重了。“小木”一个月前曾说,看我的博客是一种享受。其实,是否是“享受”,还是“被我拖累心情”,那就看每个人的见解了。我还是想让看这篇文的人心情享受一下。那么,就要回到本文的开端处。

        那么好的天气和长周末,不去享受一下大自然就是自己虐待自己了。因此,在与JACKY聊完一些工作问题后,我带着我的小家伙又跨上各自的自行车出外兜风拍照。以下是今日采风的照片,以颐一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