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儿的今日

         汉儿13:30 放学到家,与我一起午餐,吃意大利空心粉,番茄酱+奶酪,两人吃一包面。我喝绿茶,他喝香蕉+苹果与牛奶现打的饮料。

 
         今日他没有课外作业。
 
         下午他照常玩2个小时的电脑和上网看科普知识视频,在聊天视频的镜头前向外祖母外祖父露个面。16 — 17:00 ,他与我出去到森林里骑车,穿行5公里。今日气温比较低,大约5-8摄氏度,冷风飕飕,很少有人骑车、散步、遛狗、骑马,但长跑的人依然有。天刚下过雨,因此花粉不飘扬,空气带着春天植物的味道,清凉,清新,我的眼睛鼻子没有花粉的干扰。遗憾的是又没有在森林里看到野生的袍子。
 
         骑车回来后我做晚餐,烧米饭,用西餐沙拉菜中的熟食鸡肉条和一根大葱及两根胡萝卜一起炒。再炒四个鸡蛋,配两根小葱。调料用胡椒和香芹,同时告诉他一些天然调料品的知识 (我的一部分职业内容) 。他今日吃晚饭不就着电视机边吃边看,而是与爸爸一起坐在厨房餐桌旁,边吃边聊天。我开一瓶啤酒,他喝橙汁。饭后不吃甜食,尽管冰箱里有他喜欢吃的甜食。
 
         晚餐后,他先整理好书包,取出今日的课本,放入明日上课要用的课本。然后,他照例上楼做他的事情和看电脑视频新闻。
         20:00, 我用计算机收看一下数码电视新闻,再上网听上海东广电台和中央电台节目,全部是歌颂政府和军队如何救青海地震灾民的朗读。那些朗读很做作。此时已经是北京时间4月21日(周三)凌晨,已经进入预定的全国青海地震哀悼日。
 
         21:00,他自觉关毕计算机,下楼去卫生间洗澡,刷牙。此时他想起要明日带一节5号电池去换教室里的挂钟电池。我进入卫生间一看,他脱下的衣服裤子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洗衣机上。他问我何时开洗衣机,他要洗他换下的衣物。
 
         21:50,他关灯睡觉。睡前他对我说,爸爸,如果你去出差了,他一个人能独立生活。我赞成,只要给他备足生活食品和饮用水及饮料,就没有问题了。
Advertisements

上海世博:如果脸和尊严都丢了… … 那就支付版权费给日本人吧

BBC日本特约记者:

       日本歌星冈本真夜的事务所周一(4月19日)晚向日本各传媒发送了有冈本签名的传真,表示同意上海世博会申请使用冈本旧曲作为世博曲《2010等你来》的曲调。传真引述冈本的感想说:“能够有机会为世界瞩目的上海世博盛典协力,真是非常好的事,感到光荣。” 冈本事务所说,他们与上海世博会将继续讨论版权费。上海世博歌曲抄袭事件令上海颜面受损。

       我认为,上海当局应该当断就断,不用再重新启用<<2010 等你来>>主题歌曲。脸已经丢了,尊严还是可以挽住的。如果脸和尊严都丢了… … 那就支付版权费给日本人吧。
       偷盗者不知是属于道德层面的问题,还是归入“国家利益”刑法问题。
       上海当局不知歌曲偷盗而来,尚可“情有可原”,“主犯”毕竟还是国内的作曲者;当局也是“受害者”之一。但如果是知道了偷盗,再付钱给物品的主人,在世博会这个层面,则就不是赔偿和先偷后买的涵义,而是尊严层面的问题了。
       北京奥运,在全人类面前小姑娘的<<歌唱祖国>>搞假唱;上海世博主题曲又是偷盗而来。今日还是有火山灰,尽管浓度不大,空气中还有大量的花粉,还是戴个口罩出门吧 — 遮脸!

如果5万人在机场“宿营”

    冰岛火山的爆发、火山灰的漂移,导致欧洲航空全线瘫痪。如果5万人在机场宿营… …

 

各大机场搭起了备用的行军床和帐篷,供滞留机场的旅客宿营。

 
旅客们除了等待,等待,还是等待 … … 
 

平日繁忙的机场 Check in 大厅这几日空空如也

航班起飞的信息牌索性没有内容显示

火车,大巴士陆地旅行挤爆了。有人要搭轿车去巴黎。

 
图片来源:德国<<商报>> (Handelsblatt)

男人为何要走在女人左侧

        昨晚辅导孩子中文,今日上午辅导他世界历史中的希腊历史。辅导他中文真是头大 (因为教材不合适,内容充满着国内意识形态),但是一种义务;辅导他世界历史,是与他的一种讨论,对自己也是一种学习。现在不能辅导他的课程就是拉丁文了。再下去,各种语言课(德语,英语,拉丁文,西班牙文,法文) 除了中文,估计全部要他反过来教我和辅导我了。

       前日与他说起拉丁文,突然觉得学习古典西文能够培养他优雅的风度,尚且不说是绅士风度吧。例如,他告诉我学习了拉丁文才知道为何男人要走在同行女人的左侧。男人走在女人到左侧,是一种风度。为何呢?因为古时候男人都佩戴剑,如果男人走在女人右侧的时候,需要拔剑时,剑鞘随着摆动会撞击到左侧的女人。
       他还说,当然会有例外。例如,两人走在一道狭窄的道路上时,男人要走在街道有车辆行进(当时是马车)的一侧,那时就不一定是男人走在女人的左侧了,而是要保护女人不受车辆的冲撞。我与他说,如果今后他与女友过马路,也要走在能够保护女友不被来车撞到的一侧。
       他还说,男女双方走进电梯时,因为电梯有坠落的危险,因此男人要先走进电梯,此时而不是女士优先。出电梯则是女人先走出,道理也是危险留给男人。
       逐渐地,真希望孩子成为一个举止优雅的男子汉。

“中国老爸”&“德国少年”

        对我4月14日有关爱情诗的博客日记,朋友柔妈来函写到:
 
“汉的老爸: 
       你太有才了,你的公子似乎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你的情素,而是更加趋向了德国式的爱情观。相对来说,传统国学情怀颇深的你,有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可以想象你宽容而略显无奈的样子。
       不过让我更加感兴趣的是,德国的学校为什么要让一个12岁的孩子写关于爱情的文章,是为了让他们经历或是在经历之前打个预防针吗?我觉得有些许的困惑,不太明白这个教育理念的背后的期望是什么?
    虽然我有时也会与孩子说及关于爱情的话题,因为现在的电视让我们无法回避这个事实,但孩子不太清楚,有时不明白为什么相爱的人会是因为各式各样的现状而被迫分离,或是为什么明明结婚了却不相爱,总是在吵架。而从前我一直跟她说到小朋友父母离婚只是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不再是好朋友了,可她通过电视知道,原来离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会让小朋友很可怜的。有时对于这种问题,我真是无法去解释。
       你啊,继续你的中国国文情结,儿子成为一个正宗的德国少年,我在你们的交流中受益,多好的一种组合,哈哈。 
       我也是希望我的孩子慢慢长大,能够领略不同国家的传统文化,但是千万别丢了祖宗的东西,但仿佛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  我答回柔妈:
 
        “德国少年不是也有<<少年维特的烦恼>>吗?歌德的这本名著流传全世界,德国少年可不是我儿子这样的,德国少年的情素难道不是更甚吗。
         不过呢,我倒是觉得,德国学校和社会对孩子的教育是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点。
         汉他们小学4年级就学人体了,特别是男孩学女孩的生理现象,女孩学男孩的生理现象,各自还要用图画来表示异性的特点。诸如月经,排卵,受精,生命的产生等 — 小学4年级,唯一没有学的或者还不属于学校课本教的,那就是男孩的精子如何进入女孩的身体内。这种生理知识和事情在国内学校是禁区,国内家长也也不教自己的孩子。
         同样,他们对生与死的教育也比我们提前许多。我常想,我们自己都没有学过如何面对死亡,面对家庭成员的死亡。这些我们都没有学过,只是直到家里死人了,痛哭流涕,不知所措,无法去正视。而且,我们都还没有宗教信仰,都怕死,医院也怕把病人的实际病情告诉病人本人。
         的确,中西方教育有很多的不同。”

火山灰云

黑云压城城欲摧

        今日天空的白云很奇怪,不是洁白的水蒸气。今日德国民航所有航线的60%给予取消,因为天空中有这些浓厚的“云彩”。这些白云是冰岛火车爆发而冲天而起的火山灰。

       火山灰从昨日开始影响到北欧,今日影响到北德,现在中午时分已经飘到德国中部地区。因为高空漂浮的火山灰会损坏飞机,今早汉堡、柏林、杜塞耳多夫等位于德国北部机场的航线取消。中午不到的时分,法兰克福机场航班也取消。

        造成欧洲国际民航严重受阻的原因,首先在于火山灰含有一种特殊的硅。这种硅熔点在1200摄氏度,相当于民航常用的航空内燃机燃烧室里的温度。熔化了的硅会形成玻璃状薄膜,粘在发动机叶片和燃烧室内壁上,造成空气流动受阻,导致发动机停转。其次,现在升腾的火山灰中间含氧量很低,不利于飞机内燃机助燃,这也会造成内燃机功能严重受阻,形成安全隐患。

       与此同时,火山灰在高空中与飞机接触,会粘合空气中的悬浮颗粒,形成类似砂纸一样的摩擦层。飞机高速与这样的摩擦层摩擦,铝钛表层极为容易受到损坏。考虑到上述原因,国际民航标准规定:遇有类似火山爆发时,国际民航必须按照所谓安全应急预案,及时关闭受影响的机场。法兰克福机场现在启动的预案就规定,必须保持零起降。

男子汉是摔打出来的

      “我真是气死了!马文(中文译音)明日必须给我20欧元。”儿子汉昨日放学回来走进家门对我大声发着牢骚。我问:“怎么回事?”“他把我的眼镜盒搞坏了。”昨日体育课前,马文见他的体育用品包被扔到远处,马文认为是路易干的,于是去打路易。没有防备的路易被马文摔倒了,重重地摔在了汉的包上,而汉的包里放着他心爱的S’Oliver眼镜盒。
       汉的好朋友之一 — 马特 — 冲进他们二人之间,劝架。
       我说眼镜盒我有的是。汉接着说,他可不要那么老式的。我心想不妙,相比他的S’Oliver,我的所有眼镜盒都属于老式的。
       路易是一个长着一双忧郁大眼的高挑身材美少年,我一直认为,他长大后是一个美男子。经常听到他与矮小的土耳其裔男同学唉康(中文译音)课间摔打比赛。一旦某个被摔倒在地,一群男孩一拥而上压在他们的身上。女同学们见着都尖叫着逃离现场。上周,因为他们两个又在课间休息时摔打比赛,把个可怜的拉费叶(译音) 重重地摔倒在桌角上而被送进医院住了两日,拉费页是当场痛地大哭。经常我也想,男子汉就是要这样在小时候摔打出来。
       我问汉,你参与不参与摔打,他说他通常就在旁边观望。他做给我看他的观望姿势,表情看起来还停忧虑的。
       汉告诉我,他在班级里有一项是很出名的。那就是,当女同学要弄他生气的时候,他一个耳朵进另一个耳朵出,随便女同学如何花费口舌都动不了他。而当男同学惹他的时候,他就摆出双拳,做出“战斗”准备的姿势。此时,他不用去打,而是好朋友路易冲上去帮他打对方。
       晚上,我帮汉修复了他的眼镜盒,他眉笑眼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