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飞

   冬末,带着一个崭新的食品安全工作项目又飞临巴伐利亚。从空中俯视,巴伐利亚的大地一片白雪皑皑,但森林树木的树俏因为地表气温回升,已经没有了积雪。于是,俯瞰大地就好像一副白纸上的铅笔画,黑白相间。
      
汉莎航空公司4000多名飞行员周一开始罢工。周一的晚上,汉莎航空公司将其飞行员告上了劳动法庭。汉莎航空公司一日有15万乘客,罢工一日,汉莎公司便
会损失5000万欧元的营业收入。尽管周一的晚上,法兰克福劳动法庭的一位女法官禁止了罢工行为,周二即使全体飞行员复工,但还是有60%的班机因来不及
准备起飞而给予了取消。
       对汉莎飞行员罢工的预告我在周六/周日便做出了反应,将汉莎班机更改到不罢工的柏林航空公司。于是,我的全部旅程便得到了保障。
        由于德国最大的航空公司飞行员罢工,慕尼黑机场大厅今日出奇的宁静,人影稀疏,边防警察似乎都因为无聊而进入了半睡眠状态。偌大的机场如果不是因为还有灯光照明,感觉就是一座死城。
        因为罢工,两家航空公司的转机时间交错,今日有特长的时间等待转机—6个小时。走进BUSINESS LOUNGE开始进行六个小时的时间/精力消耗战,同样大吃一惊,LOUNGE空空如也… …





英国学生来访

http://www.gymnasium-heidberg.de/2010/02/besuch-der-norwich-school/

       2010年2月15日,星期一,6年级的部分学生接待了在威廉和路西两位老师带领下来自英国NORWICH学校的学生。
       NORWICH学校是一座位于英国东南部NOWICH的私人男孩学校。英国学校来汉堡的目的是锻炼他们的德语。英国学校网页: http://www.norwich-school.org.uk/
 
       Am Montag, den 15. Februar 2010 trafen sich Schülerinnen und Schüler des 6. Klassen und Schüler der Norwich School mit ihren Lehrern William Crosdon und Lucy Evans zu einem bunten Nachmittag. Die Norwich School ist eine private Jungenschule aus Norwich in Südostengland. Die englischen Schüler hielten sich während der Woche in Hamburg auf, um ihr Deutsch zu trainieren und der Nachmittag an unserer Schule bot ihnen dazu eine gute Gelegenheit. Bei Kuchen und Getränken tauschten sich die Schüler über ihre Hobbies aus, malten Bilder und spielten gemeinsam. Der Nachmittag bleibt allen in guter Erinnerung. Wir freuen uns auf den Besuch der Norwich School im nächsten Jahr!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2月12日,温总理在2010年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表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重温他2009年春节团拜会的讲话,已有“‘民惟邦本,本固邦宁’,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的大段言说,换言之,“幸福”并非其今年讲话的看点和亮点。

       唯有“尊严”二字,为政府第一次提出,当视为胡温新政的又一理念,向人民的庄严承诺,一字千钧,光彩夺目。

       尽管这一进步姗姗来迟,并且来之不易,当然值得称许,但也不无遗憾。因为他说的只是“民生”的“尊严”,即物质生活不再窘迫,而且,通篇不见民主与法治的论说——而他去年的讲话,还言及了诸如“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等。

        没有文明的政治,严格的法治,高尚的道德,“尊严”无异于水中月雾中花,可望而不可即 —— 但既提出,终究可期,应予肯定。

        不必讳言,尊严是权贵的专利,不属于穷人,他们永远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一群,所谓“礼不下庶人”是也。再说,对于饥寒交迫之人来说,尊严价值多少钱一斤?它既当不了饭吃,也代不了衣穿,还是活命要紧。这些也是“普世”的道理,古今中外,包括西方发达国家,都概莫能外——“尊严”该不会也被官学一分为二为“无产阶级的尊严”与“资产阶级的尊严”了吧。

       有世界名著巴尔扎克的《悲惨世界》为证:

       芳汀为给女儿治病,先是变卖了家具衣服头发牙齿,最后卖身沦落风尘,被有钱人玩弄并骂为婊子还被关押,人活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更能说明问题的还是在采石场像牲畜一样服役的冉阿让,也只有发迹并当上市长之后,才受人尊敬——说明中国俗谚“人敬有,狗咬丑”,也“普适”法兰西。

       至于中国,自古以来,虽不乏“不食嗟来之食”,以及安贫乐道视富贵如浮云的贫者,但前者难免被施舍者讥为装孙子“穷横”,后者则或被世俗的偏见疑为聊以自慰,仍然是尊严不保。

       是故,中国古代就有“仓廪足,知礼仪”也才“知廉耻”即今之“有尊严”之说。从这个角度看,发展的确是硬道理,解决13亿人温饱并奔小康,确实是执政的第一要务,也是十分棘手的难题,况且是在金融危机阴霾未除的庚寅虎年。

       总理所说“我们所做的一切”,的确该做。

       接下来的问题是,衣食足,并且先富起来了,是否就有尊严?

      未必。

       在官本位的中国,“只富不贵”的暴发户,并没有多少尊严可言,一如欧洲当初新兴的资产阶级,尽管富有,却进不了贵族圈子。因此,不仅“学而优则仕” 被认同为价值取向,并且派生出“富而贿则仕”,成为一些富人参政的不二法门,就连“黑社会”也得寻求官家“保护伞”的庇护,才能得以自保并掠夺攫取更大利益,而权与力与利之逐级递增的官场规则,更是导致买官鬻爵腐败的要因。

       还有,缺乏民主和法治的社会,即使是“既富且贵”甚至权倾一时者,一旦失势,则尊严扫地,甚至身家性命不保,国家主席刘少奇等开国元勋惨遭迫害的冤案,正是因此酿成的悲剧。

       更重要的是,“尊严”乃是人人都渴望被他人尊敬尊重尊崇的天性。但是,拥有权力,地位,名望,财富,并不等于拥有尊严,曾经令人“敬畏”的“尊严” 之被唾弃,网上对名人、对“人物”的鄙夷讽刺与嘲笑,都印证了这一常识——这也是没尊严的百姓,恶心有尊严的权贵,令他们大失颜面的最后办法。

       同样,在自己的祖国都得不到尊严的臣民,走到哪里都不会被世人尊重,这或许就是海外华人饱受白眼,因此比国内同胞更加爱国的原因?

       还是《悲惨世界》,冉阿让“他死了,但他活过”——他的晚年,没有爱因斯坦说的“猪栏理想”,而是默默地为他人活着,他活得尊严。

       就连反面人物沙威警长,也是尊严地活着,并且尊严地死去。

       这就是中西方文化传统的差异,世界观与价值观的不同。

      “尊严”一词,“尊”为主、“严”为从,不“尊”则无从有、也无以为“严”。据《说文解字》,“尊”本酒器,同“贵贱”本指货物价值的高低、后引申为人之地位的高低一样,而引申为“尊卑”。此义今犹是也,《新华词典》“尊严”之两解——“尊贵庄严”与“可尊敬的身份或地位”,就都是相对于“卑”字而言。

        “尊”之被引申为“尊卑”,乃是上古社会等级制度的反映与认同,可谓源远流长,后又经儒家“尊卑有序上智下愚君子小人”之论的竭力鼓吹,被权力拿来作为天经地义否则天诛地灭的信条愚民,构成中国皇权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之一,与西方“人人生而平等”的世界观大相径庭相形见绌自惭形秽。

        人人生而平等,乃是人的自然权利。要求一切平等,既是无理,也不可能。

但在法律面前,必须人人平等;做人的权力和人格,也必须得到尊重。

让人民活得尊严,需要做两方面的努力。

保护救助弱势群体,是政府义不容辞的义务。在这方面,尽管废除了收容遣返制度,关爱浪迹氓流等,值得称述,但需要制止和改进之处尤多,诸如野蛮强拆民房,城管暴力行政,围追堵截上访,逼供刑讯犯人,维护司法公正,等等,这些还只是择当前之要者。

从社会角度而言,公众当祛除“气人有,笑人无”的卑劣心态,持有恻隐之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对弱者多些关爱,多些宽容,多些尊重,起码让他们感到世道人心有救。

        最后要说的是,60年来,不断开展的政治运动,无一不是对尊严的残暴践踏。

         但举国上下对此有多少反省与反思?

        一个缺乏忏悔精神,没有赎罪意识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

       当前,各地官逼民反的群体事件接连不断,乃是暴政“暴民”文革打砸抢烧杀的余风——一个连生命和财产都保障不了的社会,活得尊严可谓任重道远,谈何容易。

       往事既不堪回首,前途亦不堪瞻念。

       大过年的,不合时宜之话还是打住吧。

(高人/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领事馆内

        昨日去中国驻本地的总领事馆取证件。

        站在我边上的一个看起来是学生的中国女孩,她刚取出新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她左右手各持新老护照在对照登记内容,满脸的疑惑。她问我,老护照是否要与新护照一起配用。我出自有过类似经验,告诉她剪去右上角的护照(旧护照)已经无效了,但出于保险起见,国际旅行时最好带上新护照,特别是进出中国国境时。她说新领的护照内没有国内身份证号码,而旧护照里有。她说问一下玻璃墙里面的使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答道:“我们这里发的护照怎么能有国内身份证号码。你去将居留转换到新护照上,旧护照就没有用处了,当作一个纪念品吧。以后如果你加入德国国籍时要上交有效护照,老护照他们不收,就留着纪念吧。”
        我一听,此话出自中华人民共和国领事馆人员?直言快语!我一阵猛摇头,走出了领事馆大院。

温家宝:春节致词

        “让每个劳动者各尽所能,各得其所… …  使人民群众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 … 让每个孩子都能上学、上好学… …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今日年三十,向所有正直辛劳的国人拜祝新年!希望个人尊严和幸福早日到来。

春节回家也有“恐归族”

            明天是中国农历除夕,是中国的人春节前夜。

         还记得去年春节前,老花与我说不想回老家,问其原因,我琢磨到,她属于春节恐归族一员。

       《南方都市报》的女记者李思磐,近日在《东方早报》评论版上发表一篇文章,名字叫《恐归族的乡关何处》。

        在回家过年,和家人长辈团聚的时候说“恐归”,似乎有些煞风景。其实不然,李思磐文章道出了不少人心中的“乡愁”。文章一开头,李思磐说,也许“恐归”的人中间,有些人的别扭是跟我一样的。

       人没回去,家里亲戚邻里都打听明白了,谁坐飞机,谁挤火车,谁开小车,清清楚楚。我有个朋友跟老婆放狠话:今年再不拍板买车,他就没脸从广州回县城过年了。大家见面,长辈们念叨谁谁谁家孩子混得好。

       譬如一个朋友刚考进中直机关做公务员,从北京回到市里,回家就是市府专车接送;老家的兄弟升官也快,在镇上传为美谈。

        市府干什么,我们平民百姓可以不在乎;可是,除了市府的逻辑,我还真没看见民间有啥独特的价值取向。乡亲们见面,无非攀比谁挣得多,谁住了大房,谁当了科级处级,谁帮老家人在外摆平了多少事。人情往来,在乡土社会很自然,但就看这非逼你衣锦还乡不可的架势,往来之间的品质确实值得怀疑。

       有没有挣钱、升职、买房或者结婚,是很个人的事;但一个春节回家,就好像一次阅兵,个人社会资本的综合实力一目了然。你必须接受检阅,就好像年年一次的摸底考试,必须排名——因为这里的人认得你祖宗八代。

        当然,这并非老家独有的问题,这是现在中国人社会的主流价值:幸福或成功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人上之人,有一堆可以拿出来攀比或彰表的业绩。

真实的事情

我们单位有个男孩子是南京人,比我大一岁,找个mm, 80后的,上了快10年大学了还没毕业。
男孩4年大学毕业开始上班,汉堡一个窝,老婆大学在杜塞一个窝,他一个人养。
还要每个月两个人火车来回看望老婆还要买名牌服装,化妆品。
老婆到汉堡来探望他,他得事先大扫除,下班回家给在家上一天网的老婆烧饭。因为老婆说没兴趣烧饭。
老婆成天在网上团购什么东西,转帐后,东西一律送汉堡他的窝,因为杜塞学生宿舍收东西不方便。
他每天下班都能收到各类包裹。
有一天他问我,昨天回家有一个包裹,打开一看,就是一瓶水。发票75欧元。他问我为啥一瓶水要卖75欧元。
我问了一下详情,告诉他,是sisly的爽肤水,所以那么贵。
我跟他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他看到马路上小姑娘穿那种爱斯基摩人的靴子,我就问他,有没有看到他老婆穿,他很肯定地告诉我,肯定有。我就告诉他,那靴子200多欧元,澳大利亚牌子,UGG的。

德国有本土品牌起码便宜一半
 但是上海mm怎么肯呢,一定要原产地的
 去年这个男孩会上海出差,他们俩领了证还没办过酒。
 男孩一个人回去,丈母娘提出让他见一下家长。找了个饭店,请上一桌亲戚,让他出现一下,当然也要买单。
 来了七大姑八大姨。
 他小心翼翼吃好饭,买好单,丈母娘开口了:“ 现在上海结婚没有房子要被人家笑死的。我跟你爸已经退休了,没啥能力了,估计帮不到你。但是我们经常在外面兜,看到有套房子不错。你看看是不是买下来?”
我同学欣然愿意听一下,丈母娘狮子大开口,400万一套。

男孩子算了一下,首付30% 120万,他自己这些年开销那么大,一个人养两个人,哪里拿得出来。
 就算把南京的爹妈掏空,想办法付个首期, 以后一个月还要还2000欧元一个月。那他们家闺女在德国只能喝西北风了。
 男孩子工作也就三五年,收入再高税后能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