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CATEYE单车LED车灯不亮了 – Vinergy 电池 !!!

        今日又是晴天,没有运动就好像人一天没有吃饭,总觉得当日少干了什么事情。于是,傍晚回到住处,虽是天已黑尽,但还是从地下室推出自行车,一身黑色紧身短打行头外套上羽绒背心,脚踝套上莹光反光套又出外兜风去了。

       今日气温并不低,零上4度。但刚骑行50米,品牌为日本著名的CATEYE(猫眼) LED前照灯亮度暗淡了下来。速度表显示到达8公里处,前照灯完全不亮了。在此地,自行车夜晚行车要有前后反光灯板和前白后红安全灯是交通法规规定,而我的自行车前照灯偏偏半途中完全熄灭了。因为自行车是跑车,不同于正常的城市街道自行车,所以没有车载自行发电的装置,只能放慢速度,祈祷不要遇到巡逻的警车,否则还会被警察拦下,“被教训”一通。
       回到家中,卸下前照灯带回换电池,一摸塑料灯壳,冰冷冰冷。坐下后,拆下盖板,取出2节AA电池,电池同样是冰冷冰冷。无意中慢慢地捂热电池,无意中又装回LED车灯内,结果,灯照亮不误。CATEYE 的LED车灯产品介绍说该车灯长亮照明时间达200小时,闪烁照明时间达300小时。我的车灯今年入冬合计照明时间也没有2个小时。原来不是电池没电,而是电池受冷不送电了。查看电池上的生产地和生产厂家,是MADE IN CHINA 中国制造,CHUNG PAK (松柏,香港)品牌 — VINERGY。这电池,害人不浅!如果我今晚因为这两节小小电池在零上4 度就不工作的情况下而出了车祸 … …  当晚,通过网络查找到该公司广东工厂和香港总部,便向其发出投诉邮件。
        吃完晚饭,索性换上两节 MADE IN EU (欧洲制造) 的电池,明日再试试看结果如何。电池,这种简单产品,现在要买到德国制造或者日本制造,已经无望了。

打工妹 – Factory Girls

   

 
      这本书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张彤禾出版的第一本书,和《中国的不良制造》、《中国价格》一样,也取材于中国南方的制造业。但是,《中国的不良制造》从工厂和进口商的角度揭秘行业潜规则,《中国价格》在宏观层面分析提炼,阐述观点,而《打工妹》则着重讲述人生足迹,精神和心理历程。

        张彤禾刚开始是作为《华尔街邮报》驻华记者的身份去接触、了解“打工妹”这个庞大、年轻的群体,为《华尔街邮报》读者采写中国南方制造业中心的劳工的故事。书成之后她辞去这个工作,回到美国科罗拉多州。

       她开始为《华尔街邮报》做记者的时候,最开始考虑的是关于中国南方工厂的民工已经有过哪些报导。她注意到一点,就是基本上所有这方面的报道注意力都集中在最糟糕的事情上,比如虐待工人、劳动条件恶劣、工伤事故致残等等。

       她觉得,站在一个从乡村移居到沿海开放城市谋生、闯荡的年轻人的角度来看,外出打工可能并不像媒体描述的那样凄惨可怕。所以我想从农民工的角度来观察打工经历。又因为我自己是个女性,觉得跟工厂的年轻女工有一种自然的联系。这对记者来说非常重要。另外,她还猜想,从乡村到工厂,这个过程可能对这些女工来说还伴随着或许是她们生活中最重大的情感和精神的转变,是一次从传统到现代的精神旅程。她想了解她们的这个旅程,想了解她们富有戏剧性的生活体验。

       但是,她绝对不会说,哦,打工妹太幸运了,生活太美好了。读者可以在书中看到,她们活得很艰辛,不光是工厂条件艰苦,初来乍到找到第一份工,往往是个很糟糕的工厂,工资低,时间长,老板不守规矩,玩忽职守,等等。其次,不光是劳动环境艰苦,这些女工的心理压力也很大,要挣钱糊口,要尽快学很多东西,要在芸芸众生中出人头地,不能拉在后面被人遗忘。因此,她不会说她们运气好,但她会说她们遇到了好的机会,她们抓住了这个机会,而且决心坚定地要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她也不觉得西方很多人认为这些打工女幸运。实际上很多人认为广东的打工女基本上就是奴工,是受害者。但作者她自己觉得打工妹们她们不这么看自己。所以她决定写这本书。

       她写的两个女工中年龄较大的吴春明经常问她跟男朋友的关系问题,也告诉作者她自己感情生活上的遭遇和感受,打工妹们都抱怨各自的母亲老是催促结婚,等等,虽然她和她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有人批评说作者在书中把这些女工的私人生活都暴露给读者,是一种间接的剥削、利用,作者和打工妹的关系是不平等的,对作者描写的女工感到不公平。但作者却不这么认为。她说,我和她们是朋友。

       另外,作者还想描述一下东莞这个城市。她觉得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许多人不知道这一点。她在美国和中国的朋友大部分都去过东莞,他们都说那个城市很糟糕,只不过是个又大又乱的工业城市,污染严重,奇怪我怎么能忍受这么个地方。她明白他们的意思,但同时坚信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这里是当代中国的一个社会实验室,各种各样离奇的事都会在这里发生。所以,这本书有几个章节专门描写东莞。这个奇特的小世界在某种程度上折射了中国社会。其中一个现象就是人们通过看书、找老师和其他各种方式来自我提高。这里也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有儒家思想也有美国洛克菲勒成功之道。她在一章里详细描写了东莞打工族找对象约会的场景。约会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现象,它是西方引进的。那么,农村来的打工妹打工仔怎么约会呢?这个过程非常有意思,有时很滑稽。所以,这本书可以说是两个女工的生活和情感旅程的纪录,背景是一个杂乱无章的中国城市肖像。

       作者觉得西方人渴望了解普通中国人是怎么生活的。西方人听到的大多是关于中国的领导人、政治、大公司、大富豪、中国的经济,等等。可她觉得许多人真正想了解的是日常生活的状态、细节、其中的幽默。

        人们总以为政治新闻最难采写,普通的消息容易写,她不同意这种说法。对于一个在中国的记者,通常那些政治新闻来得很容易,持不同政见的人总是希望表达他们的观点,发出他们的声音,他们对西方媒体也非常了解,希望世界关注他们所从事的事业。而普通老百姓是需要你花时间去接触、了解,赢得信任的,因为他们通常都在为生活忙碌,也不太理解你为什么跟他们来往。坦率地说,你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实际利益,因为他们不同于从事政治或环保或什么事业的人,你采写他们和他们所作的可以引起外界关注,或许能改善他们的处境,获得某种保护什么的。普通人跟这些没关系。所以,写普通人,你一个外国记者必须先赢得他们的信任,让他们理解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全球化是这本书的大背景。这本书讲述的是,人们从封闭的农村来到大城市,接触到现代观念、现代事物和全球经济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我相信读者会知道,这本书里讲的是美国的超市、商场里卖的鞋、包、时装的故事,但我希望把焦点放在这些商品的制造者本人,他们的生活,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作者不希望花太多篇幅来挖掘、提炼这些故事的意义,分析这些故事跟全球化的联系,或者你作为消费者应该做些什么。这些都是很好的题目,但那种书不是作者想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