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大臣者,欲为国家有所尽力

   “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李之历聘欧洲也,至德见前宰相俾斯麦,叩之曰,为大臣者,欲为国家有所尽力,而满廷意见,与己不合,群掣其肘,于此而欲行厥志,其道何由?”
       

Advertisements

参观俾斯麦博物馆

        前些日子研究德意志帝国成立时的“皇帝宣言”油画。唯一幸存二次世界大战大火的第三幅画现存于俾斯麦博物馆。今日,烟雨迷蒙中去参拜俾斯麦陵墓、博物馆和基金会。
        俾斯麦的墓地和博物馆处在北德一个小村庄Friedrichsruh,地处萨克森森林绿茵之中。普法战争(普鲁士 – 法国)胜利和德意志帝国建立后,因俾斯麦建勋立业,贡献卓著,德意志帝国的第一任皇帝威廉一世将萨克森森林这一片他作为劳恩堡(Lauenburg)公爵的属地赠送给了俾斯麦。从德意志帝国总理官位退位后的俾斯麦便在此处生活、养老,直到1898年7月30日死亡。俾斯麦生前要求不葬在柏林,而选择了这一地方入土为安。
        好在这片地方离我现在的住处并不太远,30公里路程,穿越北德平原的田野森林,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便在烟雨朦胧中抵达俾斯麦博物馆。此处一片寂静,德意志帝国的首任“铁血宰相”和他的夫人便长眠在脚下不远处的土地下。至今,俾斯麦的后人们还生活在这里。在俾斯麦附近还建有一座战争纪念碑,以纪念1941年5月在与英军的海战中沉没的“俾斯麦号”战舰上的2103名德军战士。村庄火车站的原建筑现为“俾斯麦基金会”。
        一踏进博物馆大门,和气的管理员十分的热情友好,看着她优雅端庄的面容(与俾斯麦相像之处)我不禁想到,她是否就是俾斯麦后代中的一员呢。
        刚走入博物馆的一号房间,就看到不远处走道尽头的墙上挂着的前几日研究的油画。这幅油画与历史上在法国凡尔塞宫举行的德意志帝国成立时的皇帝宣言仪式有细节上的出入,因此,受俾斯麦迷后代的“汉宁外公”影响,今日特地带着汉宁来亲眼目睹凝视这幅油画。
        对中国人来说,对俾斯麦的兴趣自然摆脱不了大清帝国宰相李鸿章远道而来拜访退休生活中的俾斯麦,寻求中国走向强盛之路。
 
  
俾斯麦博物馆
 
 
 
前几日研究的<<皇帝宣言>> 油画 (第三幅)
 
 

1896年李鸿章参拜俾斯麦时的留言

 
     
                                              慈僖赠送的象牙雕刻

骑着我的“马”去看马

        H.X. 表弟今日与J 谈论是 VW GOLF 6 还是 GOLF GTi。于是,他们谈到我,说我开车已经没了激情。也的确,开了几乎20年的车,其中8-10年的是自动档车,右边的膝盖都损坏了,怎还会血气方刚的驾驶汽车,我告诉他们,我改用铁骑了 – 德国STEVENS 的CROSS X系列自行车。有种马,让人看到了就想骑;有种马,你坐上去了它撒开四蹄你想下来都下不来了。我那“铁骑”也是两轮转动起来,就听见呼呼生风。STEVENS 公路赛车广告中有一句话,大约说的是“听着速度的呼啸声是人生的一种享受”,活到现在,我现在终于体会到当你用自己的肌肉力量获得了速度的呼啸,确是一番人生享受。那与小学时候站在解放牌大卡车上出去郊游和自己驾驶汽车听到的“速度噪声”完全不是同一种感觉。

        话又说回到表弟和J,J 在鼓动表弟换GOLF GTi。表弟血气方刚,在上海开车被人抢道就认为是受到了欺负,所以要放弃加速慢的自动档车辆而改为手排档。我告诉J,嗯,GOLF GTi 的四个铝轮毂号称“战斧型”,表弟再去搞一个车牌 00544 (动动我试试),谁再赶抢道就“砍死对方野马”。J 如果不示弱,则去搞个车牌 – 44944 (试试就试试),看看谁怕谁。

       表弟说在他那里,上海无法骑车了,灰尘太大,仅仅是为“世博2010”的建筑工地就有3800座,上海,灰头土脸的。接下来还要搞迪斯尼,继续是建筑工地。我“安抚”表弟,上海“被世博”了,忍忍吧。当然,的确上海不是骑车人的天堂。在中国,任何大中城市又有哪里是骑车人的天堂呢。自行车,我也不是主要用作主要通工具,更多的作用是用它来健身和享受“肌肉换速度”的美好感觉。说着说着,这种冲动又来了,于是,坐上“铁骑”又出发去马场撒野了。

我的“黑马”身形矫健

遍野空无一人,冷风飕飕。除了风的呼啸声,远处的群马偶尔仰天长嘶。

一大群野鹅哗哗哗地从我头上掠过,飞向树林里的湖泊。

群马与鸟友好相处。天气冷,马穿上了“马夹”。

再谈德意志帝国宣告成立的油画

        Opa中文所说的画家威尔内德文原名为 Anton von Werner,是一名宫廷画家。普鲁士国王在法国凡尔赛宫宣布德意志帝国成立和作为德意志帝国皇帝加冕时在场。他的最著名名画“皇帝宣言”直到今日不论从视觉上还是从历史文化角度都创造出用图画描述(或者说错误地描述)了皇帝加冕仪式。
          Anton von Werner 共画了三幅 << 皇帝宣言>>,最后一幅创作于1885年,作为献给俾斯麦70岁生日的礼物。只有这一幅幸免于二次世界大战战火。前两幅都毁于1945年苏联攻打柏林的战火之中。第一幅创作于1877年,挂在柏林“城市宫殿”白宫内;第二幅采用湿绘壁画技术制作于1882年,绘于柏林军械库的“英雄厅”。三幅图在重要细节上都有差别。—  祖父说2幅图的确也没有错,因为第二幅是壁画,而不是画在纸张或者油画布上。

         特别是1885年献于俾斯麦的第三幅图描述出一些人物,而这些人物根本当时就没有参加<<皇帝宣言>>仪式。并且,俾斯麦的衣服也与第一幅完全不一样,第三幅画中俾斯麦穿着盛装,并带着蓝马克斯勋章Pour le Mérite),又名功勋勋章,普鲁士和德意志帝国军队最高勋章。在1740年至1810年期间间,该勋章用于对军事和民政杰出功绩者的表彰。1810年后,腓特烈·威廉三世规定蓝马克斯勋章只能授予军事方面的突出贡献者。可当时这枚勋章还没有颁发给他。画家从美学观点出发,在这第三幅画中在一片藏蓝色制服中用白色服装突出俾斯麦。

         这第三幅画藏于位于Friedrichsruh 的俾斯麦博物馆中。

         在第3幅画中画家将当时的“战争部长”Albrecht von Roon 也画进了画中。可该部长当时因为当日早餐饮用了香槟酒导致消化不良而没有参加当日的仪式。因为当时的普鲁士国王赞扬这位战争部长对胜利有着巨大的贡献,所以画家在第三幅画中也给了这位部长一个位置。

         随此文附上第一、第二、第三版不同的画。

 

                                             第3幅 (下图)

                                              第2幅 (下图)

                                                                第 1 幅 (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