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后对华政策的发展 – 预测

        这次德国大选后,联邦政府大换血,特别是外交部长。因此,对中德之间外交关系也会产生一些具体的影响。首先一个影响就是,德国黑黄 (基民盟和自民党) 联合的政府当中将不会有亲华者,未来4年的德国政府将非常以自己利益为主导,新政府里面没有任何中国情结的政治家。但是从另外一方面,它有的是务实者。
        中德双方有惊人的相同的利益共同之处,两个国家都是出口大国,这个出口大国现在是英美主要的攻击目标。这次在匹兹堡的会议上也明显的看到,英美希望中国德国日本,这些外贸盈利国家要做出更大的政治牺牲。所以中德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出口大国,从英美的角度讲是贸易的盈利大国,造成了世界经济的不平衡,必然要宰它们这两个肥羊的话,中德有可能在这样一个大的变革当中形成一个比较强硬的利益共同体。

昨日德国大选

 

          昨日德国大选,各投票点08:00 – 18:00 开门投票。选民们或者单独去投票、或者带着年幼的孩子、或者牵着狗走向各指定的投票点。 结果,默克尔连任总理。她“颤抖”地走向下一任四年的总理府。为何“颤抖”?因为她所在的基民党及其联盟基民盟两者共获得选票仅仅33%,比四年前大选的35.2% 又少了2%之多。作为执政党大党,理应获得40%以上的选票。所幸的是他们的“盟军”自民党在做了11年的在野党之后惊奇地获得了该党历史上最高得票率 — 14.6% 的选票。

        做了四年与基民党大联盟共同执政的社民党此次落败,成为在野党。该党总理竞选人施泰因尔今日亮相带着黑色领导,以哀失败。以此次23%的得票率来看,社民党四年后要翻身几乎没有可能。他只能走新路线,接受左翼党派。四年后与左翼党派结成盟友,方能有希望重新入朝。

着迷自行车

        我是一个不喜欢汽车的人,很多国内朋友看我在汽车工业近20年了,经常会问在德国这个车那个车卖多少钱。遇到这种问题的确难倒我,我真不清楚汽车的价格,因为平时不关心整车价格。
 
        我却是从小喜欢自行车。最近,对自行车的迷心又来。昨傍晚去德国品牌STEVENS的自行车专卖店,一句话概括为 — 叹为观止。只看只摸,不买。现代化的车架、轮圈、鞍座材料 — 碳素纤维,精心计算和设计的车身几何尺寸,精心打造和组装的产品,看着、摸着,心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虽然价格不菲(最贵的可以达到3000欧元,相当于3万元人民币),但商店里却有不少的客户。有些人开来的汽车车身上就临时安装着自行车车架,一看就是来的就是真正的客户。
 
        真是对应着德国市场的一个特点,要么特别便宜,要么价格不菲的特别品牌 — 市场两极分化。汽车零件贸易市场如此,生活用具和食品市场如此,自行车市场同样如此。谁家的产品,既无响亮的品牌,又不能将价格做到最低,吊在中间的产品逐渐都在出局。拿汽车零件来说,要么响当当的欧美几大品牌,要么勤与应付各种投诉的中国制造打进最低层客户。生活用具同样要么停留在响当当的品牌专卖店,要么走入最低层的价廉超市,吊在中不溜秋的中等商场,只会等待倒闭结局。生活食物也同样,要么BIO 绿色食品,要么走进LIDL,ALDI 廉价超市。
 
         这个时节的早晨,总是露水铺满大地。早晨起床骑车健身,行驶进生态保护区的森林,行驶在收割后的田埂泥路上,可以驻足注视迷人的朝阳斜射进森林的光影,可以停车在养马场边暇意地欣赏马匹矫健的身躯。
      
 
 
  
 
         我的童年有6年是在黄土高原度过的。我学会骑车是在6 – 7岁的时候,在西安当时城郊结合区的“老二队”干打垒住宅区,那是军队番号为后字243部队(三个数字的军级单位) 的家属区大院。当时根本没有儿童/少年自行车(20 – 24英寸)。那时的家庭能有一辆自行车就算富裕家庭了。当时的自行车三大品牌 – 上海的永久、凤凰和天津的飞鸽,还凭票供应 (物质供应不足的社会)。学骑车的时候用父亲的28英寸永久车,身高腿长都不够,坐不到鞍座上,“三角跨式”。父亲或者姐姐扶着车,我上去后启动起来就下不来了。然后就骑着兜圈子。下车要回到家门口大声叫父亲出来再扶稳了车方才下来。偶尔会撞人撞物,因为不会下车,两手抓着车把转弯胳膊又不够长,所以眼见前方有人或者障碍物,硬是直冲冲地撞过去,姐姐说我是“溜子撞墙了”。
 

        再长大了些的时候,我学会保养和修理自行车了。除了用棉回丝精心擦车外,给车轴、链条和齿轮上油也是动辄就干的事情,再外加补胎及调节车轮钢丝的松紧程度,都是自己动手。那时西安有一个亲戚,是上海“支内”去的,对机械设备动手能力特强。他保养他的爱车绝对的专业,能将自行车三个轴都拆卸下来,掏出轴心里面的滚珠,用煤油浸泡,洗得干干净净,然后再放回洗净后涂着润滑脂的轴孔内。车子经过他的清洗,骑行起来会感到更加的轻松 (也许有心理作用因素)。
       上中学的时候,还没有恢复高考前,放学后两大主要活动,打篮球和成群结队地骑车游玩。那时近者就在父母亲们的军队大院内骑车兜风,或者去江湾机场看歼击机训练飞行的起飞降落,再或者到军工路军港看东海舰队军舰。远者,则去市中心,到外滩或者去大光明电影院看电影;往北则去吴淞。最远一次是骑车到松江看塔,早上去,晚上回。
 
        目前我有5辆自行车。我常说,我什么东西都不多,就计算机和自行车多。5 辆自行车中有儿子的3档变速20‘’ (正挂在eBay上出售)  和21档变速24‘’ 各一辆;一辆21档变速26‘’全铝山地车,一辆10多年前购置的24档变速28‘’钢质旅行自行车(正准备出手),一辆28‘’ 铝质全地形车。
 

        德国的自行车社会保有量大约为6600万辆,市场已趋饱和。换自行车时人们特别注重吸引力和适合用车人的特点及新技术含量。儿子的20‘’正在eBay上出售,就有人来邮件问车架的高度为多少。车架高度为自行车中轴轴心至安装鞍座的空心管接口顶端尺寸。车架的高度与人体高度息息相关。买车的原则是人体腿部内侧的长度乘以0.6 应等于自行车车架高度。中国制造的自行车整车至今仍然没有进入欧盟市场。主要原因是欧盟对中国自行车的反倾销,2005年7月15日起,中国自行车在欧盟征收48.5%的进口关税。其次,中国自行车的技术含量和材料也没有达到德国人的口味和需求。从中国进口的自行车附件倒是有,但在市场上跌跌撞撞。例如,中国制造的自行车锁,因锁链外塑料套含有毒的软化剂和黏结剂,在荷兰遭到禁止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