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赃款

         “中石化”前老总陈同海受贿近2亿元受审,7月26日,判决生效,中石化原老总陈同海前往秦城监狱开始了他的高墙生涯。“天价赃款”从何而来?贪腐金额过亿,却仅被判死缓,这一开了中国司法史先河的案件背后有无“猫腻”?

         从成克杰的4000多万元,到王守业的1亿元,石雪的2.6亿元,黄松有的4亿元,再到陈同海的2亿元……腐败记录不断被刷新,“亿元贪官”成为一个现象。贪腐“记录”被不断“刷新”的根源何在?

         前几日看到美国也自报贪污/受贿案,算是惊动美国的大案,金额2万5千美元。美国也贪污受贿?国内新闻抓住亮点了。可网名被逗乐了,说那美国的金额连中国的一个村长都不看在眼里。

达喇抵台

        按计划,达赖今晚(8月30日)应邀抵台,在台停留6天。
        看台湾电视媒体报道,岛内人也都认为,风灾灾区民众多属信基督教,即使有信佛教的,但也不能牵强附会与藏传佛教搭边。要给风灾死难人员超渡和灾区民众祈福,请岛内大和尚即可,何必想到达赖。
        這次邀請達賴訪台是民進黨對馬英九的政治攻勢,是天灾台风过后又有蓄谋刮政治台风。
        民進黨人精心設計了一个政治圈套,馬英九因救災不力民望大跌,甚至是否能连任國民黨主席也不保,再加上国民党正為年底的縣市長地方政府選舉勢將失利而憂心仲仲,民進黨人此時提出邀達賴訪台為災民祈福之議,馬英九若反對,會招惹民眾怒氣,民望更跌;馬英九若贊成,則變成帶頭破壞剛回暖的兩岸關係,這一招可謂異常狠辣。
        北京對馬英九立場不堅定愈來愈擔憂,批准達賴訪台並非個別事件。從否決退役軍人互訪,到拒絕派團赴北京參加「10.1」國慶,乃至阻撓經貿民生領域的大陸機構在台設常駐辦事處,每一次民進黨人作出要脅,搬弄賣台指摘,聲望下滑的馬政府便舉手投降,
         此次大陸政府和民眾熱心助台救災,換來的卻是對大陸組合屋甲醛超標的無理質疑,以及達賴的一紙入台許可證,大陸民眾固然傷心不已,北京領導層也搖頭嘆息,不得不承認兩岸關係正在倒退,難怪胡錦濤在會見到訪台灣客人時一再強調,兩岸當前最需要的是建立政治互信。

“五毛党”

 

 

关于招聘中国通山网评论员的通知

政府信息公开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日期:2009年8月21日

  根据《县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门户网站建设的意见》的文件精神,为进一步做好我县政府门户网站的宣传评论和质量监督工作,增强县政府门户网站网络评论工作的主动性、针对性和实效性,提高网上正面宣传和舆论引导的质量和办网水平,加大我县政府门户网站形象宣传力度,努力营造良好网络舆论氛围,通山县政府信息公开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社会招聘《中国通山网》特约评论员。

3、信息保密制度。认真贯彻落实网评工作“一律不作公开报道,只做不说,严格保密”的有关要求,对网评员身份保密。

  4、网络特约评论员在《中国通山网》相关栏目和内参《网络舆情》有优先发稿权。

  5、享受《中国通山网》网站规定的其他相关待遇。

 … …  (省略)

        报名办法:请将申请表(见附件)发到以下电子邮箱 sxzw@126.com 。发邮件时务必在邮件标题中注明“应聘网络特约评论员”字样。电话:07152360218

        通山县政府“知错即改”,删除了文章 Trauriges Smiley  8月21日发布公开招聘,报名截至日期9月10日。 8月28日早上还有,8月28日晚上便没了。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2008年11月,广东阳江打黑,据当地好友说,靠的是一个女能吏– 2007年1月19日上任的市委书记陈小川。打黑告捷后,2009年初她升任广东省人大常委副主任。她去省城赴任的时候,阳江市民含泪相送。一个女能吏终将横行10多年的阳江两霸黑势力打了下去,阳江人报道中画龙点晴之笔还有:两霸在阳江有“阳江的第一政府”之说;两霸被擒获之后,“一半阳江人放鞭炮庆祝”,“很多市民都说是否可以将11月21日定为市庆日,庆祝阳江‘解放’了”。
        阳江“解放”令人思考之处甚多。例如,基层政权实际已经变色。两霸横行的十年,阳江地方政权性质有否演变?为何十年之中上级部门竟无所知或者有所知而无所行动,或者有所行动但无所作为?老百姓在两霸压迫下的呐喊何以如此无助,地方媒体何以对此悄无声息?两霸的坐大与当地政府官员纵容及相互间的关系?阳江打黑告捷,但远还不是欢庆的时候。
 
        2009年,薄熙来坐镇的重庆市打黑。2007年由北京派往重庆任市委书记的前商务部长薄熙来被视为这次重庆大规模打黑的大功臣。俗话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薄熙来作为新来的人,他无需顾及当地的群带关系,把打击黑社会势力定为自己的头等大事。当地居民在互联网上发出拥护薄熙来的声音,对于人所共知雄心勃勃的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来说,这是他重返北京权力中心的机遇。
        我读了<<南方都市报>>有关重庆打黑专题报道,重庆能有今天的打黑成果,在很大程度上还要归功于一位“外来的和尚”王立军。  王立军1959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工商管理硕士。历任铁市公安局副局长;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党组书记;铁岭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04年11月任锦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长。 去年6月25日,王立军被正式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6月25日,打黑除恶行动正式宣布启动10天后,国务院、中央军委任命王立军兼任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第一书记。这一职位任命被外界认为是他全面接管重庆警界的开始,当时正处于打黑除恶斗争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关键时期。
        若重庆警界仍还掌握在那些自身涉黑的警察手中扮演“无间道”,可以想见,重庆人民还将继续活在“被安全”的“幸福”之中。“我市带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已被彻底铲除”之类的谎言仍将是主调。重庆打黑,至今已经一举逮捕 1544人 "黑社会骨干成员",仍有469名受到海内外通缉追捕。据报道,他们发放高利贷、高价倒卖公共项目订单、控制电力、交通和建筑行业、杀人越货、组织卖淫和赌博。引人注目的是,这些人大多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亿万富翁。在被捕的1544人中,还有二十名高级官员和数十名警察。为此作下注脚的是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的落马,这位文局长曾在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连续干了16年。坊间称呼他“文二哥”。重庆市纪委有关官员向媒体透露,文强被双规,是因其涉嫌庇护黑社会,充当了保护伞。不少媒体引用民间传言称文强为“重庆最大的黑社会”。
        中国黑社会人员很多不是街头小流氓,也不是国外一样的大亨佬,而很多是人大政协代表和党内官员公务员。 因此,提出有一个尖刻的问题:“是谁给这些黑头头们戴上了红帽子?”  中国不做政治改革,任何打黑和反腐败都重蹈唐吉柯德战风车。
       打黑能吏可遇不可求。如果将中国各省市一个一个轮流进行打黑,那我们究竟又有多少个陈小川和王立军呢?

德意志银行总裁“美好的夜晚“

      德意志银行总裁60周岁。60周岁的生日宴会/聚会居然办到德国总理府了。因为金融危机,德意志银行总裁有着良好的表现和"力挽狂澜"的能力,受到德国总理的赏识,所以他今年的60周岁生日居然可在总理府内设宴。
      据说受到邀请的有30人,范围倒是不大。媒体则是一片质问,银行总裁的生日是纳税人出资? 就是总理一派的党派内部也批评这一举动,会负面影响本党大选选票。反对党们口诛笔伐,指责说是"不知羞耻"。更有绿党和左派党甚至要求查看今晚的菜单。
      议会多党制是社会公平和民主的保障。

要开学了 孩子们都回来了

        电话、门铃开始响起,那是几个孩子,汉的四年小学同学。JONAS 从法国度假回来了,LUKA 从佛罗里达度假回来了。他们这一去都有 4-5 周之久。LUKA 进门问我好吗。我说好的,你呢? 他说今日刚从佛罗里达回来。我心想,一落地回到这里就来找汉玩了。我告诉他,JONAS 也在。他听着兴奋地蹬蹬蹬往楼上跑。汉4周在中国是念念不忘JONAS,买乒乓球拍都要两副。
        我去SCH律师处送一大摞法院文件。回来一看,好小子,三个小家伙整个一个下午关闭房门不知在里面玩什么。尊重他们,不去敲门,不去探望。只听着汉粗着嗓门哇拉哇拉。突然感到好奇怪,因为汉已经将近六周没有这样全面地说德文了。六周未见汉的好朋友们,也发觉他们都长高了,人的面相也开始摆脱小小孩的脸孔。

广州之行,梦幻般

       广州,进进出出的次数数不清了,我始终都觉得那是一座“很无聊”的城市,它与很多城市一个面孔 — 灰天、灰楼、灰马路。所谓“无聊”指我看到从清早(饮茶)到三更半夜(宵夜)都能看到饭店里总是人头济济人满为患,给我的感觉,广州就是一座“吃城”。我不知道,在广州会有哪一座博物馆值得去一看,印象中没有,至少没有著名的。娱乐方面,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与当地武警保卫局最高领导一家在中国大饭店边吃饭边看文艺演出,一派莺歌燕舞的景象。

       此次再进广州,仍旧是与以往一样,感觉空气污染依旧严重,天空还是灰色的。珠江三角州的空气污染几乎是“举世闻名”的,因为那里有太多的工厂,所谓“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特别也就是指集中在广州深圳佛山三角型地带的出口加工型企业。

       非常的遗憾,终究还是没有去成白云山要找一样东西;也没有看到城里想着多年来和此行之前决定的要看的东西。可是,却得到早上爬山两个多小时到山顶采购来的礼物。那样的大热天,爬山两个多小时,需要信念和毅力,并且那日留给大家的时间并不多。打开礼物,却是里面的两本古书般的线装版书籍吸引了我。也就在这个时候的两周之前,我还在山东临沂王羲之故居买了宣纸手工线装订的古诗<<兰亭序>>。两本书我都珍藏起来了。几年来,我一直喜欢听<<古城今昔>>的管弦乐,这个音乐集说的就是羊城广州。想着每次去广州,看着现代的高楼和高架路,心里总觉得与音乐中的羊城对不上号。如今,有了这两本书籍,终算有了感觉。所以,我此次离开广州之后,总说这次广州之行是梦幻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