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留父辈+ 后代

 

11 年前  和  10 年前

 11 年后

 两位父亲“伪海留”20年

Advertisements

欧宝终于暂时获救

         即便下周一 (2009年6月1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布通用汽车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德国2万5千名欧宝员工可以如释重负了。包括北京汽车工业集团公司在内,国际上共有4家公司对通用汽车旗下的德国欧宝(OPEL)竞购抱有兴趣。4 家中最能胜出的是 (1) 意大利菲亚特(FIAT)汽车公司和(2) 加拿大与奥地利合资的马格纳(MAGNA)公司。  
        北汽在对欧宝收购竞标期限的最后一日(德国当地时间)也向德国发出了竞购通知,但北汽的竞购通知只是简单的两页纸,并不如其它三家准备充分的洋洋万言报价书。德国经济部传出说北汽的通知更象一份意向书。欧宝具有多项汽车技术专利 。北汽集团高层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通过收购想将欧宝打造成全球性汽车制造商 ( 此话博主倒觉得说反了,是北汽能通过欧宝成为全权汽车制造商) 。这名高层管理人员还表示,北汽集团收购欧宝的兴趣点不仅在于技术和平台,而是对整个企业都充满兴趣。其实,谁都明白, 中国政府是不会有兴趣让钱流向一家德国国营企业而确保德国就业岗位稳定的。虽然,北汽加入竞购将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北汽也可能明白这点因此也不做竟购方案书,但北汽的加入的确给另外三家增加了压力和麻烦,同时也在国内雷人一下。
         在经历一轮又一轮的艰苦谈判后,仅MAGNA公司于周五胜出。周五晚上,20:00,国家电视一台头条新闻便是当晚将举行的收购/拯救欧宝的峰会。在周五至周六通宵达旦长达6个半小时的锋会谈判后,德国联邦政府、各州以及欧宝母公司通用汽车公司、投资商马格纳和美国财政部在柏林就拯救欧宝公司方案达成一致,从而为亟待解决的过渡性贷款以及实施长期以来争论不休的信托模式扫清了道路。
        于柏林德国联邦总理府召开的拯救欧宝峰会使欧宝摆脱了对其母公司的依赖。此前,马格纳公司已明确表示,愿保留欧宝在德国的所有四个生产基地。在未来的数周时间里,马格纳公司领导层将对欧宝的4个生产基地进行实地勘察,了解具体情况,之后再签署相关的具体协议,毫无疑问,尽管欧宝在德国的四大生产基地得以保留,但裁员在所难免。

        此番拯救欧宝峰会结束后,德国财长施泰因布吕克在会议结束后宣布,与会各方就如下三点达成一致。美国通用与奥地利-加拿大汽车零配件供应商马格纳间达成一项前期协议,马格纳将与俄罗斯合作伙伴一道收购欧宝。此外还有一项信托协议,不久会将正式生效,为德国联邦政府提供"具体保障"。最后一点是确定了由德国政府提供15亿欧元过渡性贷款的联合协议。但难以肯定的是,是否联邦政府能收回这笔贷款。对德国经济部长祖古藤贝格来说,这样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他说:“我必须承认,我们经历了一个非常困难的思考过程,要考虑的问题很多,各种预测和假定都得考虑在内,在预测风险上,我有另外的想法。”但这位经济部长的想法没能被采纳。本周末,德国联邦政府还将任命一位托管人,由他暂时管理欧宝股权,直至被马格纳收购。但马格纳也得为获得德国政府贷款作出回报。马格纳总裁沃尔夫说:“我再次强调指出,我们将保留德国欧宝的所有四个生产基地。”

       在历经艰苦的谈判之后,欧宝终于暂时获救。欧宝今后的股份比例分配如下:马格纳 20%,马格纳的俄罗斯银行伙伴Sberbank 35%,通用汽车 35%,欧宝员工 10%。

        昨晚电视新闻报道整个欧盟的担心,德国欧宝可能当晚获救,那么美国通用在欧洲的其它汽车工厂还有谁来拯救。德国拯救欧宝显示着只有有限的能力顾及自家的民族性,但也将给可能的拯救其它更多的通用汽车在欧洲的工厂提供了参考。

韩国已故总统卢武铉遗体告别仪式

        象这样的照片,数十万民众自发肃立街头与前国家领导人遗体告别的场景在中国现代史上只有周恩来去世后有过,但最重要的不同点是,当初周恩来是“人民爱戴的好总理”,而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是身涉腐败疑云。除此之外,中国的其余国家领导人或是被批斗关押软禁至死为止,或是是被后面继承人明哲保身将前任设为历史禁区而让人民遗忘,或是死后被大唱赞歌遗留下“主义”“指导思想”供后面继承人学习领会。

         1976年1月11日16时45分,周恩来的灵车驶出北京医院西门,经台基厂、长安街去八宝山火化。沿途36华里的长街上,百万人肃立默哀,为周恩来送行。 那日,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长安街两旁的人行道上挤满了男女老少。路那样长,人那样多,向东望不见头,向西望不见尾。人们臂上都缠着黑纱,胸前都佩着白花,眼睛都望着周总理的灵车将要开来的方向。夜幕开始降下来。几辆前导车过去以后,总理的灵车缓缓地开来了。灵车四周挂着黑色和黄色的挽幛,上面装饰着大白花,庄严,肃穆。人们心情沉痛,目光随着灵车移动。好像有谁在无声地指挥,老人、青年、小孩,都不约而同地站直了身体,摘下帽子,眼睁睁地望着灵车,哭泣着顾不得擦去腮边的泪水。

        本周五,无数的韩国市民在首尔街头观看了大屏幕播放的已故总统卢武铉遗体告别仪式。仪式在首尔市内景福宫举行,包括韩国总统李明博、前总统金大中在内的约3000名国内外人士出席了仪式。而在景福宫外,当大屏幕显示李明博向卢武铉遗体致敬的画面时,人群中爆发出愤怒的抗议声。吊唁的人们与约21000 名特派的防暴警察发生了冲突。

        过去数天以来,卢武铉的自杀在韩国国内引发了大范围的悲哀和愤怒情绪。据报道,已有近100万名韩国民众前往设在卢武铉故乡峰下村的灵堂吊唁。卢武铉的支持者指责现任总统李明博利用司法程序对其前任进行清算,称赞卢武铉是"人民的总统"。

        在中国,多家媒体称赞卢武铉以死表明心志的作法令人惋惜和钦佩,可谓"知耻而近勇"。关注腐败问题的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首先从文化差异的角度评价了卢武铉自杀的事件:"中韩文化虽然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少区别。韩国文化是一种耻感文化,而且韩国人的个性比较刚烈。中国文化虽然也有一些"知耻近乎勇"的说法,但实际上与日韩相比,这种耻感文化不太明显。而且中国人的性格比较策略化,而不是那么刚烈。 "  胡星斗还表示,"策略化"的中国人更倾向于强调客观环境的因素,社会文化的影响,逃避自己的责任。不过,跳出自杀这种现象,看反腐败这个大问题,更主要的还是在于制度方面。胡星斗说:"韩国的新闻监督、司法独立,这些对于它反腐败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而目前中国大陆在新闻监督方面,还相差很远;在司法独立方面,也差很远。"

        自从上世纪80年代,韩国迅速民主化,使这个民族发生了质的飞跃,进入了一个现代文明的国家。而在这个过程中,新闻和司法监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公民社会逐渐形成。所以,不仅是卢武铉,还有另两位前总统,以及最近几年三、四位总理、副总理,都受到腐败指控的司法追究。

         在中国,民众已经清楚地看到 "道德压力治不了腐败","应建立更严密的政治问责",以及"通过法律和公开透明的体制制造道德的外部压力" 等话语,从制度的角度对此进行反思。

VISTEON 今日申请破产后回忆录

        以前同住一个哈堡学生宿舍来自上海的同学周YINLING工大硕士工程师学位毕业后分配进美国汽车工业系统供货商VIESTEON(伟斯通)德国公司,于是她离开了汉堡。还是在哈堡的时候,我已经搬出了学生宿舍。一个晚上,她给我电话询问是否可以立即来我的住处。她到我的住处后,一直没有说很多的话。我问她怎么了。她答,爱的痛苦。
        最后一次见到周是多年前在法兰克福AUTOMECHNIKA展览会期间。那时她已在伟斯通德国公司工作。那日邂诟是从法兰克福火车站步行到展览馆的路上。那时,伟斯通还应该属于美国福特汽车公司。
       今日,美国伟斯通公司申请破产。突然间,一个下午都想到了周。
       想到了周,我自然又想到了吴Z.H. 。那时我们同住一所学生宿舍来自中国的学生有现在拿着德国国籍海龟的吴,周,后来去了宝马汽车公司的童,现在在汉堡一家律师事务所的马琳博士,还有后来突然失踪的中国国家学生间谍CHEN法学硕士夫妇。吴与周有过一段短期的恋情。突然一个下午,我接到吴的电话,电话中听起来他很痛苦。他告知我,他痛苦极了。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回来再告诉我。我问他在哪里。他答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易北河河畔LAUENBURG)。晚上,吴回来了。他告诉我,周提出与他分手。那晚,吴说要住在我处。他不想回到楼下他自己的房间,因为一躺在床上他就会想起周的眼睛。夜晚,吴睡在我的身边,我听到整夜唉声叹气 …. …. 
       时间过的飞快。现在,我们都已人到中年。我的宝贝儿子11岁了,吴在上海也有了两个非常调皮的儿子,其他人呢?我不知道了。今日突然间,过去同是汉堡的老朋友陈惠来电话,说本周末趁降临节假日带着两个女儿从杜塞尔多夫回汉堡,想叫我们一些老朋友一齐到波罗的海海滨相聚。没问题,我们一口答应,不论到哪里,都去相聚。陈惠汉堡读书完毕后为后来早已不存在的曼内斯曼工业集团工作,被派回北京搞电厂能源项目。中共元老之一的薄一波前秘书曾是他们北京办事处顾问。有一个政治背景,电厂项目才能拿的到。那时我常去北京,还与陈一起到北京三里屯酒吧间喝酒。不久之后的突然间,陈离职了。时间过的太快了。我们这批人现在几乎都有了后代,而且相比国内的同学和同龄人,我们的后代都来的很晚,都可谓“晚年得子”。

小镇执行任务

        24日,前去350公里外一家天主教慈善工场执行一项补装150套电子产品部件任务。

        早晨06:30出发,夜里23:00到家。现场工作7个小时,其余时间则在路上。车内带着几乎一升保温瓶的绿茶和1.5升的矿泉水。早餐在公路边餐馆就着一杯牛奶咖啡吃一段火腿肉片+鸡蛋+生菜叶的长棍面包。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就是缺乏实战经验,事先错估了一个人单独工作的工时。本想三个小时能全部完成产品补装部件工作量,甚至想着傍晚回到住处城市与球友打球。于是设计在完成工作后的14:00左右再进午餐。却不料三个小时才完成了1/3的工作量。也没有想到另外的2/3工作量在另外一处场所。于是,再按照当地人给的第二个地址按图索骥赶到第二个场所,自然就放弃了午餐。没进午餐的下午,体力明显不够,但是只要有充足的饮用水对我就没有任何问题。16:00,工场全体人员下班,当地领导给予我很大的信任,关闭我的工作区域警报器,允许我单独留在场所内继续加工。   

        18:00 我完成全部工作。电话通知第二个场所的头目,他再从小镇上的家中来接我出厂,并重新锁门。离开小镇大约80公里路程是田野丘陵和草原,要满足胃部需求就要到达高速公路后寻找休息地的餐馆。第一家看到休息地只有麦当劳。美国快餐本是食品垃圾,但此时顾不得了,于是进店要了一份巨无霸套餐外加一份生菜沙拉。稀里哗啦一顿狼吞虎咽,总算吃了个半饱。继续前行。

        21:00之后天色开始黑下来。临近北德重镇汉诺威又见高速公路边自己喜欢的一家连锁餐馆分店,于是馋劲又上心头,停车,进店,又买了一份德式猪牛肉混合的肉饼和炒土豆充当正式的晚餐。此时车里自带的2.5升水早已弹尽粮绝,晚餐自然少不了饮料,于是再来一杯冰冻矿泉水,吃的津津有味。

        车过汉诺威与德国马牌轮胎总厂和德国大众汽车商用车制造分部擦肩而过。望着德国马牌轮胎总厂的厂房和巨大的橙黄色商标,见景生情,脑海里自然浮现前些年和该家公司合作中国市场的往事和回忆起与该公司中年早逝的亚太区销售总监一起在中国甚至一起去浙江金华的情景。

       23:00,我到家了。二话不说,扔下电脑和工具两个背包,脱下衣服淋浴刷牙,头一粘枕头呼呼入睡。

 

沿着电子地图蓝色路线一路向前                                            大片的草原

   

进入小镇                                                                                    补装产品部件场所

杀死邓贵大的是腐败的官场

        多日来几个问题常会徘徊在自己的脑海中,但多日来不愿提笔写出这些问题,真担心这些问题的提出从而玷污了我周六散步用手机随意拍摄并摘录在此的美好照片。照片反映的居住环境如天堂般的静怡,而远处一座偏远小镇、一位弱势女子、三个小官吏和一件抗暴杀人案却带出来太多的肮脏。有时我在想,邓贵大的遗孀如何与其孩子解释父亲的死,说他泡错了妞而被奋起抗争的“妞”杀死;说他真倒霉,那么多的更高级官员的更加的肆无忌惮却坦然无事,而他一个副科级都轮不到的小吏在只能进洗脚店腐败腐败的条件下却命丧黄泉。
       再读北京律师刘晓原最近有关邓玉娇案件的分析和评论,再看刘律师博客内那么多“五毛党”的荒谬留言和公开的粗言留骂,真是如前所述,玷污之外气愤有余。http://blog.sina.com.cn/liuxiaoyuan
        邓玉娇的案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掀起的网民惊天骇浪导致愈来愈严重的官民对立境况足以令中宣部可下封杀令。上级政府出于“政治高度”需要维护官方面子和对“正当防卫杀人”引起民间示范效应的本能恐惧,最近尽显网上之动态。5月22日国新办网络局要求:“邓玉娇案的报道,网站要尽快降温。相关专题和稿件,不放首页和新闻中心要闻区,作为一般新闻淡化处理。新闻跟帖要实行总量控制,严格实行先审后发。不得在网上搞签名、调查活动。” 原来各地的贪官污吏、横行乡里的恶霸总还是害怕曝光的,现在很多人知道,一旦出了大事,那把保护伞最终会为他们撑开。邓玉娇案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事情越大,社会不稳定度则越大;不稳定度越大,则保护伞越大。所以,现在要干坏事丑事就干它大的,事情越大越坏则越安全。大到了足够惊动全国人民的时候,一个自动运行的保护机制就开启了,那就是稳定公司出产的和谐牌遮阳伞。
       邓玉娇这样一个弱女手刃淫官的案件居然集合起所有不同观点和立场的知识群体和民间社会发出了同一个声音,实属罕见。地方权力的黑恶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当权势者意识到公正审判将带给他们共同利益体的威胁时,他们将会不择手段搅乱视听,枉法判决,压服正义威慑民意,邓案结局恐将与我们期待的“正当防卫”相反。这种黑恶已经丧失人伦底线。

        最近几年,社会学家频频用“断裂”一词来概括中國目前的社会结构。在各种断裂关系中,官民对立,特别是一些基层官员与基层百姓的对立,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社会现象。这种情况的出现,正如一些学者所说,根源在于一些地方基层政府官员非但不能代表和保护人民的利益,反而成了公共安全的最大威胁和非正义的制造者。基层政权的高度非道德化,使得地方官员的行为不受任何约束,所以才出现“父母官”欺压人民的事情。基层官民的这种对立,是一系列社会矛盾不断积累的必然结果。在推进经济建设的过程中,并没有真正约束政府及其官员的权力,没有真正地赋权于民,致使民众的权益在改革发展的名义下受到侵害。尤其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背负了制度与结构变迁的代价,却没有真正在享受发展的成果,成为一个沉默无助的群体。

       “如果邓玉娇被判有罪,那我们都是罪人,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国家,无力感充斥着每个关注者的心胸,我们不是对自己无信心,而是对政府没有信心、对法制没有信心。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注定是中国人的宿命。” 在极可能的官方威逼利诱下屈服而改口的邓玉娇之母永远站不到这个平台上去为自己的女儿思考。
       杀死邓贵大的是腐败的官场。

推卢武铉跳下悬崖的是他内心未泯的良心

         5月23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在一片牵涉的贪污收贿疑云中,从住宅后山跳崖身亡。这一事实让人震惊和悲痛。一个人内心的正义感的力量使他无处逃避。推卢武铉跳下悬崖的,不是政治对手,是他内心未泯的良心。 卢武铉 4月30日从南部老家前往首都首尔,以“综合受贿罪嫌疑人”的身份在检察厅接受中央调查部的调查。卢武铉当天上午乘坐大巴离开故乡庆尚南道金海市峰下村时说,“无颜面对国民”,“让大家失望,很抱歉”。

  卢武铉的遗书写道:

  受惠于很多人,却让很多人因我而受难,往后将还有承受不完的痛苦。剩下的余生只会是别人的累赘。健康不很好,所以什么也不能做,就连书也读不下去,字也写不成。不要太过于悲伤,生和死不都是自然的一个形象?不要道歉,也不要埋怨谁,都是命。火葬了吧。然后在家附近的地方立个碑就足够了。这是酝酿了很久的想法。 

       5月24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逝世第二天, 韩国全国各处掀起了追悼浪潮。。据警方推算,从韩国首都首尔设置临时灵堂的23日下午5时左右起到24日23时为止,共有15500多人前往灵堂,为突然逝世的前总统哀悼。 在全国各地设置的焚香所,前来追悼的人潮也络绎不绝。卢武铉的母校来追悼的校友和市民的脚步一直没有停过。在光州广域市原全罗南道政府大楼前设置的焚香所,前来追悼的人排起了长龙。 据统计,23、24日两天的时间里来到卢武铉老家峰下村拜祭的人也达到15万余名。

        24号,韩国政府和已故前总统卢武铉的遗属达成一致,将为卢武铉举行国民葬。根据韩国法律,前总统的葬礼规格可以是国葬或者国民葬。国葬是以国家名义、国家出资为前总统或功勋人士举行的葬礼;国民葬是以全体国民的名义、为对国家和社会有巨大贡献的人士举行的葬礼,政府将承担大部分费用,而葬礼的时间、墓地等,将最大程度地尊重遗属意愿。葬礼最长会持续7天,在各个地区设置祭奠所,出殡日会降半旗致哀。作为曾经的韩国一届总统,即使可能不完美,但做过最高级国家领导人,当属对国家对社会有过巨大贡献。

       卢武铉,一个因为涉腐而自杀的前国家领导人,他惩罚自己的行为空前惨烈。从韩国国民对他的悼念来说,尊敬大大超出谴责。卢的死至少证明这位韩国民选总统的人格是异常高尚,他能以死明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