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故事 – 再继续 – Pudong Trade Resort

       前几日写朋友的故事集中在同胞台胞朋友。如果要写德国朋友,拿我17年的德国工作经历来说,一些德国朋友的故事则不是一篇BLOG日志能写完的。如果写德国朋友,则是一篇长篇报道文学了。这对我来说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1994年的时候,偶尔有人说起,我们到上海去建一个“德国中心”。于是,就认识了三位近60岁的德国朋友。三人中为首的是在汉堡WINTERHUDE的一个咨询兼房产公司的老板ROMATOWSKI。其次是DANIELS,他在汉堡开设航空运输公司,第三人为默尼黑市的房产开发商KORFF。前两者是汉堡划艇俱乐部会员,KORFF是ROMATOWSKI的朋友。这三人一拍即合,联手搞上海“德国中心”项目。
 
        要在上海搞房地产项目,首先就要在上海找地。找地的事务落在了我的身上。为此项目我单独,也和DANIELS共同来回于汉堡和上海之间数次。首先,通过上海的朋友WU QIANG联络到南京军区空军。南空自然就成了项目的中方合作方。南空在上海有地皮,但在浦东。首先第一块地皮记忆中是上海当时的第六百货公司。但那里是居民区,拆迁项目浩大。其次找的地皮就是目前浦东的花木地区,那时那里是一大片农田。我重点回忆记录的是德国三位朋友,上海方面的事情自然不在我的回忆重点内。
 
        DANIELS非常的敬业,周末开会,周末来我的住处(当时我住在汉堡哈堡工科大学附近的学生宿舍)取文件和商量各种事宜。第一次到ROMATOWSKI 的办公室留给我终身印象特别深刻。那时临近圣诞节,他的办公室点满了蜡烛。办公家具都非常的欧式传统。桌椅都很雕刻着精致的图案。KORFF 据说充满着冒险经历,他穷困潦倒的时候来看望ROMATOWSKI ,R还出资给K的汽车加满油以便他能开回家。大家齐心搞德国中心项目时,K 又是一位至少两位数百万德国马克的百万富翁了(千万德国马克)。三人比较起来,R 严谨,爱思考,常常是紧锁眉头;D 幽默,常常是面带微笑;K 充满激情,满脸总写着兴奋。
 
        一日在上海,与D逛商店。D身材高大,身高大约有1米90多,腰板笔直。当我和K在柜台前挑选东西时,有调皮的上海人嘻皮笑脸地走到D背后,比划着他与D的身高差度,随后一转身用上海说道“足球哪能踢得过人家”。有一次,也是在圣诞节的12月份内。DANIELS必须紧急去一次上海,此行我不陪同。他在平安夜的晚上赶回汉堡家中。实在是敬佩。毕竟,我们还没有项目融资,前期工作完全都是自费。
 
         当三位老头与我共四人同去上海之前,按计划K和她女儿及他公司工作人员赶制出安放在有机玻璃箱体内的建筑模型和印刷了多册彩色的项目介绍。要建的德国中心定稿时的名称为“Pudong Trade Resort”  。这是一家具有五星级酒店,办公楼,购物中心和公寓楼的多功能建筑群体。建筑群体内包含了按比例缩小的德国柏林的勃兰登堡城门,波茨坦无忧宫宫殿和中国湖心亭茶楼等东西方典型建筑。建筑群体俯瞰是代表德国的D字母形状;正视由低到高成螺旋形上升,代表着起伏的长城和盘旋的龙体。建筑群包含着中德两国的元素。
 
       我们四人下榻在上海竣工不久的国际贵都大酒店。此行来沪有一个重要日程,与上海的副市长和浦东新区管委会领导们二度见面。R 和K是首次到上海。K 兴致很高,也很专业,到达酒店休息后就说要我找酒店的人租用酒店的豪华轿车,把全上海兜一遍,既看当时选定的地块,又看一下上海全城。可是贵都酒店没有那种酒店专用的黑色长长的带冰柜的豪华轿车。酒店的底层有一家国内初期的租车公司,最好的车只是普通的福特轿车,而且车身是红色的,非常不配坐车人的身份。K 一看这种车就抱怨起来。可是酒店的确没有西方豪华酒店的那种专用轿车。场合真尴尬。
 
        上海的朋友忙进忙出,也忙着热情招待。他当时的摩托罗拉“大哥大”手机真是实用,但每日与我们进出都要带好备用电池。去见位于浦东大道上的浦东新区管委会与上海副市长会面的路上,在警车鸣笛开道下,一路畅通。会面的是赵启正副市长先生。他会面后问德国人,能否将这座建筑群体的模型留在上海。赵副市长说,这个建筑将会与东方明珠电视塔一样成为上海第二个的重要景观和代表性建筑。参加会面的有我当时一起工作的汉堡驻上海友好城市联络处主任助理胡坚。后来我们成为了一生的好朋友。    
 
        项目最终没有融资成功。按照世界银行的人说,这个预算耗资6亿美元德巨大的项目在上海“晚了五年,又早了五年”。“晚了五年”表示中国开始开发浦东的时候就应该上,而等我们来的时候,正好是国际社会对开发浦东的怀疑阶段;“又早了五年”表示如果再过五年,浦东的开发又热起来的时候,正好又是机会。
 
        一个人的一生总有很多的无奈和遗憾。这个项目是我的一个巨大遗憾。回首那些建筑图形,再比较看今日浦东的那些建筑,哪怕它们再高,再创亚洲甚至国际高度之最,都无法比我们当初的项目楼群秀丽,经典。赵副市长15年前就说的正确:“The PUDONG TRADE RESORT building will be a milestone in the architecture not only of Pudong but of all of Shanghai. There is no doubt that it will be next to the TV-tower the second landmark of Shanghai. and I am convinced that it will also be extensively acknowledged in the architectural magazins world-wide."  这个建筑将是上海建筑历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毫无疑问,它将成为新建的上海电视塔之后的上海第二象征。我相信,它将在国际建筑专业期刊内得到充分的评价。
 
 

  

Advertisements

3 Gedanken zu „朋友的故事 – 再继续 – Pudong Trade Resort

  1. 的确是非常的gorgeous 华丽和靓。举个例子,看到那多阶台阶上流下来的瀑布吗?那瀑布的下面是酒店的大堂。当人们走进大堂就看到头顶上的“瀑布屋顶”。 还有来自柏林的勃兰登堡城门前的半圆形台阶,那是仿罗马的露天剧场。设计师简直就像一个狂人。最高顶是38楼,不与上海的其它建筑试比天下谁高。整座建筑由低向高旋转形上升,面朝西南,后面的半圈建筑采光不被前面的低矮建筑遮挡。赵启正提议地下一层建成儿童乐园。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