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赴欧旅程 —(三)

         列车再启动,就进入了欧洲的腹地。火车停站的时候,旁边的轨道也停着苏联的火车。通过窗口可以看见其它火车里坐着的苏联女人,她们都穿着带碎花的连衣裙,能够那么近距离观察欧洲的女人还是第一次,真觉得俄罗斯的年轻女子非常漂亮。
        我要计算着卢布,不能花费超支。要留着剩下的卢布,到达德国后寄回上海,以便XUAN今后如果也坐火车来时可以花费。
        不久,列车抵达波兰华沙。在华沙要再次换车去民主德国(东德)首都东柏林。东柏林是我们这次旅行的终点站。下车之后,同行的人都将各奔前程。在华沙车站同样有两个小时的换车时间。一部分兴致高的人想出站看华沙的街景。我没有去,属于留在车站看管大伙行李的小组。不久,出站的几个人由一个波兰中青年带回车站。回来的人说遇到一个好人,这个波兰人主动带着他们逛街浏览华沙的街头。这位波兰人与我们告别时说的话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他说,“天安门”令波兰人很震惊。今日他突然看到我们这批带着行李跑出中国的中国青年,他感到太高兴了。他想帮助我们,所以就引路带着他们看一下华沙,然后再送回到车站。最后祝愿我们一切顺利。那时我们不知道,天安门对整个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震撼和影响,没有想到那之后很快的时间内整个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的那么迅速,也没有料到甚至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中有国家和政党最高领导人之后还被送上了绞架。
         列车离开波兰后,车厢内又开始沉闷起来。以我的当时的想法和心情去推断,所有的人都知道,柏林不远了,一天就能到达。下了车,大伙儿就分手了。今后各人的路不知会怎样。大家开始留地址和联络方式。只有那位去乌帕塔的德语翻译有今后已经预知的地址,其他人都没有。
        东柏林终于到了。7天7夜的行程在这里将结束了。当时的民主德国应该是社会主义国家中经济发展最好的国家。当年正值民主德国国庆40周年。但这一切我们无法关心,也无心关心。双脚一踏上站台,第一感觉就是,这里是德国了,虽然还是民主德国。
        除了这7天7夜的旅程同行人互相帮助外。对我们人生具有重要意义的还有当时经常去联邦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时在门口排队而结识的朋友。那时的信息通讯不发达,除了领事馆门口张贴的简单告示和领事馆内可以免费领取的德国学术交流中心介绍留学联邦德国的小册子外,就没有权威性的指教和说明了。因此,排队在领事馆前等着进馆的时候,排队的人都会自由交流经验和信息。在那个过程中,结识的当时华东纺织工学院一位年轻教师达苏以及位于领事馆不远处上海体育研究所的上海交大毕业生TANG周庆是这辈子不会忘记的友人,特别是前者的夫妇。
        达苏比我早到联邦德国半年,他在上海已经是硕士研究生毕业,到联邦德国后在西柏林的柏林工大深造。通过书信联络,他今日在东柏林车站接我。当时的中国护照,如果有西德的居留签证,可以不受限制来往东德领土。达苏这日特地从西柏林到东柏林来接我。站台上遇见他,用中国的那句老话“他乡遇故知”来形容都才表达出千分之一。他带着我熟门熟路走在柏林墙下的地下边防通道。东德边防警察用德语询问我的问题我一句也听不懂。心想糟糕,在国内学了一点同济大学夜校的那点德语完全不管用。
        到达西柏林后,感觉西柏林的街道和楼房都很旧。难怪,西柏林是被柏林墙围起来的处在民主德国境内的一个孤立城市,是北约和华约两大阵营冷战的最前哨。西德怎会大举投资建设西柏林呢。达苏在西柏林租了一个两间房的住处,下午开始他就要到中国餐馆打工到深夜回家。达苏的太太,也是上海华东纺织工学院的留校青年教师,比我早两个月从国内抵达西柏林,刚进入柏林工大语言班。我真羡慕他们二人已经有住所已经略有稳定。在柏林的达苏家我留宿了四日。这些日子夜晚睡觉总会做到国内的父母等亲人,甚至梦中听到母亲叫我的名字。这四日对我来说是刚抵达德国的一个心理缓冲期。
        四日后,我必须离开柏林了,前往联邦德国首都波恩。波恩是欧洲最小的首都。达苏夫人送我到西柏林植物园火车站。当列车启动的时候,我完全就陷入了在他乡异国的孤独。不管前途如何,从此便开始了我的新的人生。
( 完 )
 
 抵达波恩后不久,在联邦政府总理府门前二战后首届联邦德国总理阿登诺尔铜像前留影。
 
后记 :
 
        当时真没有想到,当年的年底柏林墙便倒塌了,次年两德统一了。1990年元月,严寒的冬季,我又一次去了柏林,因为柏林墙的倒塌去凑热闹,去见证历史。我再去的时候,柏林墙还没有拆除,但已经被打穿了几个大洞。东德人民已经可以不受限制的来往与东西柏林之间。
 
        几个月后,当我有了暂时的固定地址后,开始了与从北京出发的同行人书信来往。那位纺织高工和与其同行的中青年女人到达柏林后就立即申报了政治庇护。随后,他俩就去了美国。与在乌帕塔的同行人通讯没有几次,因为连续的找房子,通讯地址无法稳定,想必他也是如此,不久就完全失去了通信联络。
 
我 & Xuan 在敲开的柏林墙下
 
 
东德警察在打开的柏林墙下检查进入西柏林的东德公民证件 &  敲下柏林墙的混凝土作为纪念品
Advertisements

2 Gedanken zu „20年前赴欧旅程 —(三)

  1. 连续三天读您的连载, 如看连续剧一般, 让我身临其境这段曲折过程, 对这段经历感叹不已!我看完后心里不知是什么味道,只是庆幸你终于走过了这么一段凄苦的生活! 你这些文字, 对读者是给予一份精神财富。 谢谢您的描述。SHENWEI

  2. SHENWEI 你好!非常感谢你的提示和兴趣!今日有人又提示我应该拿出去发表。可我觉得还不够格。谈不上“凄苦”二字,我们当时也没有觉得苦。写下这段经历,我更觉得更大的和更具意义的背景是我走过的路线之后短短数月内发生的剧变。当时我们茫然极了,发生的剧变甚至是整个世界各国领导人都没有预料到和无法控制了。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