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赴欧旅程—(一)

        Shen Wei (简称:Wei) 建议我将1989年夏季搭乘火车从北京到柏林的经历写出来,并且当年我经历了柏林墙的倒塌和1990年两德统一的历史,毕竟有着这种经历的人不多。是的,该写下来。这段故事连母亲都没有听过。
        我今日与 Wei 说,让我整理一下回忆,梳理一下思路,然后开始逐渐写出来。本想今日在家休息的时候就着手此时。Wei 劝我不要那么急,今日就听音乐,看风景,放松放松。Wei 提出一个问题:当时为何乘坐火车去欧洲? 钱的问题。那时,我们哪能自费留学乘飞机啊。印象中,飞机票就要八千元人民币,而那时的中国社会有几个万元户呢。火车票便宜,北京->东柏林,4人包厢,7天行程,才640元人民币吧。那时我身上带着父母耗尽一生积蓄在黑市换来的 1 千美元。
       
 ———————————————————————————————————————–
 
        1989年,夏,北京还在戒严。街头随处可以荷枪实弹的大兵。东西长安街有着明显的坦克履带碾压痕迹。我带着两个大箱子,还有将重要东西集中放在一起的背包,以及计划够吃至少一个星期的食粮,带着一种太复杂的心情和感觉,登上了特殊的绿车皮列车。绿车皮火车现在在国内被称为民工火车,但当时,那可是特殊的列车。所谓特殊,不仅是包厢软卧,而且每节列车车身上带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始发地和终点写着:北京 – 乌兰巴托 – 莫斯科。
        与任何列车一样,车轮慢慢地滚动起来,列车启动了。这是一次坐着火车最长的一次旅行,不论从公里数(大约1万公里),还是从时间上(7天行程)来说,也是最沉重最难过的一次火车启动!当时列车里的大部分人都心里清楚,这一启动可能此生就踏上了一条前途未卜艰辛的不归路。
        几个车厢内,几乎都是赴欧洲的自费留学生。我记忆中最清楚的与我同行的全是上海人,左右两个邻近的包厢打听下来到德国的居多。现在我还能记住的几个人中有一个德语翻译(看似30多岁),一个纺织行业的高级工程师(看上去40多岁),一个与高工同行的中青年女人,还有一个去挪威奥斯陆的男青年。大家顺路,这一周7天的旅程将风雨同舟,相互照顾,于是我们自然就聚在了一起。
      与几乎所有的列车一样,这列列车在中国北方的大地上一站一站的往北前行,但它不停靠任何一站。列车隆隆,车厢内大家默默无语,各人都不知道此行的前程,各人有着各人的心思。列车启动时哭过的同行人逐渐地都擦干了眼泪。车经过煤矿城大同车站,我只觉得站台上很脏,站台上的尘土都是黑色的媒灰。
        天黑尽了,列车抵达中国边境城市二连浩特。在这里,黑夜中我们将离开中国,前面就是蒙古共和国。列车停靠二连浩特车站后,我们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在这里除了要进行例行的边境检查外,列车还将因为两国轨道间距不同的原因要更换车轮。可以想象,如果中苏开战,载着军人的列车不可能在蒙古和中国之间畅通无阻,因为两国的火车轨道间距不同。
       边境检查,沉闷。可能因为中国刚刚发生的震惊全球的事件,我们中的人心里应该都扑朔迷离,不知道是否会在边境被截下不得出境。大约两个小时后,列车可以继续前行了。列车再次启动经过蒙古边防军的检查后,我们都确认了已经离开了中国。此时的心情又如打翻了的调味萍,什么滋味都有;此时的心境看似平静,内心却是翻江倒海。突然,纺织高工兴奋地叫了起来:“我现在敢骂GCD了,我现在自由了!”瞧,列车出境前大家默默无言各有各的心思一点都不假。
        到了蒙古,我就失去了定向功能,再也不知道此时此地离家乡已经多远了,再也不清楚此刻此乡离开亲人已经有多远了。天亮了,我们可以看到异国的景色,真正的黄色无边沙漠,真正的绿色无际草原,真正的蒙古包和白色的羊群。
        在中国境内和蒙古境内,我们是不敢去餐车消费的。准备旅欧的过程中,就听说我们旅途中要带几双北京布鞋,要带一两瓶北京红星牌二锅头,要带“黑乌龙”塑料电子表。这些物品进入苏联境内就可以卖钱了。如果卖掉一瓶二锅头白酒就足够整个苏联境内列车餐车的消费了。
        又是在一个黑夜(已经记不起是第二个还是第三个夜晚),列车进入苏联。那是苏联境内的一个小站,我们允许下车。站在站台上就觉得那个小镇宁静极了,能听见远处狗的叫声。此刻突然想起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深吸一口夜晚的空气,似乎觉得空气中都散发着保尔和冬妮亚的味道。
(未完)
 
 二连浩特,铁路中国边境 (来源:扫描明信片)
Advertisements

4 Gedanken zu „20年前赴欧旅程—(一)

  1. 一段在不寻常的历史时刻开始的旅程,一定会展开不寻常的经历。不过更期待Xuan的出现。

  2. Xuan要在这个故事里面出现,是我到达汉堡三–四个月后。这个故事我只准备写到在国内买的火车票之旅程的终点站 — 东柏林。在柏林数日后,我又去了波恩。如果再写到汉堡,那不是旅程的经历了,而是写回忆录了。

Kommentar verfassen

Trage deine Daten unten ein oder klicke ein Icon um dich einzuloggen:

WordPress.com-Log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WordPress.com-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Twitter-Bild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Twitter-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Facebook-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Facebook-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Google+ Foto

Du kommentierst mit Deinem Google+-Konto. Abmelden / Ändern )

Verbinde mi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