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1日 New Year’s Eve 自做饭菜

      
             
Advertisements

元旦节日的歌

The old Scottish song, "Auld Lang Syne" (友谊天久地长) is played when a new year begins. It is about remembering old friends.

 
New Year’s is a holiday for memories and for hopes.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come together at midnight. Not surprisingly, emotions are as much a part of New Year’s Eve as noisemakers and fireworks. After all, a traditional way to welcome the New Year is to kiss the person you love.  "Old Lang Syne" lends its name to a modern song about a man and a woman who once were lovers. One day, a week before New Year’s, they meet again by chance. The singer is Dan Fogelberg and the song is called "Same Old Lang Syne."
 
The idea of meeting an old lover by chance is also at the heart of a Paul Simon song. Here is the title song from Paul Simon’s nineteen seventy-five album ".  Chance meetings are one of life’s little surprises. They can happen anywhere — in a market, on the street, even in a taxicab. The song by Harry Chapin is called "Taxi."

 
Music and emotions go hand in hand. Songs can make us feel the heartbreak of a lost love, or the excitement of finding a new love. Songs can also capture the pain of a wish that a person knows will never come true. — James Blunt with "You’re Beautiful."
 

               
 

散步所得

       说到散步,总是会去住处附近的生态保护区RAAKMOOR。MOOR解释为沼泽地,或者现在说湿地。室外气温零度以下,很多人在长跑。但骑着大洋马遛马的人在大冬天则不见了。有时经过养马场,看到马都穿着衣服了– 名副其实的马夹。

       1974 – 1982 年曾任联邦总理的Helmut Schmidt 就住在附近。他可是中国的老朋友了。夫妻两人两杆大烟枪,可两人的身体可健康着呢,一周前刚过去的12月23日是他的90岁生日。我们这个区的社会民主党(SPD)则理所当然地庆祝他这位老党员的90诞辰。1969年年底他访问了中国,当时他任西德国防部长。回西德后,时任西德联邦总理的Willy Brandt接受他的建议,比美国提前7年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1984年,他访问中国时与邓小平单独会谈。会谈中他对邓小平说,你们的党名字起错了,应该称孔夫子党。邓小平沉默片刻,然后说道“SO WHAT!”,随后大笑。当时SCHMIDT说此话并不是针对中国的整个党,而是与邓小平开了一个玩笑,因为他发现邓小平的孔夫子主义比共产主义显得更深。他赞扬邓小平是一个“机智的家伙”ein ganz kluger Kerl。他最近一次访问中国是在2005年。他对毛和对现在的中国领导人都有比较和评价。他对中美关系中欧关系和中国的民主发展有其独特的并与现在很多西方国家领导人持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如果今日你问他,什么时候再去中国,他会沉默。我们知道,他的年龄也许已经不再允许他做这么一个长途旅行了。

住在森林边是否感觉好呢?依我看并不好,深有体会啊,因为太潮湿,特别不适合关节肌肉有毛病的人。屋顶的红瓦都会长出成片的绿色青苔。

小路上潮湿的泥土虽然形成了冻土,但池塘没有结冰。当然气候还没有到春江水暖鸭先知到的季节。这日终于有阳光。蓝色的天空可以看到飞机飞行时拉出的白线点缀在蓝天上。

仰头看松柏,几秒钟后就略感头晕了。

由于地处维度高,冬季的太阳到了午后几乎就是水平地斜照着,回程的路上拉着长长的影子。

昏头了,土的掉渣了,大跌眼镜了

         自己土的掉渣了,无法与和谐社会保持与时俱进。
 
         说到重庆,我就会想到山城,会想到《红岩》、江姐和一批国共内战中抛头颅洒鲜血的地下党。
 
        重庆有座解放碑。重庆解放碑初落成于1940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逝世纪念日,为低矮木质结构,称“精神堡垒”。1945年抗战胜利后重建,题名为“抗战胜利纪功碑”。1950年由刘伯承改题“重庆人民解放纪念碑”。

        解放碑上的时钟于2007年初冬换了新颜。新钟是由世界著名品牌“劳力士”提供的新石英钟,有一个母钟和四个子钟,通过GPS接收器连接,使时钟的时间始终与北京时间保持一致。据说,之前的国货时钟,是2000年斥资20多万元更换的,时钟一直走时正常,但在2005年后出现偶尔不准现象。2007年夏天其表面因炎热变“花”,一层红褐色的“雾气”笼罩在钟面,对重庆市的窗口形象有所影响。

  2008年12月24日,重庆解放碑下,晚上8时许,人群像潮水般涌进解放碑步行街。“十字金街”各路口都竖立了“武装检查站”的牌子,许多民警在此执勤。据一民警介绍,警方在解放碑设置了两道警戒线,一是在步行街外围5个入口处设置了大量警力,然后在碑中心设置了人墙。

 
        到晚上9点多,现场已挤得水泄不通,旁边的大屏幕上演着周星驰的经典电影《大话西游》,吸引了不少市民的眼球,据了解,这也是渝中区政府专门为市民准备的“开胃菜”。 “10,9,8……3,2,1”  凌晨零点,市民的眼光齐刷刷地注视着解放碑碑顶上的4面劳力士时钟。“咚,咚!”4 面劳力士时钟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一起敲响圣诞钟声。“圣诞来了!”18万人的人群中发出阵阵欢呼,不计其数的圣诞头饰和充气棒被抛向空中。 
 
        上帝和玛利亚都没有想到,将耶稣送到人间的2009年后的平安夜,重庆人是这样庆祝平安夜的。我这个人土的掉渣,只想说,从立解放碑的意义来说,重庆市昏头的当局首先就不应用资产阶级的劳力士作为碑钟。其次,不信仰基督的昏头当局本就不应该引导和有组织地安排其臣民在平安夜搞活动。再其次,平安夜没有教堂的钟声而改用纪念重庆革命解放意义但配用资产阶级劳力士的钟声… …  算了,已经哑口无言了。我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