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北爱乐音乐厅命运难测

ELBPHILARMONIE
 
        在很多事情上民主国家行事要比独裁国家难得多。独裁国家要造房可以强行拆迁,政府决策也是一路绿灯,不必担心民意。在此不提谁是谁非,也不论哪种制度为佳,只是就事论事。
       易北爱乐音乐厅因为日前爆出的建造成本呈爆炸性增长,比预算增加了三倍,达5亿欧元,其中3.23亿要由州政府承担,剩余的由私人投资者投资和依靠捐赠获得。政府的钱是哪里来的?是收税收来的。于是按照平摊,汉堡州每个纳税人等于承担该音乐厅造价中的300欧元。大街上民意测验,于是绝大部分市民反对建造。反对党也开始发出声音,要已经开工的音乐厅立即停工,文化部长立即下课。 
      一座像波浪又像帆船隐喻着港口城市和带着易北河特色的由旧房改造而成为世界奇观的建筑变得命运难测了。
 
        —->>> 任何"理智的、具有独立精神的"公民,都应该知道的是:没有高于个人尊严的国家利益,如果国家的利益保障是以侵犯公民基本权利为前提,那么这样的国家利益一定是当权者的利益而不是公民的利益。<<<—-   引出一个太大的题目 ,况且音乐厅还不是国家利益,但足够改变我们的思想。
Advertisements

与餐馆告别

001002003
      前几日写到常吃工作午餐的WAVE餐馆转让给土耳其人。今日是这家台湾人开设的餐馆最后一日,特去与两位台湾年轻老板和香港厨师告别。去了之后才发现,来告别的不仅是我一人,还有其他的在这附近工作的德国常客。寒暄几句客套话,拍拍小伙老板的肩膀,祝他们今后一切顺利。香港厨师见到我无奈地苦笑,仍然客气地问我要吃什么他立即现炒。他下周便回香港休息探亲。
      土耳其人的攻势已经可见,大玻璃窗上已经贴上他们的饭店名称JÜLI。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着他们12月1日接管开张的通知和广告。

中国集装箱不见了

  IMG_0638IMG_0639IMG_0640

      在媒体上虽然不断看到国内珠三角和长三角越来越多的工厂或歇业或停产,工人聚众讨回工资和公道事件增加,中国出口骤减,但去实际体验报道的实际情况尚未有条件。

     几周以来我常去我们仓库的物流公司,以前总能看到场地上有着5、6个来自中国的中远CSOCO和中海运CHINA SHIPPING 海运公司集装箱,但现在几乎看不到来自中国的集装箱了。偌大的场地空空如也,昨日再去,还是只见到3个韩国集装箱,其中一个还是自家的从汉堡发往美国的。前后对比,中国出口的骤减可见一斑。

杨案继续的感想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11/26/content_10412607.htm  新华网报道,今日杨佳已死。新华网也报道下:     

      昨天下午,记者在其家中见到王静梅时,她正在收拾冰箱里腐烂的蔬菜。她称:“4个月没回来了,冰箱里的菜都坏掉了。” 王静梅称,杨佳出事后,她就被带到大屯派出所做笔录。第二天深夜,她被派出所工作人员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直属的精神病医院安康医院接受治疗。“我自己单独住一间。他们给我一些治精神病的药吃。”    

      7月16日,王静梅在医院给上海来的律师谢有明签了委托书,使其成为杨佳一审的辩护律师。她解释说,“当时是为了孩子好。我在这里帮不上忙,总得让孩子有个律师。” 王静梅称,10月31日,她收到了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裁定书。“11月23日上午,医院领导问我想不想见儿子,我当然想了!他们就着手安排,给我拿来了合身的衣服,换掉我身上的病号服。当天下午,医院领导,还有居委会的人,就陪我坐飞机去了上海。”

    11月24日上午,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王静梅见到了儿子杨佳。她称,“他(杨佳)精神状态还好,不怎么说话。我也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免得他担心。我一直叮嘱他,要好好配合警方的调查”。“整个过程不到二十分钟。不过,不管怎样,见到我,对杨佳的情绪也是一种安慰。”

    王静梅称,临走前,她还给杨佳留下了1000元钱,托狱警代收。随后,应她的要求,她又在饭店见到了杨佳案二审的审判长徐伟,询问了案子的情况。王静梅表示,她告诉徐伟,由于一二审自己都缺席了,希望回去写点材料,以有利于杨佳案的审理。

    王静梅还表示,她正在准备材料申诉。

    11月26日上午,杨佳被执行了死刑。

———————————————————-

     看了上述报道,我的心被堵住了。自己的母亲此时恰巧在谈孙子的一日三餐,但我答不上母亲的对话。我感觉到杨佳的母亲被欺骗了,被愚弄了,被强制性的愚弄了。儿子袭警后曾说,非母亲委托的律师不能为他辩护。而母亲在儿子袭警后的次日就被北京公安机构强制进精神病院。上海委托了被袭警察局所在区的区政府法律顾问谢有明代杨佳辩护,这当时就引起了法律界一片喧哗。谢知道,要取得杨母亲的签字委托才能在杨佳面前说受其母之托。杨佳袭警后曾与母亲通了三个小时的电话(手机账单显示),其母亲是唯一的一个被告方关键证人了。但母亲却被国家机构玩失踪案了。直到最高法院核准下来执行死刑的前两日才被现身。既然母亲被关进北京公安的精神病院,那么精神病人给谢有明的委托书签字是否有效呢。那么强大和庞大的大国司法机构实际是在惧怕一个无助的母亲!她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还给她取了假名刘亚玲,让她人间蒸发132天。甚至,连及时向杨佳母亲送达死刑复核裁定书都不敢。

      杨佳案的过程已经有很多法律专家和广泛的民众对司法公正提出了各种各样专业的和非专业的质疑。杨佳案的最后几日却揪住了我的心。不得不对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表示无限的敬意。他们是当今的黄继光,他们在努力扑上去,尝试堵住司法审判不公正的枪眼……

风寒刺骨洒满阳光的步行街畅想

      金融和经济形势不好的大环境下天天看新闻映入眼帘的都是有关实体经济的黑色新闻。德国的汽车工业首当其冲,大受金融危机的毒害。其次是机械制造产业,然后是钢铁产业,再后面是化工工业,等等,等等。时值11月底,岁月又进入到圣诞前的倒计数四周内。各地又开始张灯结彩迎接圣诞。走在风寒刺骨但洒满阳光的步行商业街上,照样是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各色人流。只不过街头吹着圆号的卖艺人演奏着凄苍的音乐,提醒着我现在的市场形势。
 
     XIAO AN 二度移民,本周五就启程了。她告诉我,住处旁边一栋楼房日前被烧毁了。起火的夜间她被巨响的砸门声惊醒。现在日日走在废墟旁多了一份带着焦味的感想。趁早,离开北京,就在圣诞前迅速离开。我衷心祝福她今后一“路”顺利!
 
    

     今年七月一日,当北京28岁的青年杨佳,用一把西瓜刀在上海十个警察身上捅满窟窿,制造六死四伤的惊天大案时,他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他其实差点把中国的法治化和现代化进程也给轻易地捅死了。http://www.bj580.com/ (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网站) 公布最新的杨佳案进展。杨佳的母亲昨日终于出现了。媒体载,自7月2日起杨母被上海方面强制送进北京公安系统的精神病院。刀光血影后的杨佳从持刀的当日起就写进了中国法制的历史篇章。历史和人们记住的永远是杨佳,而不是死去的几个上海警察。不论是杨佳还是这些警察,都只是司法不公正的牺牲品。杨佳案把司法不公正的现象推向了司法不公正的历史焦点。杨母现在现身的原因还是一个谜。但人们更愿意把杨母的现身看作是杨佳在死刑复查阶段公共舆论持续施压的结果。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等人的持续质疑,刘晓原律师等法律界人士的不断追问,数不清的民众的广泛关注,……这才是推动社会走向光明的源泉所在。今日再看该网站,得知最高人民法院已经核准杨佳死刑,7天内执行。如果说,国家机器让杨母出院仅仅是去上海与儿子诀别,那岂止是司法不公,而更是将司法玩如部落游戏。谁都知道,杨佳犯下了这样的惊天命案,必死无疑了,但判决却没有做到公正化,因此造成了一个更悲哀的无法蒙羞的中国法制社会历史现实。

 
        德国大众汽车总部所在地- 狼堡(WOLFSBURG)的时任市长Rolf Schnellecke (基督教民主联盟党) 居然有家自己的运输公司。凭借着其市长身份他的私人公司包下了德国大众汽车零件的运输和初期组装业务。听起来这个故事简直就是在德国这样的社会体制国家中不可能出现。但偏偏出现了,而且这家公司残酷剥削员工。FOCUS(焦点)周刊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女文员月工资毛收入大约1100欧元,就职合同还写明周日和节假日要加班,并且加班工作已经包含在月薪内(即没有加班工资)。一个活生生出现在西方民主和法制的国度内的丑闻故事。于是,德国大众汽车大股东保时捷赛车公司将该市长告上法庭。
 
       前日,媒体大爆,德国联邦情报局的三名特工在科索沃被捕。被引起逮捕的原因据前日的第一报道说是这三个德国人在被炸毁的欧盟官员房内照相三个小时,引起当地警方怀疑。这三名德国特工因此被捕,并被当地警察局指控为参与了炸毁欧盟官员房子的活动。德国媒体轰动性给予报道,但联邦政府保持缄默。昨日,联邦政府发言说指责联邦政府操纵恐怖活动是绝对荒唐的。理智,冷静。我静看此事件如何结尾。我也习惯性地想到一种公式思维:或者说国外报道妖魔化德国,或者说德国国内媒体泄露国家机密。
 
        办公室斜对面台湾人开的中式快餐店还有4日易手给土耳其人。两个台湾小伙老板告诉我,几年下来他们太累,这里的房租太贵,月租八千欧元。而他们的快餐价格却无法抬高而停留在4-6欧元/份。我觉得非常可惜了,以后午餐还不知道如何呢。饭店的香港厨师总是对我客客气气,每当我去的时候,如果是他盛饭菜,总是给我大份的盘而收我小份的钱。如果他不忙碌,他还会问我想吃什么,他现炒给我。我特别喜欢他炒的宫保鸡丁。有时见他下班走在路上去地铁站,个头矮小身体赢弱。我特地问他这里易手后他到哪里去做,我就到那里去找他吃饭。他告诉我,12月份先回香港一个月。09年年初再来重新找工作。心里说不出的一阵酸楚。

灵魂

     尽管大家都不愿意承认,但事实上,当今世界大多数人都把追求财富当成了主要目标。另一些人则拼命努力工作,希望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汉堡新教神学家格林贝格表示,现在很多人几乎没有时间让自己静下来心来,思考人生的意义。他们的精神世界显得异常空虚。他说:"我想说,如果没有了灵魂,那人的生命就完全物质化了,即彻头彻尾的机械唯物主义。这将是对人类最大的威胁,因为人在这里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某种物品。"

      格林贝格认为,这是人对自己的自我贬低。因为,人把自己当成了机器里的一个部件,必须永不停歇地运作。事实上,这样人到头来也就失去了尊严。他们忘却了自己的灵魂和精神需求。对外在美的狂热追求,抑郁或者对网络世界的痴迷,就是这种心态造成的。"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个人主义倾向非常明显。正因为如此,也就很难感知到灵魂的存在。以自我为中心寻找自我时,你很可能找不到灵魂。只有一个人去关爱别人时,才会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才能知道我并不是孤独的。"

      然而,能够理解宗教词汇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很多人认为很难相信灵魂的存在。畅销书作家修道士格林认为,灵魂就是一个画面。他说:"我们不应当对灵与肉做出具体的想象。人人都知道,肉体是会腐烂消失的。但是,灵魂又是什么呢?天主教神学认为,灵魂不仅仅是一种精神,而且它会以肉体的形式得以表现。这一点很难说得清楚,信徒保罗的解释是,人就是灵与肉的结合。但是,这其中还是有很多难以捉摸的地方。我们需要具体的画面,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清楚,画面只是画面而已,现实是在画面之外的。”

      神学家格林认为,在人的内心世界中,灵魂无所不在,他说:"人内心世界的预感,愉快,对现实生活的超脱,人同真实自我的沟通,人同上帝的沟通,这一切都是灵魂使然。"

    格林认为,灵魂是可以感知的。你只要静下心来,集中精力去注意一下内心世界涌现出来的愿望和想法。"灵魂就是我们同上帝沟通的地方。因此,忘却灵魂就是忘却上帝。今天人们总是试图用自然科学来解释一切。但是,同时我也能感觉到,现在人们对灵魂越来越有兴趣。我们很思念那种有精神生活的人生,而不喜欢如同经济世界里那种纯物质化的生活。事实上,经济世界同样需要灵魂。一个企业也同样需要灵魂,如果它只是一个赚钱的机器,那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Mechthild Kl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