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震惊 – 京奥前外国运动员在日本集训

        不久前,科学院院士钟南山“爆料”,广州市50岁以上的人肺都是黑的,因为空气污染。胸科研究所确认钟南山的说法,而且指出,不仅广州如此,全国各地还有其它城市也如此。3月份,去北京。小丽的爸爸听说我5月份始要回来工作了,他语气沉重地说,回来干什么,这里的空气饮水和食品污染这么严重,我女儿都成为了牺牲品。

       今年先是听说非洲的世界马拉松冠军担心北京的空气污染影响身体健康,自愿放弃北京奥运会。

       可6月29日从日本和英国传来消息更令人震惊据报,除空气污染及食品安全问题外,一些国家的运动队以中国国内政治气氛紧张为由选择在日本集训。奥运开幕前才前往北京,以缩短在京的逗留时间。日本共同社周一(29日)报道说,决定在日本进行集训的有美国、德国、法国、加拿大、以色列等国的运动员。从7月起,这些选手及教练将相继前往日本各地集训,为北京奥运会做的最后准备。报道还说,由于日本与中国只有1小时时差且设施完善,因而受到各国运动队的青睐。
        在众多日本城市中,福冈市接受的外国运动员最多。瑞典的田径、游泳等13个项目的选手及教练共150人将前往该市。荷兰田径队的30人也将同期抵达。理由是这里训练设备完善,而且福冈机场至北京的航线也非常方便。
       共同社还援引巴林田径队代表的话称,"担心中国的空气污染和食品安全"、"这里的气候和运动员平常进行训练的瑞士很像"。去年大阪田径大奖赛时巴林队在此集训,当地满足了队员们的要求,为尊重伊斯兰教的习惯而详细标明了食品原材料,由此获得了好评。     
        突尼斯和埃及的摔跤队计划在东京集训,英国游泳队则希望在大阪集训。
        此外,法国田径队的相关人士表示,"原定在上海进行集训,但由于政治气氛紧张,觉得还是选择中国以外的地方为好"。 作为一个中国人,听到这些消息实在既震惊又只能叹气。

Advertisements

白日职业,晚上情感发泄

Baer  今日一早给AVA的朋友Dirk R.去电话,谈昨日足球。R安慰说道:“我们还得继续活下去。”
     今日一早旧同事Hellmuth S.来电话约我的后日日程,S自我安慰道,7月份他能够安心地去西班牙度假了,不会引起西班牙人的憎恨了。
      傍晚,给EXPEDITORS公司的Ole-Nils M.送文件,不敢进其公司,怕再谈足球。于是交给开门接文件的女同事Julie。Julie似乎认识我,开门便挤眉弄眼地喊出我的姓。
     国内的律师调查初告段落,Conti 设在天安中心内的全国销售经理Fred 这次“死”定了。
     今日最绝的谈话是政府的发展合作公司的旧职员,他是签发给非洲地区贷款的负责人。绝!他说道,生活如此昂贵,两年前与妻子离婚了,至今还要抚养前妻和两个孩子,还要交纳律师费。唉……  他还有一个业余的开业律师执照,他签发百万投资金后是否能以律师身份开发票索取他的律师费。打住话题,已经明白了。
      一天职业生活下来,晚上只能写写华南虎,走进我的另一端 — 情感心里生活。

华南虎/周正龙 – 写进中国史册

       华南虎/周正龙 – 落幕了。评论很多,诚信,造假,团体犯罪 …. … 结论定义已经太多,再议则无聊,只是在长久的思考后认为,华南虎/周正龙应该写进中国史册,因为它太反映了这个时代,为了不忘记这个时代,华南虎/周正龙就是一个太好的历史教材。
        都说周正龙仅仅是一个替罪羊,但时势造英雄。能创造出周正龙及其后幕人物的时代,就是值得写进史册的一个章节。都说周正龙事件的结果是拍了苍蝇,放了老虎。岂止是放了老虎,其实是放了龙。实际的说,这个事件被评论为失去政府诚信的结果,但又是谁给了这个时代大环境的土壤,空气和水分?那是社会自身。  “鸟儿为什么唱,花儿为什么开,这个世界太疯狂。”  令我想到三十年代旧上海的流行歌曲。
        周为何挑起华南虎事件?因为陕西当地如果有华南虎,当地政府可以获得国家自然保护巨额投资。周本人的眼光和胆识有如此巨大?周被人放到了虎背上下不来了。当地政府也把国家放到虎背上下不来了。所谓骑虎难下。一个农民为此承受着社会巨大的压力,一个国家为诚信也在承受着更巨大的压力。一个国家居然没有想到网民的力量,是网民发现了年画。于是,周正龙下不了虎背,政府也下不了虎背。

维也纳,昨晚德国队壮志未酬之地

 image_slshow_einzel_0_0 image_slshow_einzel_0_1 image_slshow_einzel_0_9image_slshow_einzel_0_2 image_slshow_einzel_0_4 image_slshow_einzel_0_5image_slshow_einzel image_slshow_einzel_0_7 image_slshow_einzel_0_8  image_slshow_einzel_1 image_slshow_einzel_0_10  图片来源 DPA

维也纳,昨晚德国队与西班牙决赛2008欧洲杯壮志未酬的伤心地,也是我自去年后每听到这一地名而怀念父亲的地方。2006年夏季,带着我的父母和我的儿子,一行四人,我们去了维也纳。 维也纳,一座空气中都漂浮着音乐音符的世界名城。父亲当时竟与我们三人在人流熙熙攘攘的步行街上走失,我之后若干个小时都惊魂未定。

萱的挚友玉萍说,弓虽在职业和私人生活中走在两个极端。工作之余,弓虽游走在自己的情感世界中,行走的有些震撼,政治上又属于一种危险的人物。的确是吧。

l__w      schweini_geknickt

欧洲杯决赛前的宁静

Euro Cup

        今日是2008欧洲杯决赛前一日。德国:西班牙。宁静,感觉就是大战前的宁静。数十万的德国球迷已经进军明晚的决赛地–维也纳。维也纳的酒店旅馆早已承受不住,而且大多数的球迷也不会住酒店。维也纳开放出学校,让球迷们过夜。赛程已经停止了几日,决赛前没有了足球电视转播的夜晚,有些难熬。
        自从川震之后,国内的奥运火炬传递在国际社会的目光中匿迹了。除了中国国内还在报道外,国外已经都不知道火炬到了哪里了,也不用再去关心和注目了。的确,这个火炬传回国内,除了去拉萨,到任何地方都是自己关起门来自得其乐的事情了  — 中国的奥运 中国的奥运火炬,与外人无关了。加上这三周欧洲杯的体育盛事的冲击和干扰,奥运的兴趣只会在8月8日重新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