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宽容和付出

题记:“我对死亡感到唯一的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 — 加西亚·马尔克斯《地震时期的爱情》 

        在将近10个小时的时间里,救援队员一块砖、一块泥地搬走他身边的阻碍。他离开废墟的刹那,很多人流着泪、拍着手……而他,脸上没有喜悦。生死关头,这个66岁的老人用尽力气把老伴护在怀里,然而他留住的,却是一具已经僵硬的尸体……
    
      一名在地震中失去妻子的男子,用绳子将妻子的遗体体绑在背部,用摩托车载着她前往太平间。在大灾后的混乱和极大悲痛的折磨中,他仍然坚持认为,妻子不应被遗弃在那些尖利的碎石中,他要努力给予妻子“死后些许的尊严”……

       地震过后,爱人们互相搀扶着走向救助站,他们彼此拥抱;男子背着受伤的女友在废墟中穿越,脚步坚定,踏出一个个誓言……

      在快餐式爱情大行其道的现在,天灾地难中的爱情,却如此让人泪流满面。这,是一种跨越灾难的力量!

Advertisements

My life on his side

      一个夏天曾经带着父母在奥地利萨尔斯堡河边一座人行桥头走过卡拉杨的故居;又是一个冬天曾经一次带着JACKY在原地走过。
      值卡拉杨100周年诞辰之日,卡拉杨的遗孀ELIETTE以献给他们两个女儿的名义出版了回忆录<<MEIN LEBEN AN SEINER SEITE>> (MY LIFE ON HIS SIDE)。ELIETTE年轻时候曾被Christian Dior选中作照片模特儿。18岁的时候在法国Saint-Tropez的一艘游艇上结识了卡拉杨。一年后,当已经是柏林爱乐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的卡拉杨走上指挥台的时候,一眼认出了坐在第一排的法国姑娘ELIETTE。
      ELIETTE曾在梦中说梦话,下辈子要做卡拉杨夫人。从此之后一直到卡拉杨1989年去世,ELIETTE成为了卡拉杨伟大的爱。
     卡拉杨去世的当时,ELIETTE感觉到房间里一种无法表述的气氛。后来她明白,这是一个人的灵魂正在脱离肉体要去做一个长远的最后的旅行。卡拉杨的蓝色眼睛望着她,用眼神说道“我爱你。” 随后,卡拉杨在ELIETTE的臂窝里永远地睡着了。她紧紧抓着卡拉杨 — 一个共同生活了30年的男人– 的手不撒手(后来有人说她握着他冰凉的手8小时之久)。当晚,她赠送给卡拉杨的珍贵的羊(LAMA)也死去了,庭院里的菩提树落光了树叶也枯死而去了。
        三日后,ELIETTE梦见她穿着白色的睡衣依在窗口,卡拉杨开着他的红色保时捷车要离开家。ELIETTE问他要到哪里去。卡拉杨答要去一个地方。ELIETTE问卡拉杨为什么不能带上她。卡拉杨说还为时过早,因为这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
        出于年龄的差距,ELIETTE对卡拉杨只能执之手,而不能偕头同老。
        — 今日中午阅读此书有感。

影片<>

 
      一个传奇、浪漫的故事,跌宕起伏的感情,无以伦比的原始美和远古的异国情调;一部充满文学气息荣获奥斯卡七项大奖的名著影片。影片<<走出非洲>>(OUT OF AFRICA)的导演Syndey Pollack 去世了。
      影片中的女主角人物在非洲获得了生命的最高潮,最后也失去了一切的爱。最终离开了满载着她的人生的非洲大陆。带走的只有哀愁与怅然,还有半生回忆。来或走,都是孑然一身。来的时候满身抱负,走的时候心神俱疲。承载着爱与甜蜜的回忆洗不掉,流不走。远离这令人伤感的非洲,那里埋藏了一段深情往事。
      今日我把该影片的插曲“Stay with me till the morning”利用Media Player搬到了我的该网络日记内。
     "Jedes Mal wenn ich einen Film drehe, frage ich mich, warum ich es in Gottes Namen wieder mache", sagte er 2005 dem Fachblatt Entertainment Weekly zu seiner Arbeit. "Es ist so, als würde man sich selbst mit einem Hammer vor die Stirn schlagen." “每次当我拍摄一个电影的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再一次以上帝的名义做这件事。这如同一个人用榔头敲打自己的额头。”

YANG又送粽子 / 希望你尽快坚强起来

粽             粽           粽

     母亲今日告诉我,Y今日又送粽子去了。方才想到,端午将至。
     Y送他母亲亲自包的粽子,年年送,这已经成了经历7-8年的传统了,即使我不在上海,他仍然送,送给我父母送给我姐姐。8-9年前,那时,我长期在上海工作,Y送粽子到办公室,粽子还是热的。他叫我趁热吃。我剥开一个,吃着吃着,无意中看到他凝视着我吃粽子的眼神,那眼神透露出一种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善良的胆怯。他的眼神似乎问我,粽子好吃吗,对我的口味吗。我突然感到,他的内心是十分善良的,体贴人的。就从他的这一目光,我认定了他是好朋友。
     目前的Y,心情十分不好,因为六年的女友离开了他。今日,他见我母亲,有了充足的时间,又在痛苦地与我母亲叙述着他的伤痛。尽管女友离去了,他还是预订了整个5月份的鲜花,每日给前女友送去。换作我,我做不到这点,因为殷勤似乎对我来说是外星球语言。对女人,我从来就是“木木”。
     爱情的离去,只有闭上眼睛,才有勇气说放弃。成长的每一次都饱蘸着隐忍的泪水。牢记和忘却爱情,两者都是同一种残忍。记忆永远如影随身,有欢乐就会有悲伤。Y,你就把你已经过去的爱,整理成一封你的年华信,寄往一个未知的地址,因为,有谁会去祭奠没有墓碑的爱。Y,自己尽快坚强起来吧。

午餐及午餐地点的选择

IMG_0346   IMG_0349  IMG_0317

                           辣番茄酱空心粉                           摆设着台灯橄榄油和绿色植物的餐桌                                    楼梯走道

        午餐选择什么,有时候居然还真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通常要到下午14:00左右,方才有饥饿感。此时刻不进食,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胃空的难受;此时刻进食太多,肠胃会感到撑得难受。选择德国餐,量实在太大,对体形不好还不健康。选择中国餐,每日那种鸡肉牛肉猪肉更换的实在倒了胃口。今日中午选择了量少热量低的意大利面。在德食餐馆,午餐吃饭的大多是年龄从中到老的持信用卡的白领人员,与他们一起吃的沉闷;在中餐馆的大都是年龄从轻到中的持着工作午餐卡结帐的白领人员,与他们一起吃的仓促。今日进位于步行街不远的新式意大利餐馆,这里大都是白日在逛商店的中青年妇女,美女云集,与她们吃饭吃的养眼。

袁梦的爸爸叙述一个真实的故事

 
     袁梦是汉宁业余中文学校班级里的同学。袁梦的父亲是我的球友之一,他刚从国内归来,叙述着一个真实的故事。与他做化工初级产品的国内老总们一起驾驶着两辆面包车途径四川地震地旅游。袁梦的爸爸没有一同前往,铸就了一次大难不死的特殊经历。
     两辆面包车一前一后在5月12日途经四川地震地带。一个司机要如厕,因此与前一辆车拉开了间距。正行驶着地震发生了,后面一车的人眼见前一辆被山体滑坡埋在了土堆下,8个同事(朋友)顿时全没了。后面的车也不幸运,翻下了山坡。车里的老总大死,回家后捐出300万元。说是对神灵的感恩也罢,道是献出爱心给灾区也罢,有了这次的神灵保佑,纵使倾家荡产也是乐意的肝脑涂地。

参观科隆“罗马日尔曼博物馆”

     科隆莱茵河一带古时候曾是罗马人的占领地。因此在科隆有座“罗马日尔曼博物馆”。

IMG_0330     IMG_0337 

(1) 一名女教师带着她的法国学生参观科隆的“罗马日尔曼博物馆”。听着她尽心尽职娓娓动听的法语解释,又能体验到什么叫入神,什么叫欣赏。(2)据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玻璃橱窗里这只最前面的玻璃杯价值400万欧元。它的制造方法至今对考古专家来说还是一个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