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边读大学专业的选择

近日接待一位来自北京的朋友,闲聊期间谈及孩子今后进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我孩子的生物课分数从小学到现在中学9年级几乎总是保持着班级中排名第一,因此孩子想学生物科学和应用科学相结合的边缘学科。 可是,太太授中文课的一家知名德国医疗器械公司里的工程师却建议孩子不要选这种学科,因为会有害身体健康和身体的一些特定功能,而应该去搞蓄电池如何延长使用期限和使用寿命。
朋友听了之后说,在你们这里说起孩子大学专业都论及科学学科,而在国内他们谈论孩子大学学什么却总是金融、贸易。我本能地告诉他,在德国金融、贸易几乎都不是大学学的,而是不上大学的三年职业培训学的。 可是后来仔细一琢磨,不对,这还反映出了两边的国情民意。越往下想还真地至今已经思考了一周。

Advertisements

在沪参加一个婚典

周末停留在上海,邻居的孩子平日上学周末学艺,从邻居家传来叮叮咚咚的钢琴声。

今日要参加一档婚宴。婚典设在下午17:18分举行。

结婚的新娘"思"是母亲这一方冯家的亲戚,论辈份我竞比"思"长二辈。在1930〜1940年代的旧上海,我的外祖母对思的祖父母有着养育之情之恩。“思“现在上海浦东陆家嘴地区的一家德国公司工作。

思的父母都曾是上海军工路上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员工。思在2岁的时候母亲被诊断出患了绝症。其母不愿让家庭受累,竞从楼上的阳台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许,当时思的母亲因癌症又患忧郁症,从而引发选择了一条这样结束生命的道路。那个时期,犹豫症对中国的医学界就是一个外星球语言。

思父一直未再娶,拉扯着女儿思长大成人。后再娶,女方也带着一个女儿与思父及思重组了一个新家庭。思的"姐"现任市中心外资酒店丽笙(Radison)酒店的中层经理。

思婚前有过2次恋情。首恋7年,后来男友的父母听说思的亲生母亲患癌症,担心会有家族遗传,于是男友一方家庭提出与思分手。次恋维持了四年,遭遇与初恋同样的遭遇。此次婚姻对象为第三个恋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思的亲生父亲却留着了一个巨大的担忧。他把这个心里埋藏的担忧告诉了我的母亲。

婚典上,思的父亲挽着思,将亲爱的女儿交给了新郎。虽然中国的婚礼环境不同于德国。在德国的这一个时刻管风琴奏响婚礼进行曲,音乐的浑厚和响彻云霄的钟声渗进你的血液和灵魂,全身激动地起着鸡皮疙瘩。在上海只能用投影仪和录音奏响婚礼进行曲。可是,中国的父亲送走女儿的心情不会逊色的,心是同样的五味纷呈,特别是思这样的父亲。妈妈与我说,阿宣(思的父亲)此刻的心情啊… … 妈,千万别说出来,说出来会引发我的泪水狂泻。

Santorini – 登火山

在炙热得能烤焦人的烈日下,小子走在登上火山的小径上。四周都是经过五次火山爆发由地下喷出的大大小小烧焦的石块,鼻子嗅到的是地表深处仍在燃烧而透出地面的硫磺气味,四周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不知转过前面那个弯,又是怎样的景象在等待着他。

黄昏时分凝视海面的孤独男人


那是孤岛上一座古老的小村,小的不足百户人家,老的连路灯灯柱都锈迹斑斑,路灯早已失去功照明的功能。紧贴着碎石海滩,有着一排新旧不一甚至都废弃了的白墙蓝门窗小房。
我走到那里的时候,看到的一幅画面令我惊呆了。一个灰发中年男子坐在他的年久失修的房前,久久地凝视着海面。斑驳的房子外墙、早已不发挥照明作用的门前小道路灯,都不能动摇该男子离开“家“。
曾经看到过许多文人描述过家是什么。看着这眼前这番景色,又想起这个永恒的话题。
他日复一日地在等待什么?我们无法得知。也许,他等待的东西永远不会再来了 … …

夕阳下孩子的好奇

爱琴海上的圣托里尼岛有一个村庄叫伊亚,那里拥有世界上最美的夕阳。

生命真是精彩,外面的世界真是精彩,一生中有幸两度来到此处观赏这里的夕阳西下。

今夏在伊亚看落日,在我的身边站着一对穿着考究、打扮简单而精致的男女。夕阳西下的过程中,他们不断拥抱接吻。他们的身边站着另外一对不相识的小女孩,好奇地盯着他们的热吻。两个小女孩的四只蓝色眼珠透着清纯、好奇、不解。我忍不住按下了相机的快门。

圣托里尼火山岛上的“七圣童“教堂


黄昏,在爱琴海上坐着机帆船飘荡到火山岛脚下的时候,获知一个传奇的故事。某日,当火山突然爆发的时候,七个孩子正在海滩玩耍,他们还不知火热的岩浆正向他们脚下的海滩涌来。
就在岩浆即将吞没他们的时刻,就好像有一双手托住了铺天盖地奔涌来的岩浆,而且岩浆立刻冷却下来凝固了。七个孩子因此获救了。
当地岛民感激上帝,在孩子们当时玩耍的海滩上建立起了一座小教堂。这个教堂至今的名称为“七圣童教堂“。
看着教堂,听着传说中的故事,心不由地抽紧了 — 有时就会发生奇迹!